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八監區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10日】下面是黑龍江女子監獄八監區對大法弟子迫害的部份事實。大法弟子張豔芳被扒掉褲頭毒打、鹽揉外傷折磨;王愛華被綁、被電,半個身體黑紫色;馬淑華被折磨十個腳趾甲全掉下來,兩腳黑紫;呂迎華被上大吊,腳尖不沾地,手腕被手銬勒斷了筋,等等。

2003年9月5日張春華指使犯人王鳳春(已出監)、趙豔(出監)用繩子捆上張豔芳,打罵,不許睡覺。第二天張春華領幾十名犯人回來實施「四大科室三天編製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計劃」,將23名大法弟子騙到外面,幹警、犯人一步遠一個,圍成圓圈,每人手中都有打人用具(電棍、木方、白龍、竹條、裝水的礦泉水瓶、一尺長的鐵棍、竹竿)。犯人薛芳不打,男幹警牛天陽將不忍心打人的薛芳打的烏眼青。張豔芳被毒打,而後看守王亞傑、林大隊、鄭傑把張拖到男犯二門,二樓,毒打半個多小時,把張豔芳的臉打變形,又拖到外邊強制她跑。晚上犯人朱玉紅(出監)、王微(出監)、李桂香(二監區)、王鳳春把張豔芳衣褲,包括褲頭扒至膝蓋以下,用木棍、塑料鞋毒打張豔芳,雙臀被王微打出血,第二天鄭傑又變招,將張吊在窗欄上,接見室王X(男幹警)用電棍電張手腕。八監區惡徒還用鹽揉張的外傷,把張豔芳折磨的死去活來。

9月6日,鄭傑在辦公室親自用警繩捆王愛華,折磨的王愛華犯心臟病才鬆綁,緩解了一會又捆上。張春華綁、電王愛華,又打耳光;犯人李桂香吊、蹲王愛華,折磨3天後又讓犯人趙豔、趙豔華、朱玉紅、王鳳春等輪流拖她跑,警棍、籐條、水瓶、拳腳相加,又把她銬在窗欄上。張秀麗(反調打包)和男幹警電王愛華脖子,乳側,中午只給一小口水和飯。下午三點半,張秀麗讓人把王吊在監舍。犯人黃賀、朱玉紅(都出監)奉命用竹棍木方毒打。惡警桂娜娜將一塑料兜手銬交於犯人,犯人想銬誰都行,將王兩手分開,吊在窗欄上折磨一夜,不許睡覺,只要閉眼就毒打。犯人朱玉紅將周春芝腰打傷,周動不了,看周春芝起不來了,惡徒就去折磨王愛華,扒去褲子打臀部。惡徒李桂香毒打王愛華還用鹽水煞她傷口,用牙籤紮,打的王半個身體黑紫色,逼寫「三書」,不轉化就折磨。王鳳春踢傷王愛華肋骨。獄長叢新,惡警張春華、張秀麗為掩醜聞,將王愛華關小號5天沒睡覺。與此同時將張豔芳押進小號。當班袁靜搜身時見她全身是傷不敢搜,不知道鄭傑說了啥才敢搜。監獄局來檢查,惡警就把她們藏在監舍五樓,人走後又押回小號,當時天很冷,不許她們穿毛衣毛褲、襪子,給水一樣的稀玉米糊。

張秀麗電棍電安玲,安玲被逼跑肌肉拉傷。在張春華指揮下犯人王鳳春等,用針扎安的腳尖,用手捻長針折磨她,晚上又將她手腳都捆上折磨她。

袁淑珍被男惡警王亮用小白龍打了半個多小時,打的耳朵流膿血,至今聽力受限。同時強制秦淑珍、呂玉君、於鳳英「開飛機」四個多小時,致使馬淑華的腳不能走路。2003年8月15日惡警桂娜娜讓犯人趙豔等把馬淑華捆在更衣室,張春華連打帶罵,用膠帶封她的嘴。犯人蔡林、杜麗君等6人又奉命分三班拖她跑,兩腳拖破了。惡徒們穿高跟鞋踩張的腳,白天拖著跑,晚上讓她在水泥地上11天不讓睡覺。馬淑華腳腫的流膿血,襪子鞋粘在一起,半個月後用水泡下來,十個腳趾甲全掉下來,兩腳黑紫,爛了兩個大洞。

