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假的「花環」


【明慧網2006年7月20日】2004年「八一」前夕,平江縣人民政府組織編寫了一本題為《永遠的軍人》的書在全縣發行。其中有一編題為「奉獻沒有休止符」的文章聲稱一個退伍軍人幫助一位大法修煉人解決了家庭困難。原文如下:

談胥村胡衛榮是「法輪功」癡迷者,自己得了子宮肌瘤,丈夫長期染病在床,唯一的一個女兒是個傻子,一家三口生活揭不開鍋。這可是最牽動戴文明心弦的一個特困家庭,怎麼辦呢?戴文明冥思苦想,竭盡全能幫助胡衛榮家裏解決生活中的困難,其次,他發動胡衛榮的鄰居發揚「一家有難,八方支援」的互助精神,成立互助組,幫助胡一家種田、種菜、打柴,讓胡一家的生活有了著落。胡作為「法輪功」癡迷者,卻也知道心存感激,她常說:「不煉功的人也有好人,戴文明就是好人。」對已經轉化或未轉化的「法輪功」人員,戴文明都一視同仁的給予幫助。如幫助稻竹村的勞教釋放人員丁神武養鴨5000羽,幫助張市村的王雙根爭取貸款30000元經商等等。

以上是一些為了撈取政治資本的惡人們所編造的,現就實際上是怎麼一回事介紹一下──

胡衛榮:女,42歲,家住湖南省平江縣余坪鄉談胥村十一組。是一位堅定的大法修煉者,修煉前長期患病,醫院檢查為癌症。後有幸得了大法,通過修煉,達到了無病一身輕,能從事家裏的各種勞動。胡衛榮的丈夫叫朱能文,並沒有甚麼大病,他們一家種田四畝多,全是靠自己勞動來完成的,從來就沒有甚麼互助組來幫過工,也從來沒有聽說過甚麼「互助組」。胡衛榮有兩個兒女,都很正常,沒有傻子。女兒朱玲利今年26歲,她外出打工多年,並結了婚,生了小孩。結婚前為家裏增加了不少的收入。兒子朱玲志,今年21年,現也在外地打工。

以上是胡衛榮一家的真實情況,與上面的平江縣人民政府組織編寫的文章根本就扯不到一塊。戴文明也根本就沒有幫助丁神武養鴨5000羽,更沒有幫助王雙根爭取貸款30000元。

戴文明在這六年中不但沒有幫助過任何大法弟子,反而是迫害大法弟子最兇惡的一個,余坪鄉大部份大法弟子的身上,臉上都留下了被他毒打過的痕跡。他是余坪鄉人人皆知的打手。這六年胡衛榮受盡了折騰,儘管家裏確實困難,邪惡中共政權也非法對她進行了二次罰款,分別為100元,150元。先後非法關押過17次,其中二次送勞教,無數次被抄家。

胡衛榮看了平江縣人民政府組織編寫的造假文章後,非常氣憤,找到了鄉政府,問他們互助組的成員是誰,誰幫助我種過地,打過柴,我的女兒怎麼是傻子?一連串的問題,他們無話可答。

今年五月胡衛榮向平江縣法院起訴,告中共平江縣委辦公室、平江縣人民政府辦公室與作者唐湖海。說他們為了撈取政治資本,上騙國家錢財,下騙群眾,欺騙退伍軍人。達到所謂表彰獎勵典型「先進退伍軍人」的目的。作者不根據事實,胡亂編寫,侮辱了當事人的人格,侵害了人權。已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01條,第120條之規定。同時還觸犯了《刑法》第246條,屬侮辱誹謗罪。此案法院沒有受理,理由是法輪功的事上面有規定,不能管。

2005年7月22日,鄉政府再次到胡衛榮家搜查,並對她進行了幾小時的關押恐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