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寶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6年6月23日】小寶今年快五歲了。她的父母都是大法弟子,幾年來她們一家和我一樣在1999年開始的這場全面迫害中居無定所,所以小寶至今沒有戶口、也沒有正式註冊的名字。但是,因為有了大法,小寶在健康的成長著。以下是小弟子小寶修煉中的一些故事。

一、心中裝著他人的小弟子

2004年8月末,我再次來到小寶家。我坐在她身邊,她熱情的把一個小塑料袋拿給我,示意讓我吃裝在裏邊的小柿子。我拿一個大的遞給她,她卻讓我先吃,而後,我又遞給她一個,她又說:「我要小的。」她還不到三週歲,遇事總能先想到別人。

一天晚飯時,他們一家和同修圍在桌前吃飯。她看見我還在廚房忙呢,就連喊了我幾聲:「阿姨,來吃飯。」

還有一天,一個同修沒穿拖鞋坐在電腦前看資料,她忙拿起一雙拖鞋送到腳下,並提示:「叔叔,穿鞋,涼!」

一次,我們集體學法時,她外公在廚房做飯時碰破了手指。吃飯時,她媽媽見到老人手指出了血,很關心的問了原由,小寶在一旁沒吱聲,轉身拿來一塊餐巾紙遞給外公,示意外公把手包上。

不僅在生活瑣事中她這樣做,在我們修煉要做的三件事中,她做的也很出色。一次學法後,大家整點發正念,小鬧表報時後,她忙從另一個房間過來關照說:「立掌!」還有一回我們集體學法之前,我和她媽媽到另一房間談事情,不一會兒,她過來告訴我們:「發正念啦!」

有天晚上,她在幼兒園看到小表姐和一個剛剛得法的阿姨在看電視,她對兩人說:「學法去。」讓她們兩人意識到:執著看電視是不對的,是該學法了。

二、知錯能改的小寶

雖然小寶很乖,畢竟才三歲。我們都非常疼愛她,經常告訴她修煉人應該怎樣做。一天,她媽媽抱著她去排尿,我對她說:「小寶,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總讓媽媽抱著尿。」當時她很不高興,並用眼睛瞪我,那個神態十分好笑,不過我沒有笑。

幾天後,我和她交流說:「小寶,阿姨告訴你:那天你瞪阿姨是不對的,因為那是變異的東西,是我們修煉人要修去的東西。再說,你已經三歲了,自己坐尿罐尿尿是可以的。」她很認真的聽完,從此都是自己去坐尿罐尿尿了。

三、「我也要學法」的小寶

我們學法、發正念時,小寶從來不鬧,自己邊聽邊玩。一次下午6點發正念,她睏了,就自己把兔子玩具擺在身邊,頭枕著沙發扶手,用坐墊把下半身蓋上,自己睡著了,沒有打擾大人。

大約在三歲半大的時候,媽媽帶姐姐參加寒假的小弟子學法小組,她隨著去玩。下午6點發正念時,一天沒睡覺的小寶困的依偎在媽媽的身上睡著了。另一個房間的小弟子要學法了,小寶在睡夢中聽到了,睜開眼睛問媽媽:「學法幹甚麼呀?」媽媽回答道:「小功友學法為了救眾生。」她說:「媽媽,我也要學法」。然後,娘倆來到學法的房間和小弟子共同學法。她精精神神的坐的很直,認認真真瞪大眼睛沒有了一絲睏意。學到第二講的三分之一時,她媽媽給她穿襪套,她才起身邊玩邊聽。

四、交流

由於小寶心中裝著法,每遇到甚麼事的時候總是能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有一天,我們四個同修談修煉體會。她爸爸對她媽媽的態度很生硬,媽媽有些動氣了,頂撞了幾句。小寶看到後對媽媽輕聲說:「把心放下。」我們又嘮了一會兒,她又輕聲問媽媽:「沒事吧?」當然,媽媽心裏全明白自己該如何做了。

有一段時間,小寶爸爸總愛和媽媽發脾氣,雖然也知道不對,還時常控制不住自己。一次爸爸問小寶:「爸爸總和你媽媽發脾氣,對不對呀?」小寶回答:「那是別人。」她爸爸會意的笑了,也知道這是後天的自己,該修去的東西。

不久的一天,小寶的爸爸談一件事,帶著自己的情緒和看法說了幾句。小寶聽到後說:「聽法吧!我不愛聽爸爸說話。」他爸爸馬上意識到自己的不足說:「我的情緒不對勁,有點怨。」小寶提醒到:「師父不生氣,爸爸生氣。」

五、給師父拜年,修煉勇猛精進

2005年要過年時(那時她三歲半多點),她聽到大家談論要上網給師父拜年。她也知道敬師,當時便雙手合十對著師父說:「師父好!」就這樣,小寶當時向師父問候的照片在明慧網上刊登出來。

小寶在方方面面都很精進。2005年3月的一天,我們在一個同修家學法,中途媽媽出去和另一個同修坐在方廳的沙發上。小寶看到後,對媽媽說:「媽媽進屋吧(學法去)。」媽媽沒有動。她又對另一個同修說:「阿姨進屋吧。」這個同修也沒動。

小寶見媽媽兩眼盯著電視在看,她就站在電視前,想擋住媽媽的視線,媽媽似乎沒察覺。只見小寶又舉起了雙手,想更大面積的擋住電視。媽媽突然意識到小寶的用意,這時小寶說:「我把電視關了?」

小寶過完四歲生日不久,我為小寶照了幾張發正念的照片。小寶可高興啦,她把這些照片裝在電腦裏,經常自己欣賞。也就是從那時以後,她和父母一起發正念時間能保持20多分鐘啦。

