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小弟子


【明慧網2006年5月11日】我是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二歲。在我兩歲的時候,爸爸媽媽就已經修煉大法了。我從小就知道了要按大法標準「真、善、忍」來做人,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在大法中修煉。

上小學二年級時,我的耳朵裏面很痛,紅腫得很厲害,而且發高燒,媽媽告訴我這是消業,我忍著疼痛,堅持去上學。一天下課後,兩個男同學打鬧著玩,一耳光打在我的耳朵上,我痛得眼淚直流,但我一聲沒吭。剛好老師來了,同學就告訴老師說我被打哭了。我想這個同學在幫我消業呢,我怕他受老師批評,就趕緊離開了。到了晚上,我的耳朵流出了許多膿血,第二天就好了,再也不疼,燒也退了。

有一次我哥哥告訴媽媽說有人欺負他,我就對哥哥說:「你要忍,而且要告訴他,不能再欺負人,欺負人要失德。」哥哥說:「不能這樣說,因為他在幫你提高,一舉四得。」我們兩人各執己見,都說對方是錯的。媽媽說:「你們都是對的,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你們都是站在自己的層次中的認識,都沒有錯。」就這樣,我慢慢的明白了許多法理,在後來的修煉中,我修掉了很多的執著心,包括妒忌心、歡喜心、顯示心、爭鬥心。只要有我過不去的關、執著心出來時,媽媽便會說:「你是個小弟子,這點事你還過不去嗎?師父在身邊看著你呢。」我馬上就不作聲,向內找了,有時忍不住,便強忍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時我七歲,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我爸爸媽媽都因為上訪而被關押,我就不能上學,只好回老家去了。因為家裏沒有人,我和哥哥只好在叔伯奶奶家東一餐西一餐地吃了十幾天,村裏人都說我爸媽被抓去坐牢。我總是流著淚說:「我爸媽不是去坐牢,他們是在修煉。」那個日子好難過啊。我總是很想念媽媽,我就求師父幫忙,十幾天後,奶奶回來了,我們魔難才結束,再後來,爸爸媽媽一個一個都回來了。

講真相的時候我和兩位小弟子一起,也學著媽媽他們的樣子經常出去講,在牆上用粉筆寫:法輪大法好。看見人就告訴他們: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佛法,會保護你們平平安安。他們都點頭,有的人還說謝謝。我們心裏很高興,因為他們得救了。

有一段時間我不精進,不愛學法煉功,師父就在夢中點化我:我夢見爸爸媽媽,還有哥哥他們都飛上天圓滿了,我卻怎麼也飛不上去,我就大哭起來,哭啊哭啊,哭醒了。我便告訴媽媽,媽媽說:「師父見你不精進,在點化你,幸虧是在夢裏,要是真的,你哭也沒有用了,趕快好好修煉。」以後我又開始精進了。

後來師父講法中又告訴我們要叫人退黨,我就把我班上的同學大部份勸的退出了少先隊,叫他們知道大法好。有不信的同學,我就把他們帶到媽媽那裏讓媽媽跟他們講,他們就都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有一次學校要求全部學生都戴紅領巾,不戴就不准進校門,我堅持不戴,而且發正念,過一段時間,學校就不管了。

我們學法點的阿姨們都開始背書,我以前背過《洪吟》,背《轉法輪》我開始覺得難,到後來看見《明慧週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很受鼓舞,就開始跟媽媽一起背,現在已背到《轉法輪》第三講,我計劃今年一定要背完。

我很愛看《明慧週刊》上小弟子寫的文章,我覺得他們修的真好。我希望小弟子們多寫一些文章讓我們交流,讓我們共同提高,比學比修,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