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不願注意安全者勿用個人行為強制其他學員

關於使用手機、電話和修口等安全問題的一點思考


【明慧網2006年6月25日】幾年來,明慧網上關於手機、電話、不修口等被邪惡監聽後,人員被抓、資料點被破壞,設備被抄等損失慘重的教訓很多,同修們關於這方面的提醒注意安全的文章也不少。到如今,大陸同修們整體上這方面安全意識、防範措施有明顯提高、重視,這是好事。但就目前而言,邪惡的瘋狂成度,有許多大陸同修仍重視不夠,不願加強安全意識。

目前,還有一些人仍我行我素,用不安全的手機、小靈通、座機給同修學法或送資料、協調聯絡。有的在不安全的家用電話旁高談闊論某某在做甚麼資料,某某做資料設備怎樣,同修當場嚴肅提醒,該同修不但不改還發火。

大家修煉的狀態不同,精進程度不同。有的同修如果自己一時還不願注意安全,又堅持用個人那些不注意安全的方式和其他同修聯繫,這就等於強迫其他同修也和自己一樣不能注意安全了。這樣做是很不理智的,更不在法上;如果因此而使同修受到直接迫害、遭到損失,我們事後再痛悔莫及也不一定能彌補回來呢!

某同修05年底出過一次嚴重車禍,目前仍往來於多個點。許多同修給他建議,他就是不改。其實這種現象在大陸仍較普遍。就筆者接觸的50人中,真正能在這方面做到注意安全的還不到10人。故特收集了明慧網上同修的有關文章,編一專頁發到同修中。

同修們以前只是零星的偶爾見一篇,看過之後一忙可能也就忘了。這次五篇文章一頁紙集中一看,看過的都能嚴肅認真的對待這方面安全了。故此發到網上,建議更多同修都能足夠重視起來。

  • 提防惡黨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手法

  • 就大搜捕中邪惡所用手機定位的招數提醒同修重視

  • 清除惡人電話監控的辦法

  • 給技術和上網同修的一點建議

  • 惡黨特務們的卑鄙伎倆

  • 提防惡黨迫害大法弟子的新手法

    【明慧網2006年5月17日】前不久中共報紙宣稱:已經研製出一種通訊語音識別系統,通過該系統可以識別出通話人的身份。目前,該系統已經正在逐步進行推廣應用。

    如果要對一個特定的對像進行語音識別和跟蹤,首先就必須對這個人的電話語音進行採樣,也就是首先要錄製一段這個人的電話通話的聲音。只要你被錄製了電話通話的聲音,以後不管你在甚麼時候,甚麼地點,也不管你使用甚麼樣的通信設備打電話,這個語音識別系統都會把你識別出來。

    比如,中共特務已經知道A是大法弟子,也已經知道該弟子家庭的電話號碼。在沒有研製出通訊語音識別系統以前,特務們往往很難掌握該弟子手機的號碼。但在研製出語音識別系統以後,特務們很容易就可以通過語音識別系統來識別出該大法弟子通話的聲音,同時根據聲音掌握該弟子的電話號碼。但前提就是特務們必須首先對該弟子的電話通話聲音提前進行通話聲音錄音。

    近段時間以來,有許多大法弟子家庭的座機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電話,說是要搞所謂的「市場調查」,或者是要你接受甚麼「電話採訪」,主要是由對方提問,要你回答。這些問題表面上看來好像是漫不經心、無關緊要,但實際上是中共的特務們在對你通話的聲音進行錄製。他們把你的通話聲音錄製下來後,安裝在「語音識別系統」上,以後只要你一打電話,語音識別系統就會知道是誰在打電話了。不管你是新換了手機號碼也好,同時換了手機和號碼也好,也不管你利用公共電話也好,「語音識別系統」都能識別出這是某人在打電話。並對你的電話內容進行錄音。

    要防止中共特務們的「語音識別系統」也不難,就是不要讓特務們對你通話的聲音進行錄音。對那些所謂的「市場調查」和「電話採訪」一律不予回答;接電話時先聽對方說話,如果不是熟悉的聲音就不要對話。如果有的大法弟子知道自己已經被錄了音,就千萬不要用電話聯繫大法中的事情,最好用電子郵件聯繫或者弟子之間面對面聯繫。

