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議人士敘述被關精神病院期間見聞

【明慧網2006年5月9日】(明慧記者報導)現居住在德國的異議人士王萬星曾經因為1992年公開呼籲平反「六四」而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北京安康醫院(關押刑事犯人的精神病院,同時也關押有政治犯和法輪功學員)十三年。去年八月通過國際社會的努力,他來到德國和家人團聚。

在安康醫院期間有兩三年的時間,王萬星由一位在那裏工作的男護士看管,同時他也是警察。這個護士兼警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因為來自公安部內部迫害法輪功的壓力越來越大而被迫辭職。王萬星曾許諾這名法輪功學員,如果他有朝一日能從安康醫院出來,他將把這位法輪功學員的事情公布於眾。他在安康醫院裏還見到過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關押。

在安康醫院,王萬星還經歷了另外一件和法輪功有關的事情。2001年12月16日中共媒體播放了污衊法輪功的「傅怡彬弒父殺妻案」,其中的主角傅怡彬在這之後也被關進了安康醫院。王萬星在傅清醒的時候和他交談,發現他不是法輪功學員。

下面是王萬星的自訴,由明慧記者整理。

「我因為在天安門廣場呼籲平反六四而在1992年被捕,後來被關進北京安康精神病院。說我是政治偏執狂,在外國這根本就不被看作是精神病。2002年7月22日,我到了一科三班,在那裏有一個叫靳國強的男護士,同時也是警察,負責照料我。他四十歲左右,我們有過很多次深入的交談,他和我說他煉法輪功。他的妻子和孩子也煉。他還和我談了很多關於法輪功的事,比如真善忍呀。

當時安康醫院的護士都同時也是警察。在全國各地有二十多個安康醫院,是公安部辦的,專門關有精神病的罪犯,還有我這樣的政治犯和法輪功學員。在2004年底,2005年初之前,那裏的護士都是警察。但後來有一些外界的壓力,比如他們說,如果護士都是警察的話,那麼就無法和國際接軌。所以他們也招了一些護校畢業的。

大家都知道靳國強煉法輪功,但一開始單位一直能夠容忍他,也許因為他工作的特別出色。在他沒有被迫辭職之前,他還被評為先進護士。他對病人特別好,口碑也非常好。他對我也非常好,把我當作朋友一樣,和我交流。當他想去天安門為法輪功上訪的時候,我很不希望他去,因為我知道去的結果就是被抓起來。我就勸他,如果他去天安門為法輪功上訪,就沒有人能這麼好的照顧我了,我還對他說,如果我能出去,我會把他的事情說出來。後來他沒有去天安門。他的妻子,好像是叫李桂芬,她去了,結果被送到了勞教所一年半。他們的孩子還很小,當時好像是還在上小學。

但到了2004年,公安局內部有一個文件,說繼續修煉法輪功的,一律開除公職。結果他們醫院內部開會,靳國強感到了很大的壓力,就被迫辭職了。

之後我也不知道他去哪裏了。我就給安康醫院院長、公安局、公安部寫信,告訴他們靳國強的事情,還告訴他們,迫害法輪功失去了民心。我不斷的在寫信。

另外一件事,就是前幾年出了一個甚麼‘傅怡彬殺人案’,我那時候聽廣播,這個傅怡彬說他是法輪功學員。後來他也被關到安康醫院,因為所有有精神問題的刑事犯都送到安康醫院。他在一科二班,我在一科三班,我就找機會找到他,問他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因為我知道中共的話都是不能信的,但我想找到證據。他就跟我說,他以前煉過很短的一段時間,但後來就不煉了。他殺人已經是在他不煉法輪功以後的事了。

在安康醫院我還見到了兩名女法輪功學員,在2003年到2004年她們大約被關了一年時間,後來就不知道去了哪裏。但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我就不知道了。我向別人打聽她們有沒有被虐待,說是沒有,但我也不知道有沒有。

我在這裏能為他們說一些話,很多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沒有人知道他們。那些被迫害死的,就更說不了甚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