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做傳銷的同修


【明慧網2006年7月13日】看到明慧網6月27日上《與個別幹傳銷的同修緊急切磋》一文,我立即打印了一份準備送給一同修,同時也看到幹傳銷在大法弟子中也許還不是極其個別的現象,有待大家更一步的切磋,幫助這些走錯路又走不出來的同修。

我在講真相中也認識了一個同修,她夫妻二人都因邪悟轉化並做起了傳銷。我在當時未能轉變她的認識,後來雖然一直惦記著他們,卻出於安全沒有更多的去找她。有次竟在路上遇上了,我知道是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就在路邊與她交談,她堅持著轉化班中的邪悟。再後來我的媽媽突然說要吃某產品,剛好就是這位同修所做的傳銷公司的產品,我知道是師父太慈悲,讓我以這方式走近去幫她,後來我藉著去她那買產品,不斷送師父的後期講法給她們看,經多次的努力,終於使她認識到自己轉化的錯誤,現夫妻二人都寫好了嚴正聲明,雖還顧慮著不敢用真名發表,但畢竟是在正確的路上邁出了一步,但經濟條件好的他們在傳銷問題上卻一直邪悟著,每天很投入的做著傳銷,說師父講的傳銷不是他們做的這種傳銷。

我知道不願放下傳銷的同修目前的一個藉口是:傳銷裏面有很多好的東西,也在幫助人,也在改變人等等,仿佛自己做的很正,是大好事。下面我就此談談自己的一點認識。

一、傳銷能否度人?

大法真修弟子都知道,現在只有大法能夠救眾生於危難。所謂說傳銷有好處的,能讓人在法正人間到來的時候保證有個光明的前途嗎?如果真的心在度人而不是在掩蓋自己的利益之心或者怕這怕那的心,會用傳銷代替講真相嗎?

二、是放不下產品還是放不下利益?

目前傳銷公司的產品很多是健身產品,我不否認有的公司也許存在一些好產品,可這個好是用常人這一層的理來認識的好。比如有人吃了似乎真的起了那麼一點作用,可是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站在更高層次上看問題。

我們都知道病的來源,人的難是怎麼回事,人哪天有好事哪天有壞事都是有定數的,師父也講過醫院治病和氣功治病的關係。所以作為一個修煉人不應執著用常人的甚麼產品去幫助誰,因為真正那個病大的時候,甚麼產品都是無用的。而有的人吃了似乎起了點作用,其實這也是師父講的不失不得,他在吃這個產品中花去了大量的金錢,就像有的人做了手術病好了,是因為在這個過程中他遭受了痛苦又花了錢,經過了這個還債消業的過程,還了這部份債病才好的,並不是產品真的起了多大的作用,而那個病根,根本就沒動。

所以如果是因為產品好,可以幫助人而不願放棄傳銷的同修,不妨問問自己:如果只是抱著「好產品跟好朋友分享」,而在這個「分享」過程中卻沒有一分錢的好處,你還願不願「分享」下去?

我認識的同修認為:我們在常人中修煉,也要生活,我付出勞動,獲得一定的報酬這沒有錯。這實際上也是用常人的理還是用修煉人的理來要求自己的問題。

師父說:「大家想一想,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有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你跟他一樣去做,你不就跟他一樣了?」(《轉法輪》P135)

《轉法輪》中講的那個買了獎券摸了個高級兒童自行車都不要的故事,還不能讓我們明白修煉人和常人的不同嗎?

師父還說:「常人說這件事對,你就按照這個去做,那可不行。常人說好並不一定是好;常人說壞也不一定是壞。在道德標準扭曲了的時代,一個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呢,他都不相信!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用宇宙特性去衡量,才能辨別出甚麼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壞。」(《轉法輪》P145)

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針對傳銷更明確的指出了:「這個事我早就說過,傳銷不能幹,誰幹誰是錯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中,誰在搞傳銷誰就是在破壞大法弟子修煉的形式,他將來要承擔這一切後果的。」

師父的法已經講的很明瞭,為甚麼不聽呢?還要為自己的行為找藉口呢?說到底是求利之心在作怪。否則如果真的想幫人解除病痛,想讓別人生活幸福,為甚麼不告訴他大法的真相呢?

