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調查真相委員會及世界正義人士來中國大陸實地調查


【明慧網2006年5月13日】

尊敬的調查真相委員會:您好!

我叫滕英芬,女,47歲,中專文化,原山東省招遠市自動化儀表廠職工,家庭住址招遠市電業局家屬樓五號樓311室。下面簡述一下我全家遭受中共惡黨迫害的事實,作為調查證據,協助調查。

1999年7月20日,我和丈夫及女兒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招遠市警察抓回。從此家無寧日,我和丈夫的單位及招遠市組織部、婦聯等輪番騷擾,被強迫寫保證書放棄修煉大法,居住被監視,電話被監控,每到所謂的敏感日就遭到騷擾,幾年來一直是這樣,招遠市電業局的保衛人員甚至拿墊子鋪在家門口日夜看守,無法過上一天正常人的生活。

2001年1月19日,我們一家三口又去北京上訪,結果被警察拳打腳踢後綁架到了天安門分局,後被招遠駐京辦戴手銬拉回招遠羅峰派出所,我被非法關押23天後,又被非法拘留15天,期間被招遠組織部開除黨籍,被原單位招遠自動化儀表廠開除了工職。丈夫孫國被非法關押20天後,又被連續非法拘留2個月,期間被招遠610罰款1萬元,被招遠組織部開除黨籍。女兒被非法關押一天一夜後,在家人的多方活動下才被釋放,後被學校撤了班長等職務。丈夫在招遠看守所被非法拘留期間,失去人性的610惡警對他刑訊逼供,搧耳光,用腳踢,用電棍電他長達兩個多小時,過電時身體被折磨得縮成一團,痛苦無法言表,當時心想活不成了,遭電刑後幾天幾夜吃不下飯,只想嘔吐,從看守所出來後,手指被電燒焦的傷口還沒有癒合,瘦的皮包骨。就是這樣,他原單位電業局又伙同610將他強制送到了洗腦班,長時間不讓睡覺,強迫看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強制洗腦,還強迫他當「幫教」,被非法關押長達3個多月。丈夫從洗腦班回單位後,單位電業局給他撤了科長職務,每月只發320元的生活費,後又下放到熱電廠車間幹重活。

2001年4月25日,我在功友家,被招遠610及輪胎廠一夥人拿大錘子砸開了門,和功友一起被四、五個惡人架著胳膊拖上車綁架到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1個多月。2001年7月、10月間我們家被當地610兩次非法抄家,7月那次抄家後我被綁架到招遠羅峰派出所,610惡警對我刑訊逼供,拽著我的頭髮拖,把我雙手後背坐在地上銬在連椅上,整夜折磨。我全身被蚊子咬得到處是包,後又被拉到夢芝派出所銬在鐵椅上,折磨了三天三夜後,他們甚麼也沒有得到,最後不得不將我釋放。

2002年4月3日,我丈夫正在單位上班,610一夥和洗腦班惡人宋書芹到單位抓捕他。無奈之下,他含淚趁機走脫,從此流離失所。他走脫後,電業局藉機開除了他的工職,610及電業局保衛科一夥10多人包圍了我家的住所,到處找我要我交出我的丈夫,並揚言交不出人把我也抓走。無奈我也被迫離開了家,流離失所至今。家裏只剩下了一個年幼的女兒,610及電業局就派人跟蹤、恐嚇、騷擾我的女兒長達40多天,給我女兒的身心造成了極大的痛苦。2002年7月末學生放暑假期間,610又要把我的女兒抓到洗腦班迫害,逼學校必須把她送去洗腦班,並交1800元錢。逼迫學校老師開車到我的母親及婆婆家到處抓我的女兒,女兒被迫離家出走,在外躲了整整一個暑假。

2002年9月5日,丈夫孫國和2名功友向世人講真相時被非法抓捕,在光天化日之下,招遠惡警們狠狠地毒打他們,拳腳棍棒相加,打倒在公路旁的泥溝裏,然後拖上來再打,一直打到3人趴在地上起不來。丈夫被打得當場口吐鮮血,圍觀的群眾都捂著眼睛不敢看。後被拉到畢郭鎮派出所又遭惡警毒打後當天送招遠看守所非法關押,又是刑訊逼供。丈夫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長達6個月之久,期間一直不讓家人探視。2003年2月,丈夫被判重刑8年,因不服提出上訴。但2003年3月25日在沒通知家人的情況下,還是被秘密送往山東省監獄關押。

在山東省監獄,丈夫更是受盡了折磨。一個偶然的機會,山東省監獄一知情人透露說:孫國在山東省監獄遭大罪了。因不轉化,被嚴管,從早晨5點一直到晚上12點左右坐在小板凳上一動也不准動,天天如此。山東省監獄的獄警非常偽善,表面上他們不參與迫害,但暗地裏唆使刑事犯瘋狂的折磨他。知情人還透露,丈夫被關小號、嚴管是經常的事。知情人最後說山東省監獄是打著文明監獄的幌子,幹著不可告人的勾當,最黑、最邪惡了。

2005年8月11日,招遠610邪惡之徒,為了抓到流離失所至今的我,不擇手段的伙同學校把我的女兒綁架到了洗腦班做人質,我女兒被非法關押了10多天,給我女兒及全家老少造成了非常巨大身心摧殘。

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已經持續近7年多了,7年來,我的家人遭受的痛苦真的不敢想像,我被迫流離失所4年了,丈夫被非法關押也4年了,家裏剩下一個未成年的女兒無依無靠,艱難度日,常常以淚洗面。幾年來,招遠610邪惡之徒為了抓捕我,經常到我母親和婆婆家騷擾,2003年6月2日晚9點30分左右,自稱是公安局的一夥人又闖入我70多歲的老母親家(我母親一個人生活),妄圖抓捕我,因我母親據理力爭,惡人揚言要把她抓走,老人又氣又嚇,因承受已經超過了極限,從此一步步嚴重精神失常。一會兒大哭,一會兒又大笑,打人罵人,瘋瘋癲癲,半夜往外跑,拿砍刀給鄰居家把樹和菜都砍了。搞的家人及左鄰右舍不得安寧,無奈被兩次共兩個多月送進精神病院強制治療,經常要被捆綁起來打針、灌藥,過著非人的生活。幾年來我80多歲的老婆婆天天在思念兒子,牽掛孫女及兒媳的痛苦中度日如年,只要一提起我們全家,她就哭個不停,終於承受不住這慘無人道的痛苦折磨,於2005年10月含冤離開了人世,真是死不瞑目啊!84歲的老公公孤苦伶仃的一個人整天提心吊膽,不知傷心的哭過多少次了,經常臥床不起,住院治療。

我衷心的希望調查真相委員會及全世界的正義人士能來中國大陸實地調查,儘快結束這場民族浩劫。

大法弟子:滕英芬
2006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