令人震驚的預言──《最後的秘詩》 【明慧網】

令人震驚的預言──《最後的秘詩》


【明慧網2006年7月3日】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準確率達99%。但400年來,對他的《諸世紀》(第十卷第56篇)中的「最後的秘詩」,過去所有研究者都一直不明其意。儘管諾查﹒丹瑪斯在晚年曾對預言詩做過補充說明,可是今天,當預言即將兌現之際,我們覺得其意再明白不過了。正因為如此,它給世人帶來的恐懼將無以復加。

請看[日本]五島勉著《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中的該預言的譯文:

「啊!遼闊而巨大的羅馬,你已臨近滅亡
你的許多城牆,你的鮮血,你的本質都將淪喪
通過文書的尖銳物,製造出可怕的裂縫
銳利的鐵將把你連軸刺透穿上」

由於這預言詩既可怕又難解,所以他在晚年曾對朋友作過如下的解釋:

「說遼闊而巨大的羅馬,並非是聳人聽聞的話。因為我並不是重新預言滅亡了的古羅馬」。

「這首古羅馬滅亡的詩,是以古羅馬復活為前提的。在1999年之前的某個時候,類似古羅馬的情景將會復活,跟古羅馬一樣的大帝國,必將復活到只有形容古羅馬才用的詞句所描述的程度。那時將跟古羅馬一樣,達到繁華和奢侈的頂峰。特別是那個時代的末期,將會跟古羅馬一樣,在頹廢、奢侈和快活中度過。那是最後的光輝,是十分驚人的華麗光輝。只是很快就會衰落下去,其後是淒慘的滅亡。」

「因此,滅亡之前,又會發生古羅馬發生的事態:如戰爭、天地異常、犯罪、非法行為……福音傳遍世界各個角落。那時復活的羅馬開始滅亡。命裏註定,世界會像古羅馬一樣復活,又會再像古羅馬一樣滅亡。」

上述解釋,再加上他的另一首預言詩:

「1999年7月
恐怖大王從天而降
使安哥魯亞大王為之復活
前後由馬爾斯借幸福之名統治四方」

根據這些,我們就很容易理解諾查﹒丹瑪斯這首「最後的秘詩」的具體內容。

這個「臨近滅亡」的「遼闊而巨大的羅馬」,非××黨統治下中國莫屬。

當然不僅僅因為中國土地遼闊,人口眾多(巨大),主要的是因為××黨(馬爾斯)統治下的中國和早已滅亡的古羅馬又太多的相同之處。

(一)迫害正信相同

古羅馬迫害基督教,歷經300年之久。

近7年來,「復活了的古羅馬」中國流氓政府迫害堅信「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弟子。

(二)迫害的手段相同:謊言、欺騙、栽贓、誣陷

古羅馬國王尼祿自燒羅馬城,而後嫁禍基督教。煽騙群眾仇恨基督教。

江氏集團無中生有的雇人演了一出「天安門自焚事件」,妄圖醜化法輪功及億萬大法弟子;用四分之一的國力,動用國家全部現代化宣傳工具,向全國、全世界散布謊言,從而毒害了全世界不明真相的幾十億民眾。

(三)腐敗的社會現象相同

古羅馬「貴族和元老院的議員、大商人、軍官都過著非常奢華的生活,以大貪官馬利斯﹒布利斯庫為例,因貪污多次被捕,但每次都靠錢財被宣布無罪。

如今江澤民的同伙賈慶林不是貪污鉅款還被升為常委了嗎?外逃的四千名貪官,不是帶走近五百億美元嗎?所有高官,哪一個在國外沒有巨額存款呢?貪贓枉法程度已經遠遠超過古羅馬;道德下滑早就突破了底線。

(四)天象反常現象相同

古羅馬人禍導致天災。公元79年8月24日,嚴重天災襲擊羅馬城,維蘇威火山爆發,24小時內,使龐貝城和5000居民從地面上消失。

如今在中國,泥石流、颱風、暴雨、礦難、火災、沙塵暴、車禍、薩斯、禽流感、口蹄疫、豬瘟、癌症、艾滋病……哪一天不吞噬成千上萬的人命?

尤其十冬臘月(2005年12月22日)山東半島大雪天電閃雷鳴;2005年一個夏天僅遼寧就有25人被雷擊而死……這一切反常的天象,不就是神在警告為非作歹的當政者要痛改前非,警示受矇蔽、中毒太深、誤入歧途的廣大群眾要認清正邪好壞,趕快跳出賊船(退出黨團隊)才能平安保命嗎?

