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不信神的中國人講「三退」

給高校學生打電話的心得


【明慧網2006年6月28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想跟大家交流自己給高校學生打電話的心得。

《九評》出來以後,我一直在思索如何清除中共謊言洗腦給眾生中的毒,讓他們與惡黨劃清界線。剛開始真的很難,隨著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在師父的加持下,大法弟子整體不斷的提升,布下的正念之場也越來越大,我們可以深深感到覺醒的眾生越來越多。但是不能否認,還有許多受毒害很深的人沒有得救。

我曾經面對面跟大陸來台的高校生(包括博士生和碩士生)講真相,我有一種很深刻的感觸:他們都看到一黨專政不好,都知道老百姓受苦,但還是希望給惡黨機會,認為惡黨已經變好了。有好幾次,我清楚感受到邪靈死死抓住他們,讓他們明明知道事實真相,卻仍然拒絕與惡黨劃清界線。我還記得一個晚上,我與幾個同修相約去講真相,在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流淚,心想:我們要如何跟邪靈搶人呢?我跟師父說:我到底該怎麼救這些學生啊?我要救他們啊!請師父給我開智慧!

就是這一念,我打電話時不斷的遇到學生,我也在師父的看護下,不斷的找到突破邪靈控制的方法。如今我們已給200多個高校宿舍打過三退電話,持續7個多月,累積了一些經驗,希望與同修交流。

在惡黨灌輸下,高校學生絕大多數不信神,但是大部份的人都明白自由民主的可貴。所以我通常會反覆的舉例說明專制與民主的對比,讓學生明白一黨專政的邪惡。首先我會說明,在一黨專政下,沒有監督的機制,所以任意非法行事,造成人民生活的痛苦:例如農民、工人的處境,貪官污吏的嚴重等等。在迫害方面就舉廣東汕尾東洲村血腥鎮壓,和大法弟子被活體盜取器官的例子。然後我會舉蘇聯瓦解的例子,激起他們對自由民主的嚮往,相信經由三退,可以使中國和平過渡到自由民主的制度,讓老百姓真正當家作主。在這樣的說明後,毒害不深的學生,多半就願意從內心跟惡黨劃清界線。

但是,那些受毒害很深的學生,在惡黨的欺騙下,死死的抓住邪黨灌輸的觀念。當我們提到有3億的農民無法維持生計時,他們會說:這只是一個過渡,先讓少部份人富起來,因為中國人太多了。當我們說,無辜農民被非法鎮壓,他們就說:這些人肯定是暴民,受到鎮壓是應該的。當我們說邪黨貪污,他們會說:全世界都有貪官污吏,我們應該給邪黨機會。當我們說三退可以為老百姓帶來自由民主的生活,他們就說共產黨瓦解了,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的動亂。

剛開始,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些狡辯,慢慢的,我知道應該用非常具體的數字和例子,讓他們明白一黨專政下貪污是可以動搖國本的;少部份人富起來是謊言,中國人多不是理由,貪官太多才是實情;說到農民土地被非法徵收,我就透過網絡發給他們汕尾鎮壓的視頻,並告訴他們每年抗爭事件多達7-10萬件,許多都是用武力鎮壓結束的。

當他們說共產黨變好了,我就告訴他們共產黨從建黨以來就在殺人,一路殺下來到現在沒有停止,都是非法殺人,先殺地主、再殺資本家、殺知識份子、大躍進政策致死3000萬、文化大革命800萬、六.四天安門屠殺學生,到目前各種非法迫害(包括維權運動者、工人、農民、上訪訪民),更有計劃性的群體滅絕--大批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等等。

他們說中國的經濟飛躍成長,我就告訴他們貪官已貪走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所有的經濟成果(都有實際的數據),老百姓的流血流汗,換來一場空。他們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就說動亂的來源是共產黨,如果沒有共產黨,說不定21世紀早就是中國人的世紀(舉文革的倒退,目前教育經費的缺乏,高校學生許多繳不出學費……)。他們說退黨會引起社會動亂,我就說,現在已經瀕臨動亂,退黨帶來的和平瓦解才能平息這些動亂。

有好多次,宿舍裏的學生呼朋引伴的,叫了20-30位的同學一起聽真相,我常常一次講2個多小時,有些同學父母就是農民,聽著聽著就激動的痛哭,我們在電話兩頭心裏都很難受。還有一次我正在說著,來了一位發資料的學生,他聽到真相後,哭著大叫:想不到我們的黨居然是這樣的殺人魔王!

這一段日子,師父讓我看到,現在連毒害很深的眾生都在覺醒,我們真的有很大的機會救度他們。這些學生告訴我:聽了你說的真相,我們的思想上都起了一個巨大的變化,一連好幾天腦子裏都在問自己,到底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共產黨說的是真的。

幾天前打了一個電話,一個宿舍都是受毒害很深的學生,聽完真相後,沉思良久,然後告訴我:你說的真的很深刻!很深刻!另一個晚上,又碰到一群堅定的黨員,很會辯,我說了一個多小時,他們一直說我的數據不真實,最後我緩慢而嚴肅的說:惡黨瓦解後,就叫這些貪官把錢吐出來!當他們還在高聲爭辯時,我又說:叫那些貪官把錢吐出來。我一個字一個字的一連說了五次,他們靜下來了,沉默了10秒鐘以上,我以為他們沒聽我說話了,沒想到其中一位忽然開口:我們聽明白了你的話,但是要我們立刻下決定與共產黨劃清界線,真的很難。你知道,我們是從幼兒園開始就在聽黨的言論,我們受共產黨的毒害畢竟很深了,需要一點時間,我們要去印證你所說的真相。我當下的感覺是:他們自己都意識到自己被毒害的很深了,我們更要加把勁,幫他們把身上的邪靈銷毀。