    中共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針對大法的,這個語音識別系統也是如此,因為自99年7-20以來,江賊和中共已經把法輪大法當成他們的頭號敵人,把迫害大法弟子當成他們的頭號任務。所以,在中共惡黨即將滅亡之際,我們除了要做好三件事、加強自己的正念外,還要加強技術上的防範作用,不要讓中共惡黨鑽了空子。


    就大搜捕中邪惡所用手機定位的招數提醒同修重視

    【明慧網2005年10月19日】十一前北京進行的大搜捕,邪惡是採取了長期跟蹤、盯梢、監聽等卑鄙的手段,特別是手機定位,有一同修出事前幾天在市郊的一條小街上走,手機響了,接時顯示「無號碼」,很快一輛神秘的轎車開過來圍著他轉了一圈,此同修發覺不對勁,馬上摘下手機電池並迅速離開(注意:一定要摘下電池,只關機不行)。

    另一同修在28日晚大搜捕時,恰巧她去外地,邪惡就開車一路跟蹤,這位同修在外地同修家住下後,半夜手機鈴響,一看是一些亂七八糟的短信,很快手機又響,顯示的是4位數的號碼(正常手機是十一位數字),並顯示「無法接通」,其實這時邪惡之徒已藉機大致定準了方位,把同修住的樓圍上了,一大早惡徒就樓上樓下幾戶人家同時敲門,同時這位同修的手機又響了,此同修沒有警覺,馬上就去接聽,邪惡就認準了這個門並開始敲門,同修隨手就打開了門,這樣即被邪惡綁架了。

    在此我們提醒同修:

    1. 和同修在一起切磋或去比較重要的地方養成摘下手機電池的習慣,如去資料點最好是在離資料點遠一些的地方就將電池摘下,讓邪惡無法定位。

    2. 如發現號碼不正常,要考慮是否是被跟蹤、定位,如可疑要立即摘下電池,並做出判斷立刻離開或原地不動,發正念,解體邪惡迫害的陰謀,像後面講到的那位同修,樓被圍上了,但邪惡還是認不準哪個門,如能摘下電池,再高密度發正念,也不會讓邪惡那麼輕易得逞。當然最主要是平時注重學法、正念正行。

    3. 如在同修群體中有手機異常現象,一定要大家同時換手機,不然新舊手機一交叉新手機又暴露了,等於沒換。

    在此還特別提醒北京地區同修:儘量避免手機對手機通話,別怕麻煩,為了自己,同時為了別人的安全,還是多使用公用電話。


    清除惡人電話監控的辦法

    【明慧網2006年1月13日】(1)手機開不開機,都可以被監聽和定位。安全的方法是先取下電池,再說話或去要去的地方。

    (2)普通電話的通話可以被錄音,不通話時普通電話是竊聽器,電話周圍的聲音可以被錄音。安全的方法是遠離有電話的地方說話,如到另外沒有電話的房間關上門說話,或拔掉電話和電信總機相連的線插頭,或把電話放在不常說話的地方。如果不方便拔掉線插頭,如到別人的家裏,可以讓打開電視或收音機大聲放音樂,讓竊聽也聽不清。三年前,在大陸一個小城市曾發生過普遍電話監聽,二、三十個法輪功學員被同時叫去問話,公安放電話錄音給他們聽,說這是你們在電話裏傳新經文的錄音。前段時間在一個大城市,有資料點十幾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也是從電話監聽開始,有線索後跟蹤。其實注意一下,就可以清除邪惡的監控。

    (3)不要用自己日常用手機和普通電話給學員手機和普通電話打電話,可用公用電話給學員手機和普通電話打電話,在電話中不要說敏感的話。明慧網以前說過很多這方面的注意。國內長途和國際長途都被監聽。

