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西北監獄的一點情況

【明慧網2006年5月20日】2000年5月上訪時,當地駐京辦的人問我說:怎麼處理你才好?這裏他打了一個電話。回來告訴我,上級新命令,要把你們這些人都送大西北,讓你們自生自滅。後來我回家了。

被勞教後,當地公安告訴我家人是公安部下令抓我的,還說轉化不轉化都不要緊,這人是要送監獄的。我也沒往心裏去。後來長時間我沒有轉化,惡警陳素萍告訴我說上頭有文件,要往西北送人,要年輕的,有文化的,說我正符合條件。還說你們這些有文化的就應該送那地方,還告訴我了一些很嚇人的刑罰。我當時以為他們嚇唬我。但是這話其它很多惡警也都在說,反覆說了好多次,我相信確實是有這樣的文件。

她們甚至常常歇斯底里的在走廊裏大喊:把你們都送西北,送西北。幾乎每個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都聽到過陳素萍的這種叫罵。後來她們讓我寫對大法的認識,我就寫了,她們都收集起來,有一天惡警告訴我,你寫的這些我們都收集起來,好把你往監獄送。一個人被派去幫忙整理材料,回來告訴我確有此事。我對她們說我沒犯甚麼法,怎麼會進監獄,她們的意思是有秘密監獄,不需要經過甚麼審判。

2001年女二所一大隊來了一個年輕美麗的青島平度的女學員,30多歲,面色紅潤。始終不轉化。2003年兩年期滿後,青島市公安局的警車來把她接走。通常學員都是家人接走,最多是當地的610,這個平度農村的學員是被青島市公安局的車戴著手銬接走的。她離婚了,沒有家人。主管迫害她的惡警李英有一天詭秘的對我說:你知道××(我不想寫她的名字)去哪兒了嗎?好像想告訴我甚麼,但是又不可以說,停了一會兒說:反正沒回家。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直接被判刑進監獄是不可能的,有的會被送當地洗腦班,學員來來往往,都能證實這些消息,惡警也很願意這樣講。如果她進了洗腦班,惡警會四處宣傳這個人還在被洗腦。如果她反迫害流離失所,惡警是絕對不會對我們講這樣的消息的。惡警想暗示我這個學員的處境很壞。那麼是甚麼情況呢?當時惡警那種詭異的表情很深的印在我腦子裏。

我有理由相信西北存在著這樣的秘密監獄。如果平度的學員能看到這個消息,請幫助找一找這個人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