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鳳凰」謝宏宇究竟是誰害死的?

揭穿《焦點訪談》、《雲南日報》的謊言

【明慧網2004年11月4日】在江氏集團操縱新聞媒體構陷法輪功的眾多宣傳中,《雲南日報》2001年9月22日刊載的題為《「法輪功」癡迷者謝宏宇自殺身亡》和9月24日《不該隕落的「金鳳凰」》的報導;隨之,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也以同樣的內容大肆編造謊言,把謝宏宇的死歸罪於法輪功。下面我們就從這些新聞媒體的採訪中看一看「金鳳凰」謝宏宇究竟是誰迫害致死的。

謝宏宇,男,1978年11月生,雲南省思茅地區墨江哈尼族自治縣新撫鄉新塘村人。1991年7月,他從墨江縣新撫完小畢業,以全鄉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入墨江縣一中讀書,1998年他又以576分的好成績考入中國科技大學。

入校不久,謝宏宇就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他學習努力、認真,與同學和睦相處,待人和氣,處處關心別人,做事首先為別人著想,遇到矛盾總是找自己的問題,是學校的優秀學生,深受學校老師和同學們的好評,這些記者們都是無可否定的。作為一個培養人材的高等學府,難道不希望這樣的學生多一些?我們的國家難道就不希望多一些這樣的人材?在99年7.20迫害法輪功以前謝宏宇一直都是這樣無憂無慮的正常的學習、快樂的生活著。

但是,99年7.20以後,謝宏宇和億萬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到了打壓和迫害,在這種情況下,為了維護《憲法》賦予公民信仰自由的基本權利,他和同修3次到北京上訪,卻受到校方、當地610和公安的迫害,安徽省委領導親自找他「談話」,強迫要其放棄修煉法輪功,由於謝宏宇堅持自己的信仰,1999年12月23日中國科技大學以其堅持修煉法輪功為由,強迫其父親將他帶回雲南家鄉。

謝宏宇回到雲南家鄉後,受到從省、地區、縣、鄉、村各級610和公安的監控、騷擾,墨江縣和新撫鄉還成立了所謂的「幫教小組」,建立了領導包保責任制,縣委、縣政府、縣政法委、縣委宣傳部、縣公安局、新撫鄉黨委、鄉政府領導多次找謝宏宇談話,採用車輪戰術,圍攻強迫他放棄信仰。2000年5月墨江縣國保大隊非法從謝宏宇家中抄走了《轉法輪》、《法輪大法》、《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等大法書籍和《法輪功》手抄本,講法錄音帶、音樂帶等。2000年12月謝宏宇還被綁架到昆明參加省610辦的「洗腦班」。從中我們可以看到為了使謝宏宇放棄信仰,邪惡之徒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使盡了一切卑劣的手段,還美其名曰是對謝宏宇的關心和愛護,我們要問:堅信真善忍有何罪?到底要把他轉到何處去?使他轉變成甚麼人?!

由於長期以來,在610、公安等不法分子無休止的迫害下,謝宏宇的精神受到極度摧殘,自從到昆明參加洗腦班回墨江後,由於又重新開始修煉,惡徒說他神經不正常,思茅地區精神病院以「法輪功導致精神障礙」強制他住院「治療」,在他住院期間,610也不放過對他的迫害,2001年3月,雲南省所謂的「演講團」到思茅地區時,還專門到醫院做他的「轉化」,強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

2001年8月9日謝宏宇出院後,由於繼續受到各種壓力,特別是其親人由於受江氏欺世謊言所矇騙,對謝宏宇堅持修煉法輪功極力反對和阻撓,使他精神再次受到刺激,2001年8月23日被車撞含冤去世。

以上僅是從記者採訪報導和從側面了解到的實情,由於惡人從上至下統一口徑,掩人耳目,並對其父、母、親屬脅迫,使一些迫害的內情不得而知,我們希望那些參與者,作過採訪的記者,以及謝宏宇的親人和朋友們,是該起來揭露這場迫害、澄清謝宏宇冤屈的時候了,這也是那些參與迫害者減輕罪過的唯一選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