    其實注意一下,就可以清除惡人的監控,使監控失效。不是複雜的技術,而是做不做的問題,願不願為自己和他人負責的問題。也望其他同修多提供好主意,共同分享;也望明慧週刊編排這方面的注意文章,讓更多的學員知道如何清除惡人的電話監控,安全做好三件事更好救度眾生。


    給技術和上網同修的一點建議

    【明慧網2006年5月17日】邪惡最害怕的就是世人知道它的真相,因此,教給明白真相的世人和大法弟子突破網絡封鎖、在網上安全傳播九評及其他真相的技術成為技術同修義不容辭的責任。

    首先,要告訴學習者,電腦技術非常容易學,並非高不可攀的神秘事物。其實三界內出現的萬事萬物都是為今天的正法而來,只要用心去學,另外空間的正神和老師的法身都會給我們開智開慧。

    第二,儘量的耐心細緻的講解,並讓學習者當面實際操作多遍,直到真正的徹底的掌握為止。大部份學習者可能電腦基礎差一點,所以一定要耐心,要多鼓勵。因為一旦他們學會之後所起到的作用是無法估量的。比如,你給他10萬元錢,不如教給他一項謀生的技能,他會終生受益的。

    第三,自己千萬不要有顯示心。對自己的姓名,年齡,工作性質,家庭等所有個人信息儘量保密。在說話時,只教授技術不談涉及個人信息的事情就可以了。因為你是邪惡最恨之入骨的人物,一旦自己心性漏洞太大,被舊勢力抓住了甚麼漏洞,就會造成極大的損失。

    第四,要注意多學習最新的技術信息。比如,有少量在明慧網很多年以前所刊登的技術,只靠那點技術現在可能不行了。其實,在另外空間裏,封鎖與反封鎖必定是一次次的邪惡與正義的較量,但魔永遠不會高出道的。千萬不能固守原來的已經有安全隱患或過時的技術而停滯不前。要像及時升級病毒庫,升級系統安全補丁一樣升級自己的技術。不要因為甚麼方法簡單有效就一直使用,主觀上不再想學新的複雜一些的技術,切忌有圖方便、圖安逸的心。

    最後,要有足夠的安全意識。即使在海外,由於特務活動猖獗,海外大法弟子對通信的保密和安全也是非常注意的,例如用加密電話、加密郵件等等。我們大陸的大法弟子當然也要有為眾生負責的安全意識,保護別人也保護自己。


    惡黨特務們的卑鄙伎倆

    文/北京大法學員

    【明慧網2006年6月25日】前兩年,在國安的威逼下我被迫給他們當了特務,後來終於擺脫了他們。現將我親身經歷的特務們對我使用的種種伎倆和手段做個概述,也可稱作自己怎樣識別特務和特務手段的經驗介紹,揭露和曝光當今邪黨統治下的中國特務們的卑鄙、骯髒的流氓手段,同時提供給同修作為借鑑,使同修在證實法的工作中如果遇到類似情況或許可以參考,減少損失。

    特務機構中有專門的特務負責與我聯繫,要我每隔一段時間給他們交一次所謂「思想彙報」,並要求我把每天所有接觸過的人和事以流水帳的形式全部記錄下來,屆時一併交給他們。他們告訴我:如果發現任何情況,哪怕是深更半夜,也要「立即報告」。他們不敢告訴我他們的任何電話號碼和自己姓名,只告訴了我一個向他們彙報情況的呼機號,他們再通過不顯示電話號碼的電話打回來。通過這種辦法,我每個禮拜向他們電話彙報一次。可見特務是怕見光的。

    與我聯繫的這個人曾試圖到我住的地方單獨與我談話,我沒有同意,他也一直沒有得逞。他還說要「與我交朋友」,找時間開車約我出去玩等,都被我謝絕了。他們還要求我不能向任何人(包括家人)說出我被迫當特務的事。後來他們來我單位騷擾過一次,找我單獨談話,強迫我在他們從我家抄走的物品清單上簽字,在所謂「搜查證」等各種證明上簽字,並提出了一些讓我做特務的具體要求。他們還讓我工作單位人事部門及我的直接領導暗中監視我。