(五)結果也將相同,遭天滅的厄運

天滅古羅馬時,四次瘟疫使強大的羅馬奄奄一息,很快滅亡;而基督教歷經300年的迫害,信徒已達十億之眾。

法輪大法自傳出十四年來,其間雖經歷了中共近7年的殘酷迫害,但其博大精深的法理衝破了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黑暗,傳遍了全球80多個國家和地區;而迫害正信的江澤民和邪惡的中共受到全球正義力量的譴責。江××和邪惡的共產黨必將以悲慘滅亡告終。

淺析該詩,證明上述論述較為貼切:

第一句開門見山,明確提出這個復活了的古羅馬已經臨近滅亡。「臨近」即為期不遠了。這和2002年6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的2.7億歲的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不謀而合。

第二句說復活了的古羅馬(共產黨的邪惡統治)滅亡的具體表現:「許多城牆淪喪」,中共惡黨一直把它的軍隊說成是「鋼鐵長城」,江××下台前急三火四的一次就提升了五百名將軍;又把自己的兒子安插到與他毫不沾邊的航天部門做「領導」,如意算盤不謂不精,但老天卻讓這「許多城牆淪喪」。「你的鮮血淪喪」,鮮血是生存的依靠,淪喪了即徹底死亡了,這裏應該指的是邪黨的「本質淪喪」。至於「本質淪喪」,中共惡黨從來就是掛著羊頭賣狗肉,它用「人人平等,各取所需」的「共產主義天堂」作誘餌,欺騙廣大群眾為它賣命,各個歷史時期都有無數的民眾為這一「理想」而無謂的犧牲。到如今人們才逐漸看清了它的邪惡本質,謊言越來越不靈了。

第三句,「通過文書的尖銳物」,「製造出可怕的裂縫」。中共惡黨認為自己是一個「堅固堡壘」,但大紀元的《九評共產黨》,徹底揭穿了它的罪惡本質,可以說揭的它體無完膚。正是這「可怕的裂縫」的涵義。

最後一句,「銳利的鐵將把你連軸刺透穿上」。這「銳利的鐵」指事實而言,也就是像鐵一樣的事實,把中共惡黨從「脊椎」刺透帶上枝葉一起穿上,送上歷史審判台。中共惡黨幾十年的經營,也有幾個小兄弟和一些受利誘而喪失良知的國家,這次將隨「復活了的古羅馬」(中共惡黨)的滅亡而做其陪葬品。

那麼這個復活了的古羅馬甚麼時候滅亡呢?「臨近」也就是福音傳遍世界各個角落的時候。目前大法已經傳遍全球80多個國家和地區。而由於中共集中營、監獄、勞教所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並焚屍滅跡的罪惡行徑被曝光,從而使江××和中共惡黨的謊言被徹底揭穿。可以說全世界已經知道了真相,這不正是「福音傳遍世界」的時刻嗎?所以天滅中共在即,確實為期不遠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天滅中共」的結果會怎麼樣呢?毫無疑問,預言家早已經交代:「再次像古羅馬一樣滅亡。」而古羅馬是被四次瘟疫消滅的,中共也難逃厄運。因此,這才是讓世人最為恐懼的。

古羅馬的滅亡是一面鏡子,它用血的教訓讓後人思考。目前,我們正面臨這一恐怖時刻,願世人都做出明智的選擇。

天滅古羅馬時,慘烈無比。第一次瘟疫,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在東羅馬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

伊瓦格瑞爾斯記載:「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咽喉不適,然後從人群中永遠消失。有些人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由此引發高燒,這些人在三兩天內死去。」

約翰的記敘更為詳盡:「到處都是無人埋葬而在街上開裂、腐爛的屍體。」;「四處都有倒斃街頭,令人倍感恐怖與震驚的‘範例’。他們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裏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上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裏、街道上、庭園的門廊裏以及教堂裏腐爛……」

「田地當中‘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卻根本無人收割與儲藏。」;「大群已經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以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它們的人類的聲音。」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的人數不可計數,政府當局很快找不到足夠的埋葬地了,由於既沒擔架,也沒有掘墓人,屍體只好被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

伊瓦格瑞爾斯說:「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不可能一一描述……有些人甚至居住在被感染者之間,而且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有的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為了達到速死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仿佛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約翰說:「用我們的筆,讓我們後人知道上帝懲罰我們的數不勝數的事件當中的一小部份,也足以使後人清楚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和震驚,從而使他們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中解脫出來。」

如今,當天滅中共即將來臨之時,廣大的因受江××謊言宣傳而中毒很深的無辜百姓和被「共產主義天堂」的欺騙而加入過「黨團隊」從而被打上獸的印記的人們,一定要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歷史機緣,在生死攸關的歷史時刻,做出明智的選擇:退出黨、團、隊,救國自救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