以上交流講真相的內容,並不是只適合學生。我跟一般民眾也是這樣講真相,甚至勞教所的公安、人民檢察院的書記,我講完迫害之後就是用這內容講三退。我記得有一次,一個老先生接到我們的電話,掛了好幾次,最後一次我問他有沒有加入過黨、團、隊,他說:我是紅衛兵,我堅決擁護毛主席!我告訴他:你擁護毛澤東是嗎?你難道忘記了,在那個時代,你必須昧著良心去批鬥你的父母、你的老師,雖然他們都會原諒你,但是你的良心過得去嗎?接著我就把共產黨從建黨以來從沒停止殺人的事,說了一遍。最後我說:我想請問你,願不願意從內心跟這個惡黨劃清界線?他大聲的說:行!我又說:那你可以抄下我們的聯絡電話,把這個消息傳給周圍的親朋好友嗎?他又大聲的說:行!

有一位同修打電話給我,說一個單位的眾生被毒害很深,要我再去說說看,再給他一次機會。我在集體打電話時,撥給這位眾生,起先他不斷的用邪黨的一套跟我辯論,我很嚴肅的跟他說:你真的聽不到老百姓的哀號嗎?我講了汕尾東洲村的血腥鎮壓 (當時活摘器官的事還沒有曝光),講了貪官的真相,講了農民、民工被剝削……他突然不再激辯,靜默下來聽我說完,然後抄下了所有的聯絡方式。

當然,這些被毒害的眾生要想擺脫邪靈的控制真的很不容易,我雖然在當下讓他們清醒了,但邪靈是不會輕易鬆手的。我也明白有許多人都看過我們發出去的資料,接過我們的郵件、電話、傳真等等,但是仍然不為所動,依然認為要給邪黨機會。當我的修煉狀態不好時,看到這些善良卻不肯劃清界線的眾生,心裏真的會難過、沮喪。前些天我看著自己寄出去的郵件,那些堅定的黨員都沒回信,不禁發起呆來,到底還要怎麼做才能救他們呢?突然同修打電話來告訴我,師父的新經文出來了。我上《明慧網》看了:

濟世

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

師父洪大的慈悲讓我流下淚來,我突然明白了,只要我用更大的正念去救度眾生,這些人的良知還是有機會被喚回的!

當晚我拿出《轉法輪》來改字,好多句子映入眼簾:

「看不到宇宙的真相」,「可是他看到的不是真相」,「超出這個層次的真相他就看不見」,「這是因為人的這雙眼睛能給你造成一種假相」,「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

我知道,師父再次提醒我,雖然我眼睛看到他們的無動於衷,但是,這只是表象。在另外空間我正在跟邪靈交戰,我的念一不正,這些眾生就被拉過去。所以我不能動心,任何不正的念頭都會讓這些眾生不能得度。所以現在,我看到在我手中的電話號碼、郵箱、QQ號時,我都發出一念,徹底清除這些眾生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

打電話就是正邪交戰,我深深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基本功沒做好,常常讓自己陷入不正確狀態。學生在宿舍的時間主要是中午和晚上,我都是利用這2個時段撥打,比較有機會多人同時接聽。但事實上,以我的條件並不適合晚上打電話,常常家裏人不諒解,製造很多不必要的矛盾。有好幾次我都想停下來,但是知道這一大片眾生都在等著得救,撥打的同修又少,我實在停不下來。有無數次打完電話已是凌晨1-2點,煉功都落下,很少5套功法一步到位,到後來連學法都不夠了,我的身體開始吃不消。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打完電話後,幾乎要虛脫,趴在電腦桌上不能動,連上床的力氣都沒有。

有一次我打完電話,全身無力,動彈不得,疲憊的只想快點到床上去。忽然接到一通對岸打來的電話,他是一位盲人,退黨之後我跟他講了大法的珍貴,可是因為看不見,我給他寄去的大法書他不能看,他通常1-2個星期會打電話來請我念書給他聽。當我接到他的電話後,我實在很想跟他說我很累,下次再念吧!可是轉念一想,他好不容易打過來,我怎能阻止他聽法呢?於是勉強提起精神念《轉法輪》給他聽。念著念著,我的精神忽然變好了,等我念了40分鐘,虛脫的感覺消失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點我了,學法、煉功不到位,我就是常人在做大法事啊!

怎麼才能更大面積的救更多的眾生呢?我的體悟是:不只是打多少電話、傳多少資料……,不只是這樣,最重要的還是大法弟子整體繼續提升,讓整個正念場更大,讓邪靈可以控制的範圍成為零,那時,眾生的善念一出,立刻就會與惡黨劃清界線。

這個正念之場的形成,真的就是我們修煉狀態的體現。在此,一方面彼此提醒要多學法,學法的質與量都不能少,還要紮紮實實的煉功。我正在努力歸正自己,雖然還是跌跌撞撞,但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因為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不能不修好自己,也絕不能拖延正法進程。精進再精進,希望下次能跟同修交流我歸正自己的心得。

以上是我在這個層次上的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