    開始時我與其通過電話,每次都告訴他沒有甚麼情況。我也交過一次流水帳和思想彙報。那段時間我內心非常難過。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必須統統把這些否定掉,就是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一切,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個月以後我拒絕給他們打電話和交材料,徹底否定這種特務行為,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徹底終結了這種特務行為。這期間,我沒有做過出賣同修和破壞大法的事情。

    經歷了舊勢力的各種歇斯底里的干擾和破壞,由於堅信師父和堅信大法,我最終回到真正的修煉路上,並且各方面都越來越好。但是他們對我長期或明或暗的跟蹤一直沒斷過。現在把他們的各種跟蹤手段曝光,也希望對同修能有所幫助。

    一、通訊跟蹤

    我家裏和單位的電話他們都長期竊聽,手機也不例外,即使是換了手機號碼,過一段時間他們就能再次找到我的新號碼(我多次驗證過)。

    每當我更換新手機和號碼,或者將串號改了,他們就會花一些時間來找我的新手機號碼,如果我用新手機與舊手機通過話的任何號碼一聯繫,他們就知道有一個新號碼入圍了,他們就會分析這個新號碼是否是我的。

    確認的手段有:通過旅遊、社會公益性的活動等撥通你的號碼,來採訪、諮詢或調查你的一些個人的基本情況,如果你接受他們的諮詢、採訪、調查,那麼你的這個新號碼就被特務確認出來了;第二種常用方式是:故意打錯電話到你這個新號碼上,如果你回答了,也可能被確認出來了;第三種方式是:給你發短信息,要求你把自己的姓名等信息發送到移動運營商的某個服務號碼上(為你算命或者提供免費的健康諮詢服務等),如果你照著做了,那可能你的新手機號碼也被確認出來了。如果一個新手機號碼要避免被國安確認出來,前提是手機得更換,或者改變現有手機的串號,並不要再打以前打過的任何一部電話(包括座機),說白了就是保證新號碼不被感染。

    我自己家裏、單位、親朋好友的座機、手機都先後不同程度的被他們竊聽著,有時候打電話時都能感覺到不正常,主要表現在有雜音、斷線、聲音過小等。在通訊方面邪惡是無孔不入的。如果手機被他們監聽了,他們基本上隨時都知道你的情況,我有幾次用被竊聽的手機聯繫親朋好友聚會或聚餐,幾乎每次都是我剛到場就有一幫國安便衣特務在周圍布控了,並且他們動作非常迅速,一般他們是直接開車過去,有時候在你出發的路上就死死跟上你了。很多時候,手機就是他們的一台監聽器(同修撰文多次提過)。

    二、動用各種人員跟蹤

    如果你是他們的控制對像,你又和兩個以上的人在一起,很多時候,會來一群特務來跟蹤你,並且會分布在各種不同的位置上(交叉路口,門口,各樓層間等),他們還會在車上從遠處暗暗監視你。如果你與他人交換東西或講話,他們就會湊到你跟前甚至試圖與你貼身,如果你打電話,就會有人在你旁邊假裝看報紙,聽你在講甚麼。

    有時候他們還會給你照相,存檔。在我被釋放前他們就給我照了相,錄了相,也留下了指紋,其實都是為了將來監控和迫害用的。

    很多時候,我要出去幹甚麼的時候,長期暗中潛伏在家門口的特務(一般來說,國安特務會把你家附近的鄰居或居委會之類的買通或者串通好)緊緊跟隨我,當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馬上又換另一個人來跟蹤。這些人一般都用手機相互聯繫,有時也採用其他通訊方式,如果你在他附近時,他們就發短信相互聯繫、跟蹤。

    如果你騎自行車,那他也會騎自行車跟蹤(這種形式的跟蹤多半由被收買的閒散人員承擔),當然國安特務也會開車在路口等你。

    如果他們知道你要乘公交車,那麼你還未到公交車站他們就已經有人在車站等你了,他們有時候也會跟你坐同一輛公交車尾隨你,多數時候不會,他們只是知道你坐了哪輛車,國安特務便開車一路尾隨你所乘坐的公交車,或者通知下一個特務在下一站或者下兩站上車來繼續跟蹤你,如果特務知道你下車的地點,那麼會有特務在你下車的地方等你。