六、小寶的正念正行

小寶做證實法的事從不馬虎,認真負責。2005年8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把一些有關揭露迫害的資料送去。當時她的爸爸媽媽不在家,我把東西交給了她姐姐。第二天早上,小寶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拿這些東西,並且忙說:「阿姨來了。」媽媽問她甚麼事,她說:「這是……」媽媽甚麼都明白了。

一次,我用完筆後忘了放回兜裏。幾天後我再去時,她急忙把這支筆遞給我,告訴我這是我落在她家的。

小寶在正法中不僅處處為別人著想,而且正念很強。2005年底,小寶的姐姐過生日。可是媽媽突然間覺得身體的骨頭都軟了似的,拿不成個兒了,連手都挺不住,昏睡過去了,更顧不上姐姐的生日了。小寶發現媽媽不對勁,歪著頭看看媽媽,關心的用手捏捏肩,搖搖這兒、推推那兒。當時媽媽說:「不行了,挺不住了。」便躺在那兒。小寶提醒媽媽:這是邪惡迫害,發正念,不行還發,不行還發,不行還發。媽媽歪著身子,強挺著堆著發正念。一個整點接一個整點就是發正念。10點鐘她姐姐回來時,再看媽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全好了。

有一天晚上,小寶的姐姐腿疼的直哭,小寶沒吱聲,坐那默默的發正念。後來她變了一個位置,面對著姐姐端坐著雙盤立掌靜靜的發正念。後來媽媽也來發正念。沒過5分鐘她姐姐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小寶現在還不到五週歲,可是在電腦的操作上,我是甘拜下風的。

她有兩個小表姐,經常和她一起玩,可是有時她會叫串她們的名字,因為她根本記不住。有一次媽媽讓她拿鍋蓋,她就站在鍋蓋前卻不知所措,她不懂甚麼叫「鍋蓋」。可是她在電腦上自己摸索會很多東西。四歲半的時候開始教我怎樣使用「Word」文檔、怎樣畫畫……語言也很豐富,恰到好處。還叫我和她爸爸媽媽怎樣在電腦上錄音,她還做示範,並告訴我們:把嘴貼近電腦聲音會更大一些。我提議她媽媽唱一首「為你而來」錄上後,她又放給我們聽,效果很好。我們三人鼓掌歡迎,鼓勵她繼續努力。最後送我走的時候,她還熱情的再三追問:你學會了嗎?

幾天前,她又教我安裝「防火牆」,過程中有一個程序沒有按照她爸爸說的做,被輕輕的拍了一巴掌,當時有點下不來台,委屈的撲在媽媽的懷裏哭了起來。我告訴她:該提高心性了。一會兒,就又坐在電腦前繼續操作教會了我。

小寶從兩歲開始擺弄電腦,雖然不識字,她爸爸的形像教學使小寶學得很快。如把英語的「O」說成「大圈」,數字的「0」說成是小圈等等。

大法賦予她智慧,現在她能熟練的打印《明慧週刊》、上網、下載、安裝程序、放碟等。一次自己畫了一個「山」,指著它說:金山快譯。

在小寶的身上再一次展現了大法的神奇,小寶用自己的正念正行證實了大法。讓我們珍惜這宇宙開天闢地僅有的機緣,抓緊時間,精進實修吧!


篇後:《小寶的修煉故事》背後的故事

2004年3月下旬,我剛把《小寶的修煉故事》交給上網的同修,邪惡在我家附近蹲坑並抄家,對我進行瘋狂迫害。我不得不再一次離開了我們的學法小組,當時小寶還不滿三週歲。在這不滿三年的時間裏,我和小寶一家的學法小組被迫三次長時間分離。

第一次是在2001年5月8日,我被綁架關押到勞教所,那時小寶還沒滿月。當我從魔窟闖出來的時候,小寶已經7個多月了,她已經能坐在我們的懷裏一起學法了。她從來不哭不鬧,非常招人喜歡。雖然他們一家因為信仰「真善忍」,父母被剝奪了工作的權利且居無定所,但是我們的學法小組卻從來沒有間斷過。

第二次是在2002年3月20日,邪惡到處找我,我不得不再一次和小寶分開。2002年7月末我再次回到這個集體中的時候,小寶已經滿地跑了,這次分別了5個多月。

2004年8月20日,我挪著艱難的腳步來到小寶家,想著自己終於回到我們證實法的環境中,別提我有多高興啦。可是當我看到小寶時,她卻一句話也沒有。原來她正在發燒,已經幾頓不能吃飯了。我摸著她滾燙的小手和她說話,能看得出來她沒有忘記我,只是沒有能力回答我的問話。我就和她爸爸媽媽一同發正念清理迫害她的黑手爛鬼。很快她就精神起來了,要吃的,並指著腿上的一塊傷,告訴我是怎麼弄的。

她說話比較晚,但現在已經能連上句子說話了。我誇獎她有進步。她媽媽告訴我,在我們分開的這段時間裏小寶進步可大了:小寶站在自家的窗台前「抱輪」,還在窗台前高喊「法輪大法好」,用她自己的行為證實大法;有時和爸爸一起去發真相資料;還學會了電腦的簡單操作……

小寶生逢大法洪傳時期,幸運的成為正法時期小弟子,有幸我們結緣助師正法,我們都在師父的看護下做著自己該做的事。幾年來她們一家和我一樣居無定所,小寶沒有戶口、沒有正式註冊的名字,這是我們民族的恥辱啊!

慈悲的師尊,偉大的佛法,造就了數千萬走在證實法路上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包括大法小弟子,所做的每一件事也是修煉人心性的體現,是大法威德的體現。今天我把小寶這位小弟子的故事講給您聽,希望您珍惜大法、珍惜大法修煉的機緣。

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有責任帶好小弟子,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眾生,早日結束這場邪惡的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