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迫害的片段


【明慧網2005年11月18日】善良的人哪,在今天所謂人權最好時期,您怎麼會想到,那些披著公安、政府漂亮外衣的所謂執法人員,人民的公僕們竟會是一幫十足的流氓、無賴。他們心狠手毒殘害善良之人毫不手軟。如果不是我親眼目睹,我也不可能相信這真實的一切。下面讓我來陳述一下不久前發生在我身邊的好人被迫害的一個片段。

柳耀華,是山東省招遠市辛莊鎮老店村的一個安分守己的家庭婦女。以前她曾身體多病,不能幹活,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她整個人變了個樣,身體健康,脾氣溫和,除了幹好自己家裏地裏的活以外,還經常去鄰村果園幫人打工,由於她處處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任何環境中都做一個好人。幫人打工時盡心盡力,不計較得失,人們都很喜歡和歡迎她,都爭著聘用她。只要和她打過交道的人,都誇她是一個好人。人們也從她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明白了大法的真象。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人人皆知的好人,卻從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她和全國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她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遭受到了多種酷刑折磨,身心遭到了極大的痛苦。以前多次遭到的迫害,這裏暫且不說,單就最近一次被綁架,遭受迫害的一個片段告訴您,從中可見一斑,請善良的人們從中能明辨是非,真正認清到底誰正誰邪。

2005年陰曆9月11日,柳耀華趕集回家不久,辛莊鎮政府610惡人溫曉霞帶領四個武警氣勢洶洶地闖入了她家,沒出示任何證件,沒說出任何理由,在光天化日之下,二話不說,就動手抓人。此時,他們不顧柳耀華年邁婆婆的苦苦哀求,四個武警強行將她抬上了車,直接送到了招遠市嶺南金礦洗腦班(這是一個臭名昭著的專門迫害修煉真善忍好人的邪惡黑窩),下車後就被兩個惡人拖進了一間沒有窗戶的陰暗的屋子裏(註﹕這裏是專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場所),一句話也沒說,就強行給她上了手銬和腳鐐,胸前拴緊了一根鐵鏈子,固定銬在一個鐵椅子上,接著惡人先用鞋底狠打她的臉,一直打得整個臉嘴都腫脹了起來,嘴角不斷地向外流血,他們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她被銬在鐵椅子上整整兩天,不讓吃飯,不准上廁所。到了第二天晚上,洗腦班的一個甚麼姓徐的主任進了房間,隨手拿起了一件甚麼東西,狠命地朝柳耀華的前額猛擊。當時就血流滿面,這個喪失人性的惡人還不解恨,又伸出雙手,用手指摳她的雙眼,又穿著皮鞋拼命地使勁踩碾她的雙腳大拇趾(當時她沒有穿鞋,只穿一雙很薄的絲襪),她當時痛得差點暈過去,第三天晚上又來了一個惡人頭子,進門就用書狠抽她的臉。

因她拒不轉化,拒絕寫幾書,惡人們惱羞成怒,大約到了第九天下午,門衛一個姓趙的甚麼主任帶了一幫惡人來到了她的房間,其中一惡人叫孫啟全,他們先輪番用腳踹她的臉,折騰夠了,又用手銬把她的雙臂倒背過去吊在空中一根暖氣管子上,雙腳離地,吊了四、五個小時,然後放下又銬在鐵椅子上,第二天又吊了四個小時。就這樣,柳耀華在這十幾天的時間,天天遭受酷刑折磨,在極其痛苦的掙扎中,度日如年。有一天,她終於有機會逃離了這個害人的魔窟(現下落不明)。

在這個黑窩裏,遭受酷刑折磨的何止柳耀華一人啊,是凡被抓進去的人,只要不昧著良心說假話,只要不罵大法和大法的師父,只要不寫幾書(不煉功的保證書,檢舉別人煉功的「坦檢書」,揭批大法和師父的「揭批書」)就必然要遭受洗腦班惡人們的多種酷刑折磨。前不久,有一個金嶺鎮的男法輪功學員,因不寫幾書,先被惡人們吊起來,後被電棍電的滿地打滾。那些惡人們就連一個73歲的老太太也不放過,將她吊了一個多小時。這個邪惡的黑窩,表面上打著「法制教育中心」這個冠冕堂皇的招牌,實質上是毀滅善良的一個人間地獄。他不僅折磨人的肉身,也從精神上毀滅人,他們利用兩個邪悟者(劉玉久、徐翠蘭)天天監視逼迫被抓進去的大法學員看誹謗誣蔑大法的錄像、書刊、寫幾書,還不斷向學員家屬勒索錢財。

善良的人啊,通過以上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迫害事例,難道不足以引起我們的關注和重視嗎?我們真誠盼望您,為了您我他真正的幸福平安,伸出您的正義之手,共同來制止這場毫無道理的迫害,儘快結束令中華民族蒙羞,令子孫後代恥辱的這段歷史。還大法的清白,還大法弟子的自由。

在此,我處於良心和道義,也奉勸那些至今仍不識好歹繼續參與迫害那些善良的大法弟子的惡人們,不要再一條黑路走到底了。善惡有報這是天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罪大如天。為自己的未來,為自己的後代想一想吧!立即懸崖勒馬停止行惡,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作賭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