「這個世界上你給別人甚麼東西都不會長久,你給人家錢,很快他會用完,是吧?你給他再好的東西,他也不可能永遠的帶走」。「甚麼能長久呢?只有給人法,才能永遠的長久,所以這是最珍貴的。」(《在美國東部法會上的講法》)

今天,大法救度一切眾生,甚至只念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他的罪業就得到消減,病痛就得到消除,這樣方便有效的方法為甚麼卻不告訴他呢?如果真的想救人,那就按師父說的把大法的真相告訴他。

如果做傳銷的同修把邀約他人聽講座、看產品等的時間用來做三件事,把發展下線看的資料、光盤換成大法真相的資料和光盤,讓世人明白真相,不但是救了他的現在,也給了他美好的未來,還救了他對應天體無量無際的生命,這不是更慈悲更偉大的事嗎?

三、傳銷與修煉背道而馳

個人認為,傳銷不但是一種暴利的行為,而且這種反傳統的銷售也是人類道德敗壞後一味追求物質利益所帶來的一種變異的銷售行為。理論上是通過順其自然的分享來達成自然的銷售,而實質在發展下線的過程中從最初的邀約、聽課、跟進等每一步都是用技巧和手段來完成的。它用誘人的巨額獎金制度來吸引人為利益去作「分享」;用獲得車子、房子、出國旅遊等「榮譽」來成就人的所謂事業,實現所謂的人生價值。在「分享」的過程中人的求利之心不斷的膨脹;在向高級傳銷商攀登的過程中人的求名之心不斷的被放大加強。它講挖掘人的潛能,通過個人「奮鬥」來達到人生的「輝煌」。而這整個過程就是一個讓你不斷去執著追求名利的過程,它跟修煉中要求的「順其自然」,「放下名、利、情」完全是相背離的。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一邊是要修去執著,一邊卻在傳銷中不斷放大加強著執著,那不是和修煉背道而馳了嗎?一手抓著人,一手抓著神,你怎麼修?你能修回去嗎?

人的禍福對於常人是迷,作為修煉的我們難道也不明白嗎?師父99年在《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回答弟子的問題時說到:「不管人怎麼執著,人想要甚麼,誰都想得非常美好,就是實現不了。說每個民族、國家甚至總統可能都想得非常好,但是往往都是力不從心的,人你不管怎麼去想,你想要甚麼,或者我怕甚麼,該有的一定會有,不該有的就不會有。我看這一切都是定好的,人只不過是在順著定好的這個東西在履行他們的義務。」

《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師父還講到:「我就講講世人。利益是過去生命唯私的動力保證,世上的人就是為了利益的追求作為動力了而活著,而這利益又是人在感受中最能為其高興、為其痛苦的東西,即使得到了也不能成為生命永遠的、實實在在的東西,而且無論人怎樣為其拼搏也不能夠真正的被人左右,因為世上的人一生早就定好了,神在操縱人的每一步。人想怎麼樣自己說了都不算,但是人的追求卻能成為執著。」「人得到甚麼得命中有,命中沒有的永遠也得不到。」

而且修煉人不是常人,修煉人的一生是改變了的,可我們同修為甚麼還要在傳銷中去執著那些物質利益呢?

做傳銷的同修同時被傳銷公司精心打造的一些氛圍環境所迷惑,認為那裏人幫人,似乎人氣盛,受其迷惑拔不出來。其實每家公司為了樹立企業形像,都有專業的企劃部,從打造宣傳公司的文化理念到各種宣傳活動,包括組織年會,獎勵優秀員工,甚至募捐都是有目地而做的。每個活動通過哪些技巧、手段,造勢後要達成甚麼目標,都寫在企劃報告中。作為常人要怎麼做是常人的事,而作為一個修煉人怎能被那些掌聲、鮮花所誘,從而迷戀其中走不出來呢?那裏的「人幫人」其實也是建立在為私為我為利的基礎上的,實質是「以利而聚,利盡則散」。作為一個修煉人怎麼可以沉溺於其中?