賈淑英2月15日到八監區日夜被監控,去廁所都受限制。犯人汪豔萍打她,賈淑英制止被打。惡警張秀麗將賈押小號,殘害大法弟子賈淑英,逼她跑,賈不跑,肖林將她拽到房頭,左右開弓打耳光,肖一腳踢到肋下,疼的賈淑英一個多月不能正常入睡。施暴隊多個男幹警輪流打她,晚上綁在水泥地上。王鳳春坐在賈腿上,用針扎腳面,直到失去知覺,腳面扎出血點,襪子粘在腳上行走困難。賈又被吊銬窗欄上,王鳳春、黃賀用膝蓋頂賈陰部,使勁撞,致使賈慘叫。王鳳春、李桂香、黃賀、朱玉紅把賈捆成大背劍,再用棒子拎起來,十幾分鐘疼的賈淑英全身是汗。

四五個男幹警拖著樸淑英到樓上吊銬在窗欄上摧殘,男女幹警邊看邊笑。後來怕別人看見,把她吊銬在旮旯窗欄上,王鳳春、黃賀拿木棍往樸的陰部捅,下流的用膝蓋撞樸的陰部,手銬卡進肉裏,肉翻翻著,傷疤至今還在。樸的腳趾甲被折磨掉四個。

朱玉紅用銬子打周春芝,用各種手段殘害她,按在地上烙下巴。周春芝腰受傷不能動,58歲的人大聲痛哭,被銬窗欄上,痛哭一夜,第二天又被拖到外面殘害,王亮電她頭,不跑就打,用礦泉水瓶,小白龍抽打頭、臉,逼她頭頂著牆撅著。

幹警王金南指使犯人郭淑賢(出監區)封汪豔萍嘴,逼寫四書。王亮電其胸部,腰、膝蓋被打黑。吊了一上午,肖林拽汪頭髮拖20多米,又把汪吊幾個小時,11個晝夜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也不給開銬子,吃飯時犯人餵兩口饅頭,給幾口水就完事。

桂娜娜指使王威將金健蘋嘴封上,用尼龍繩將胳膊吊起來,頭朝下半個小時,失去知覺才放下。桂娜娜逼汪豔萍寫「四書」,不寫就用針扎,張春華讓李桂秀用小白龍抽她腳,腳被抽的黑腫,汪走都困難,卻被逼跑,被拖出20多米遠,肉被拖磨破,又粘上一層沙子。惡警吊完打,打完吊,折磨11天。桂娜娜看黃賀、李桂香踩汪的腳,哈哈大笑,電棍電汪的臉、乳房和被打壞的腳。犯人王鳳春用膝蓋頂汪的陰部,男幹警不制止還哈哈大笑。

王淑珍被折磨的白天不讓吃飯,晚上不讓睡覺,精神恍惚,說胡話,不寫四書,犯人王威打她耳光。杜玉玲被逼跳樓,經醫院檢查,肘關節粉碎性骨折,肩關節粉碎性骨折,第七,八節頸椎骨折,肋骨、軟骨均骨折咳中帶血。惡徒不給徐友琴吃飽飯,晚上不許睡覺,王鳳春用木方塑料鞋毒打她11天。徐被打休克,後來白天被逼跑,晚上碼坐12點,持續兩個多月。李彩英被打的說胡話,遭趙豔、王鳳春毒打。黃賀拿長竹竿衝李過去,大喊一聲,挑打兩邊人。

