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松花粉」前後的反思


【明慧網2004年9月10日】1999年得法的我,由於恩師的慈悲救度,使我能在大法修煉中不斷提高。師父說:「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縱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想說的是:「在白色恐怖中」沒有懼怕也沒有倒下,由於自己放鬆學法和正念不足卻差點在最後關頭跌倒在名利心之下,在不知不覺中偏離大法還茫然不知。

幾個月前至廣州,想順便找份工作。到一位學員家中,這位學員在廣州某單位工作,同時兼做「安利」直銷,交談中知道他很忙,白天上班,晚上還要為「安利」組織上課。他想拉我做「安利」,叫我晚上也去聽課,其實「安利」是怎麼回事我以前就知道,但當時礙於情面還是跟他去了。

我在此學員家住了一個晚上就做了一個夢:非常清晰。夢中「我到一個地方,前面有一座大山,山很陡,上面有一大片墳地,中間有一座大墳,左右兩旁並排著很多小的墳墓,形狀基本一樣,我在山下跟幾個人在一起,當時看到中間那個大的墳墓,有個上年紀的人在拜祭,桌子上擺著幾個像罐裝可樂一樣的東西,那個人手拿著一瓶汽水一樣的東西在搖晃,均勻以後就自己先喝幾口,然後就分別倒到其它幾個瓶裏去,後來那個人來到山下,我當時在旁邊聽到他講,說自己很有錢,而且有兄弟幾個,但是每個兄弟都有病。當時我想,你們都有病,那我就跟你們講大法真象,就可以救你們。這時我就醒了。」我在悟這個夢,這不是師父在明顯點化嗎?我雖然在找工作,但是「安利」我是絕對不會去做的。特別是現在正法時期,我們一定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後來我又至另一個學員家中,跟這位同修以及他家人。(都是同修)談了我做夢的事情,我們一致悟到是師父點化,要幫助那些在做安利的學員。

第二天,學員家中又來一位遠地的學員,他帶來一大箱松花粉,用他自己的認識講了松花粉的治病效果以及市場前景,由於自己一段時間放鬆學法和正念不足,在‘朋友交情’中我們兩個人都接受了他的說教。甚麼松樹是木之公公啦,甚麼可以清理現代人普遍的陰性問題啦,可以達到祛病健身功效等等。現在檢查當時確實是我們自己的心造成的,一方面我們都沒有甚麼生活來源的工作,帶有求心,另一方面是利慾之心起來了,所以很快接受他的「整套計劃」,當時兩個人各買他一份一千多塊錢的產品和資料。

在以後推銷松花粉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都越來越不對勁,我以前碰到有緣人都會跟對方講大法真象,怎麼現在一開口就講松花粉,怎麼連師父的要求都淡忘了呢?心裏想的都是松花粉,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心裏很矛盾,當前大法弟子的所做所為都應該和師父的法聯繫在一起,對照著做,可是我碰到有緣人時卻先把對方作為松花粉的銷售對像,還講松花粉的效果如何好,我也曾經認識到很不對勁,並且對「直銷」這種機制用法來衡量,這套積分的機制以後會不會存在呢?新宇宙新人類能有這些東西嗎?甚麼直銷也好傳銷也好,這套機制是用利益來引誘人的,最後套住的是人心。

有天晚上,半夜又做了個夢,夢見:「我跟大夥在一起要吃飯了,所有打飯的人都去先登記,意思吃飯多少記一下業績,以後可以知道吃飯積了多少業績,特別夢中的我端在手裏的是一碗黑乎乎的飯。」醒過來以後,非常難受,我所要吃的是‘黑飯’。想到我現推銷松花粉,整個身心都震動了,我悟到這明明白白的夢是師父無限慈悲,在最後緊要關頭,警醒我們,常人想做甚麼是常人的事,修煉人就要為自己與他人負責,聯想到那次去廣州的夢,原來師父一早就點化我了,是自己執迷不悟。

再一個最大的問題是:松花粉背後的‘組織者’,我們了解多少?還有這個‘直銷的機制’,首先介紹別人的同時自己先得到利益,是利益之心的驅使,發展下去,不但自己返回常人,還起到了舊勢力想要的破壞作用。在此我提醒同修們:從我做起維護大法,歸正自己以及全力救度眾生是我們廣大同修當前最緊迫的事情!特別希望深圳、韶關、佛山以及潮汕地區做松花粉的學員。深刻認識問題的嚴重性,迫害還在繼續,雖然我們有些學員生活在迫害中受到了嚴重干擾和迫害,但我們也不能做修煉人不能做的事情。在正法修煉的最後的緊要關頭,更要以法為師,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師父認可的合格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