師父在《美國第一次講法》中告訴我們:「……也許在你前幾世,甚至於十幾世、幾十世中都在為了得這個法在吃苦,(鼓掌)只是你不知道。有人為了得這個法掉過頭。修煉中我苦口婆心的勸善、帶你們,只因為我知道歷史上的你們是誰,也知道你們為了今天得到他付出了很多,我不這樣教你也對不起你自己呀。」

同修啊,難道我們生生世世的吃苦等待就為了今天傳銷中的那點利益嗎?

師父說:「人的生命不多,路是人在走,怎麼樣走你生命的這條路,都是人自己說了算,沒有人強迫任何人。我們在座的覺的好,都是他們自己覺的好在修煉。所以說每個人,都要真正的設身處地的想一想自己為甚麼而活著,為誰活著,也許機緣擦身而過,那是永遠的痛悔都彌補不了的……」「有的人生生世世就在等待著今天得法,真是吃了很多苦,歷盡艱辛,終於找到了這個法。大家想想那是甚麼心情!」(《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同修啊,難道我們生生世世的吃苦等待就為了今天傳銷中的鮮花和掌聲嗎?

所以還在做傳銷的同修,真的要嚴肅的問問自己:「是要修煉,還是要傳銷?」如果還想作師父的弟子,就只有無條件的聽師父的話,立即停止傳銷,不要讓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

四、傳銷不是避難所

所有學了大法的人,都知道法好,不願離開大法,就是被轉化邪悟的都認為自己從來沒有不要這個法。今天一些做傳銷的同修抱著一種投機的心理:我也沒有離開法,我知道法好,我做好人,我也還在修。一邊想求得大法和師父的保護,一邊又不出來證實大法。說要做好三件事,卻說不願再回到從前那種每天要緊張忙碌,隨時要面對邪惡迫害的狀態。而做傳銷一片歡聲笑語,不用擔心邪惡迫害,似乎很安全。

做傳銷真的安全嗎?

如果你做傳銷是想求財,師父說:「煉功人求啥呀?求錢。大家想,煉功的人求甚麼財呀?」(《轉法輪》P177)如果你真要求,那可能就像師父講的:「好,它幫你,它巴不得你多求錢,求多點,它好多拿你點東西,等價交換。」(《轉法輪》P177)你求財,誰高興,魔最高興。它可控制人多多的來找你,跟你買產品作你的下線,千方百計讓你多得錢,好讓你沉醉其中,最終目地是毀掉你,讓你徹底遠離大法,修不成。

舊勢力今天破壞性的檢驗著每個大法弟子,對每個大法弟子虎視眈眈,你還在那裏求財,不是給了它最大的迫害藉口了嗎?你處在一個怎樣危險的境地,你能想像得到嗎?

也許有的同修說我現在不是過的挺好嗎?那是因為師父慈悲,珍惜你,沒有放棄你。師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想落下一個人,所以呢,師父的想法啊往往和你們想的不一樣。有的時候你們覺得有些人不可靠、有些人不可度、有些人如何如何,我可不是和你們一樣的想法。大家知道,我今天度人的門開得這麼大,人類社會眾生的工作也就是這樣,幹甚麼的都有。每個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學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們。」

同修啊,不要拿師父的慈悲不當回事,「一旦你降為常人,無人保護你,魔也會取你性命的呀!就是求其他的佛、道、神保護也沒有用」(《大法不可竊》)。所以你有安全嗎?

如果因為「怕」不敢出來證實法,做三件事,而躲在傳銷裏苟且偷安的同修,你安全嗎?讓我們一起學學師父的以下幾段講法。

《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有弟子問:「在中國大陸有一些因怕心不出來的學員,他們的未來是怎麼樣?」