    如果你朝著一個明確的地方走過去,往往會一個特務冒出來走在你前面,或身後跟你(他們好像傾向走在你的前面,這樣不至於引起你的懷疑),有的時候你的前後都有。這些人好像一直都在關注著你,不時的看你,他們精力不集中,東張西望,有時候裝作在附近看東西,看報紙的都有。一般行人都有一個明確目標,一直往前走,周圍有甚麼,發生了甚麼都不太會太關注,這些人手中經常拿著包或其他甚麼東西,或者幾個人邊走邊說話,而特務一般是一個人,且男的多。如果有女的,一般是國安特務,並且還會有另一個男特務陪著,裝作一對伴侶。

    當特務的各種年齡段的人都有,從十幾歲到六、七十歲的都有,年輕和中年的居多。他們多數都抽煙(尤其國安特務),戴眼鏡的、公務員模樣的、文靜的幾乎都是國安特務;閒散人員、民工模樣的都是國安招募的特務;十幾歲的小青年也是國安招募的特務。特務們手中除了手機、報紙或許還有一瓶水,就沒甚麼了,走路一般是走走停停,東張西望,或者時不時關注他們盯梢的人,或者臉色鐵青的在假裝看甚麼。老特務臉皮比較厚,也很油條,有時擠到你身邊來偷聽也不害臊,你就是盯著他看他也不害臊,多數特務你只要盯住看他,他馬上會本能的轉過臉迴避,或者顯得不自在(這種方法也可以採用來鑑別特務)。一般雙休日、節假日國安特務出來跟蹤的多,基本都是開車出來,平日除非他們知道你要與其他人聚會或約會,會引來一幫國安特務外,基本都是他們招募的(領工資)的雜牌特務在跟蹤。如果對著這些特務近距離發正念,他們多半都受不了,會有反應,或迴避,或逃走。

    所以,是否自己被特務跟蹤,一般都可以判斷的。要鑑別哪些是特務,只要多注意留心,一般是不難鑑別的,況且還有師父的慈悲點化。

    其實找出特務也有一些辦法,可以舉個典型例子:如果發現有人跟蹤時,徑直往前走,然後猛然停住或者往回走,假裝辦點甚麼事情,在這種情況下跟蹤你的特務還來不及迴避,就會顯的不自然,就被你定位出來了;如果懷疑特務走在你前面,如果你停止不走,他可能也會停下來假裝看甚麼「等你」,反正他始終惦記著你,時不時的看看你,因為你是他的目標。

    如果你的前後都有特務,也有辦法,可以突然改變你的方向,這樣注意你前後是否同時有人跟著你走,還可以一直走,走到人很少的地方,這樣這前後的特務就很容易定位出來了。很多時候,他們發現你認出他時,馬上會換另外的人來盯你。如果你定在一個地方不動,想確認一下身邊是否有特務,你可以主動找某個人講幾句話或聊天,或者打自己的電話大聲聊天或在附近買點甚麼,這時如果突然有人出現在你旁邊來聽,或者假裝看報紙等,那麼他就是跟蹤你的特務了,還要注意有時有多個特務在場,不見得只有一個。

    當你要甩掉特務時,一定要想到偉大的師尊,師尊會給我們各種智慧,也可以採用神通靈活的甩掉他們。舉個例子:如果我想甩掉跟蹤自己的特務,就把他帶到自己比較熟悉而交通複雜的地段,而且是一般特務不太熟悉的地段,兜幾個圈,把特務兜糊塗,發現沒有跟蹤後,從你熟悉的地方迅速離去。搭出租車,或者頻繁的換幾次公交車施計走脫也是很容易的事。

    如果特務緊緊的貼身跟你不放,就要十分注意了,很可能是邪惡要綁架你了。在危難時,不慌不亂,穩住心,想到師尊,一般都是能脫險的。

    以上內容,可能對於在外發資料的同修也會有些幫助,不足之處望同修們補充,不正之處望同修們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