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天津610「就是想殺人」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六日】在法輪功反迫害的敏感日子「720」臨近之時,2005年7月15日天津日報報導了大港油田一起殺人案:李豔忠在家中用菜刀將女兒和外甥殺死。如同中央電視台和新華社栽贓誹謗法輪功一樣,天津日報稱殺人犯李豔忠是「法輪功練習者」。

天津日報的報導出自天津「610」辦公室。天津「610」急於在這時拋出這個殺人栽贓案,是因為中共流氓集團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的一系列罪行已在國際上被大量曝光。天津「610」現在狗急跳牆,用謊上加謊來應付國內國際的壓力,實在是卑鄙無恥。

出逃澳洲的原天津「610」警官郝鳳軍,以親身經歷揭露中共和天津「610」迫害法輪功和造謠誹謗的種種內幕。郝鳳軍特別提到中央電視台「焦點謊談」報導的景佔義一案的錄製過程完全是謊言欺騙。景佔義在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天目開了,發明了兩個專利,這個事曾經有一些影響。於是天津「610」就想要求景佔義否認他的兩個專利是修煉以後發明的,並妄圖藉此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

郝鳳軍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2003年春節後,天津市公安局國保局接到一項特殊任務,由610辦公室一隊石何隊長帶領四、五個警察前往河北省石家莊市辦案,等他們回來時我看見在審訊室裏用手銬吊銬著一位頭髮灰白的老人,後來得知他是叫景佔義。之後中央電視台記者來到國保局,據說是來採訪景佔義,給國際社會看看一個他是怎樣悔過的。

「那天採訪時是在國保局精心策劃下進行的,因為我當時就在門外,我聽見國保局副局長趙月增對景佔義說,一定按照他們提供的台詞去說可以給他減刑,否則就再加一條叛國罪,判他無期徒刑或秘密槍決。可憐這位老人在他們的淫威下答應了他們的要求,上了電視,去無奈的批判法輪功。後來他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

「就在中央電視台採訪的當天,這位記者從採訪室出來時正好碰上我,她直接把話筒遞到我嘴邊,問我對這件事有甚麼看法,她可能想再編點素材,而讓她失望的是,我回答的是‘這不是謊言嗎!’這個記者聽後愣住了,我沒理她轉身就走了。」郝鳳軍說,他因說了這句真話而後被領導找談話,並被關了禁閉。良心使他最後選擇了出逃國外。

郝鳳軍的經歷,證明中共和天津「610」是容不得真話的。他們迫害法輪功靠的就是謊言和欺騙。

法輪功修煉嚴格禁止殺生,而邪惡中共為了鏟除法輪功,歇斯底里到利用最駭人聽聞的殺人案栽贓誣陷法輪功,煽動起人們的仇恨。中共及其「610」總是利用媒體不時編出一個荒唐的殺人理由來栽贓誣陷法輪功。比如,2003年5、6月間的「陳福兆投毒殺乞丐案」。陳福兆為甚麼殺乞丐呢?新華社說「乞丐、拾荒人員被認為是人類中最高層次」,所以專殺乞丐好上層次。可笑的是,中央電視台覺得新華社簡直是瞎掰,自己又杜撰了一個更「絕」的理由,說是「修‘真善忍’,修到一定時候呢,就倒過來了,就變成‘不真不善不忍’」,殺乞丐只是出於偶然。無獨有偶,北京的傅怡彬殺人案,中央電視台「焦點謊談」給出的殺人的理由是「善心會生出殺心」。

這次,天津「610」實在是找不到藉口,居然想到一個「萬全之策」,叫做「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想殺人」。破案就講究個找到動機,這下好了,天津「610」「急中生智」,發明了一個殺人的永恆動機:「就是想殺人」,放誰頭上都成,賴都賴不掉。有了這一條,大陸的司法偵訊全都可以免了。中共迫害法輪功,造了幾年謠下來,荒唐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中共在沉寂了一段時間之後,又拋出殺人栽贓案,一是「7.20」將臨,全球法輪功學員將組織各種大型活動繼續向國際社會揭露迫害,呼籲停止迫害;二是近來有好幾位與迫害法輪功的「610」有關的前中共官員,包括中共駐澳洲大使館一等秘書陳用林,天津市國內安全保衛局、「610辦公室」官員、一級警司郝鳳軍,原遼寧省瀋陽市司法局局長韓廣生等人,公開出面以親身經歷和掌握的第一手材料揭露中共迫害和誹謗法輪功的大量內幕,令中共的暴行和罪惡在國際上再次曝光。

天津「610」的大港殺人案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為了混淆黑白、保全性命、維持迫害被邪惡中共安排出籠的。

這件栽贓案本身就是中共流氓本質的暴露,它沒有任何放下屠刀的誠意,而是用一個又一個謊言去掩蓋罪惡,毒害世人。但是,在一個又一個謊言被戳穿,一個又一個騙局被揭露以後,中共邪惡的殺人栽贓還會奏效嗎?對於明白真象的人來講,天津李豔忠殺人案,不過是陳福兆、傅怡彬之後又一出已經令人倒胃口的邪惡醜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