「師:這些事情目前我也不想下結論。其實大家也很清楚了,一個人從大法中受了益,當大法蒙難之時為了保護自己不能說句真話,這人可度嗎?就舉個簡單例子吧,看到一個人遇到危險時候把他救了,回過頭來看到救他的人也遭難了他卻置之不理,那是好人嗎?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給予的新生,當大法弟子都在被迫害、破壞大法這種形勢出現的時候,你卻不能夠去維護大法,那是大法弟子嗎?連最起碼的一個好人也不夠了,而且你是真正受過益的。這在神的眼裏看是最不好的生命,比那些直接迫害法的還不好,因為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他沒有從法中受過益,所以他比那些惡人還不好。而且這是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大法呀。至於說怎麼處理,那有法的標準。

「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當然啦,人類社會畢竟有那麼一批世人已經不行了,那就隨他去。我今天講的主要是講我們大法弟子要做得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誰錯過了這個歷史機緣,誰錯過了這次機會,當你明白了你錯過的是甚麼的時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不要覺得師父老是慈悲,你們就拿師父的慈悲來不當回事!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法也是有標準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過關的。每個人的心靈都在觸及著,每個人都在切實的修煉著自己,每個人都在想著對自己的生命怎麼樣負責!你們有些人為甚麼不能?!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別看師父今天這幾句話說得重,也許我不用重錘已經不行了。我救不了你也是我最大的遺憾。你要能像我這樣著急就好啦」(《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做傳銷覺的安全的同修,用師父的法對照一下自己,看看自己有安全嗎?有未來嗎?

五、給做傳銷的同修幾點建議:

1.靜下心來多學法。

我知道很多同修在被迫害中,在被轉化中,已經長期脫離了法,從而使自己的行為偏離大法的要求而不自知,這也是我在這篇文章中引用師父的講法較多的一個原因。要歸正自己的言行,破除一切執著,唯有靜下心來多學法。

師父說:「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人自己沒有正念,那麼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東西在人的身體裏川流不息,甚至於在這裏停留人也都意識不到。人就是被這樣操縱,就是在這些粒子能夠溝通的情況下操縱人」(《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大家要不抓緊時間去看書那麼就會沖淡你修煉的這個思想,沖淡你修煉的這個心,就使你在修煉中變得不那麼精進了,甚至放棄了,這都有可能。但是我經常想,人已經得了法,很不容易。如果你要不珍惜太可惜了。」(《在美國東部法會上的講法》)

「再艱苦的環境、再忙的情況下,都不能忘了學法,一定要學法,因為那是你們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證」。《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

2.重視多發正念

要多發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以及自身和周圍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的干擾。不好的念頭產生的時候,不要把它當成自己,要分清它、排斥它,清除它,不要被不好的思想、不正的觀念所帶動,一點一滴的歸正自己,加強自己的正念,干擾就會越來越弱,怕心和執著也就會越來越少,做好三件事就不會感到困難了。

3.利用現有的人脈資源講真相

傳銷有一個人脈銷售網,建議做傳銷的同修在停下來後,充份利用好現有的人脈資源救度眾生。如覺的有困難,可理智、智慧的通過郵寄、第三者等多種方式講真相,把真正的福音傳給他們(她們)。

講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不要怕受打擊,像游泳一樣,慢慢就會熟能生巧,應對自如。

「你們是大法弟子,歷史賦予你們偉大的責任,我們應該好好利用這時間嘛,沒結束這就是救度眾生的機會。時間很短了,一旦法正人間開始,擺放在不同位置的人就定下來了。」(《北美巡迴講法》)

同修啊,快把傳銷停下來吧。「任何走不正的路都是危險的,都是坎坷。」(《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想想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們巨大的承受和付出;想想那些還在各個監獄遭受著邪惡酷刑折磨的同修;想想那些被活體摘取器官後焚屍滅跡的同修;想想近兩年如一日風雨無阻在冰天雪地靜坐在中領館前的溫哥華同修,想想那些賣了房子做真相資料救度眾生的同修;再想想在極其危險中期盼著我們去救度的那無量眾生……那傳銷你還做得下去嗎?那些車子、房子你還想去笑納嗎?那些掌聲和鮮花你還想去擁抱嗎?

我們從美好的家園下來時,曾經約定:如果有人迷失了回家的路,我們一定要叫醒他。同修啊,快回來吧,師父和全體大法弟子都在等著你們!救不了你是師父最大的遺憾,不要再讓師父失望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