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黨特務們的卑鄙伎倆


【明慧網2006年5月9日】前兩年,在國安的威逼下我被迫給他們當了特務,後來終於擺脫了他們。現將我親身經歷的特務們對我使用的種種伎倆和手段做個概述,也可稱作自己怎樣識別特務和特務手段的經驗介紹,揭露和曝光當今邪黨統治下的中國特務們的卑鄙、骯髒的流氓手段,同時提供給同修作為借鑑,使同修在證實法的工作中如果遇到類似情況或許可以參考,減少損失。

特務機構中有專門的特務負責與我聯繫,要我每隔一段時間給他們交一次所謂「思想彙報」,並要求我把每天所有接觸過的人和事以流水帳的形式全部記錄下來,屆時一併交給他們。他們告訴我:如果發現任何情況,哪怕是深更半夜,也要「立即報告」。他們不敢告訴我他們的任何電話號碼和自己姓名,只告訴了我一個向他們彙報情況的呼機號,他們再通過不顯示電話號碼的電話打回來。通過這種辦法,我每個禮拜向他們電話彙報一次。可見特務是怕見光的。

與我聯繫的這個人曾試圖到我住的地方單獨與我談話,我沒有同意,他也一直沒有得逞。他還說要「與我交朋友」,找時間開車約我出去玩等,都被我謝絕了。他們還要求我不能向任何人(包括家人)說出我被迫當特務的事。後來他們來我單位騷擾過一次,找我單獨談話,強迫我在他們從我家抄走的物品清單上簽字,在所謂「搜查證」等各種證明上簽字,並提出了一些讓我做特務的具體要求。他們還讓我工作單位人事部門及我的直接領導暗中監視我。

開始時我與其通過電話,每次都告訴他沒有甚麼情況。我也交過一次流水帳和思想彙報。那段時間我內心非常難過。通過學法,我認識到必須統統把這些否定掉,就是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一切,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一個月以後我拒絕給他們打電話和交材料,徹底否定這種特務行為,也就是從那時候起徹底終結了這種特務行為。這期間,我沒有做過出賣同修和破壞大法的事情。

經歷了舊勢力的各種歇斯底里的干擾和破壞,由於堅信師父和堅信大法,我最終回到真正的修煉路上,並且各方面都越來越好。但是他們對我長期或明或暗的跟蹤一直沒斷過。現在把他們的各種跟蹤手段曝光,也希望對同修能有所幫助。

一、通訊跟蹤

我家裏和單位的電話他們都長期竊聽,手機也不例外,即使是換了手機號碼,過一段時間他們就能再次找到我的新號碼(我多次驗證過)。

每當我更換新手機和號碼,或者將串號改了,他們就會花一些時間來找我的新手機號碼,如果我用新手機與舊手機通過話的任何號碼一聯繫,他們就知道有一個新號碼入圍了,他們就會分析這個新號碼是否是我的。

確認的手段有:通過旅遊、社會公益性的活動等撥通你的號碼,來採訪、諮詢或調查你的一些個人的基本情況,如果你接受他們的諮詢、採訪、調查,那麼你的這個新號碼就被特務確認出來了;第二種常用方式是:故意打錯電話到你這個新號碼上,如果你回答了,也可能被確認出來了;第三種方式是:給你發短信息,要求你把自己的姓名等信息發送到移動運營商的某個服務號碼上(為你算命或者提供免費的健康諮詢服務等),如果你照著做了,那可能你的新手機號碼也被確認出來了。如果一個新手機號碼要避免被國安確認出來,前提是手機得更換,或者改變現有手機的串號,並不要再打以前打過的任何一部電話(包括座機),說白了就是保證新號碼不被感染。

我自己家裏、單位、親朋好友的座機、手機都先後不同程度的被他們竊聽著,有時候打電話時都能感覺到不正常,主要表現在有雜音、斷線、聲音過小等。在通訊方面邪惡是無孔不入的。如果手機被他們監聽了,他們基本上隨時都知道你的情況,我有幾次用被竊聽的手機聯繫親朋好友聚會或聚餐,幾乎每次都是我剛到場就有一幫國安便衣特務在周圍布控了,並且他們動作非常迅速,一般他們是直接開車過去,有時候在你出發的路上就死死跟上你了。很多時候,手機就是他們的一台監聽器(同修撰文多次提過)。

二、動用各種人員跟蹤

如果你是他們的控制對像,你又和兩個以上的人在一起,很多時候,會來一群特務來跟蹤你,並且會分布在各種不同的位置上(交叉路口,門口,各樓層間等),他們還會在車上從遠處暗暗監視你。如果你與他人交換東西或講話,他們就會湊到你跟前甚至試圖與你貼身,如果你打電話,就會有人在你旁邊假裝看報紙,聽你在講甚麼。

有時候他們還會給你照相,存檔。在我被釋放前他們就給我照了相,錄了相,也留下了指紋,其實都是為了將來監控和迫害用的。

很多時候,我要出去幹甚麼的時候,長期暗中潛伏在家門口的特務(一般來說,國安特務會把你家附近的鄰居或居委會之類的買通或者串通好)緊緊跟隨我,當我發現他們的時候,他們馬上又換另一個人來跟蹤。這些人一般都用手機相互聯繫,有時也採用其他通訊方式,如果你在他附近時,他們就發短信相互聯繫、跟蹤。

如果你騎自行車,那他也會騎自行車跟蹤(這種形式的跟蹤多半由被收買的閒散人員承擔),當然國安特務也會開車在路口等你。

如果他們知道你要乘公交車,那麼你還未到公交車站他們就已經有人在車站等你了,他們有時候也會跟你坐同一輛公交車尾隨你,多數時候不會,他們只是知道你坐了哪輛車,國安特務便開車一路尾隨你所乘坐的公交車,或者通知下一個特務在下一站或者下兩站上車來繼續跟蹤你,如果特務知道你下車的地點,那麼會有特務在你下車的地方等你。

如果你朝著一個明確的地方走過去,往往會一個特務冒出來走在你前面,或身後跟你(他們好像傾向走在你的前面,這樣不至於引起你的懷疑),有的時候你的前後都有。這些人好像一直都在關注著你,不時的看你,他們精力不集中,東張西望,有時候裝作在附近看東西,看報紙的都有。一般行人都有一個明確目標,一直往前走,周圍有甚麼,發生了甚麼都不太會太關注,這些人手中經常拿著包或其他甚麼東西,或者幾個人邊走邊說話,而特務一般是一個人,且男的多。如果有女的,一般是國安特務,並且還會有另一個男特務陪著,裝作一對伴侶。

當特務的各種年齡段的人都有,從十幾歲到六、七十歲的都有,年輕和中年的居多。他們多數都抽煙(尤其國安特務),戴眼鏡的、公務員模樣的、文靜的幾乎都是國安特務;閒散人員、民工模樣的都是國安招募的特務;十幾歲的小青年也是國安招募的特務。特務們手中除了手機、報紙或許還有一瓶水,就沒甚麼了,走路一般是走走停停,東張西望,或者時不時關注他們盯梢的人,或者臉色鐵青的在假裝看甚麼。老特務臉皮比較厚,也很油條,有時擠到你身邊來偷聽也不害臊,你就是盯著他看他也不害臊,多數特務你只要盯住看他,他馬上會本能的轉過臉迴避,或者顯得不自在(這種方法也可以採用來鑑別特務)。一般雙休日、節假日國安特務出來跟蹤的多,基本都是開車出來,平日除非他們知道你要與其他人聚會或約會,會引來一幫國安特務外,基本都是他們招募的(領工資)的雜牌特務在跟蹤。如果對著這些特務近距離發正念,他們多半都受不了,會有反應,或迴避,或逃走。

所以,是否自己被特務跟蹤,一般都可以判斷的。要鑑別哪些是特務,只要多注意留心,一般是不難鑑別的,況且還有師父的慈悲點化。

其實找出特務也有一些辦法,可以舉個典型例子:如果發現有人跟蹤時,徑直往前走,然後猛然停住或者往回走,假裝辦點甚麼事情,在這種情況下跟蹤你的特務還來不及迴避,就會顯的不自然,就被你定位出來了;如果懷疑特務走在你前面,如果你停止不走,他可能也會停下來假裝看甚麼「等你」,反正他始終惦記著你,時不時的看看你,因為你是他的目標。

如果你的前後都有特務,也有辦法,可以突然改變你的方向,這樣注意你前後是否同時有人跟著你走,還可以一直走,走到人很少的地方,這樣這前後的特務就很容易定位出來了。很多時候,他們發現你認出他時,馬上會換另外的人來盯你。如果你定在一個地方不動,想確認一下身邊是否有特務,你可以主動找某個人講幾句話或聊天,或者打自己的電話大聲聊天或在附近買點甚麼,這時如果突然有人出現在你旁邊來聽,或者假裝看報紙等,那麼他就是跟蹤你的特務了,還要注意有時有多個特務在場,不見得只有一個。

當你要甩掉特務時,一定要想到偉大的師尊,師尊會給我們各種智慧,也可以採用神通靈活的甩掉他們。舉個例子:如果我想甩掉跟蹤自己的特務,就把他帶到自己比較熟悉而交通複雜的地段,而且是一般特務不太熟悉的地段,兜幾個圈,把特務兜糊塗,發現沒有跟蹤後,從你熟悉的地方迅速離去。搭出租車,或者頻繁的換幾次公交車施計走脫也是很容易的事。

如果特務緊緊的貼身跟你不放,就要十分注意了,很可能是邪惡要綁架你了。在危難時,不慌不亂,穩住心,想到師尊,一般都是能脫險的。

以上內容,可能對於在外發資料的同修也會有些幫助,不足之處望同修們補充,不正之處望同修們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