一次,桂娜娜,肖林讓大法學員唱歌,大家不唱,桂、肖大打出手,讓犯人李桂紅摘下巴,冷不防出拳猛打,張淑芹三顆門牙被打活動,大多數人下巴被打腫,都是黑紫色,肖林把賈淑英拽到一邊,毒打一頓耳光,不知道打多少。

9月中旬,關應欣、張淑哲(出監)、王洪傑(出監)、丁玉(五監區)、田桂清(出監)、裏玉書(病號監區)在監舍被打。惡徒給關應欣、田桂清灌完後,犯人用繩子把木棍綁成十字架,把六人背靠背綁在十字架上,坐在地上不許睡覺,閉眼就用牙籤支眼皮,用針管往眼中打水。犯人宋立波在灌食時超量加鹽,把膠管插胃裏,一週才拔出來一次,然後再插再拔出來時,胃裏那端是黑色的。

9月11日張春華騙趙欣、劉麗華到拉練場,160多斤重的犯人宋立波坐在趙欣身上,壓得趙呼吸困難,幹警牛天陽踢趙的嘴,把鞋墊塞進劉麗萍的嘴裏,用膠帶把二人嘴封住,折磨完,又把二人關小號。

03年12月韓英、閻慧娟、王秀麗被雙銬罰蹲,犯人牛宇紅用針扎閻慧娟的腳及全身,並拳打腳踢。韓英也被折磨心臟病發作。

2004年年初,監區長鄭傑,張春華拖著大法學員呂迎華、張豔芳出工,脖子勒出傷痕(紅印子)幾天才消。呂被戴手銬,強制坐地上一個多月。3月8日呂迎華被上大吊,腳尖不沾地,僅一個小時就抽搐,手腕被手銬勒斷了筋,手腫三個多月,2004年6月下旬至7月鄭傑罰呂迎華、高佳博蹲下,上大吊打耳光,皮鞋踢頭,吊在統計室,用膠帶封嘴,折磨11天,又將呂押小號80天。

2004年正月初七,當時大隊長李桂榮、張春華指使五聯保將馮秀娟、韓英、呂迎華、王秀麗、周春靈、閻慧娟、杜景蘭、蘭洪英、李秀英從監舍二樓拖到車間三樓,用膠帶封李秀英的嘴。張春華揪馮秀娟頭髮擰嘴。犯人薛瑩拳打腳踢,夏景華折磨韓英。李秀英後背被拖得血肉模糊。當時分三個辦公室實施迫害,犯人杜美娜、趙豔、黃賀、范曉花(出監)、吳豔民(出監)等人,用手銬銬人,三人連一起,有背銬的,有罰蹲的。絕食抗議的人被扒掉棉褲坐地上,打開窗戶凍人。商曉梅灌食時用開口器拌嘴到極限,半個小時拿不出來。蘭洪英被胃管插得鼻子流血不止,還不讓開手銬。

2004年3月2日,張春華在辦公室指使犯人趙豔華將李秀華騙到辦公室讓犯人封李的嘴,戴背銬,後押小號。張淑哲、丁玉、劉麗萍也被騙入小號。王教和另一名男幹警進小號,王踹劉麗萍胸部,日夜背銬,只許上四次廁所。

李秀華絕食後被分關小號,直立銬在廁所邊的鐵欄上。商讓犯人看著不許拔管,李十分痛苦,被折磨的死去活來,嘔吐不止,半個月管拔出,另端變色,李不能行走自理,獄醫兩次來搶救。四月小號潮濕陰冷,虛弱的李要求增加衣服取暖,拖10多天才送來。

劉麗萍、張淑哲、丁玉不配合野蠻灌食,分別被銬在老虎凳上,三人連上廁所的權利都沒有,多次便在褲子裏。劉麗萍月經用紙量大,犯人呂春光不願給,將剋扣大法弟子的手紙給幹警用,劉的褲子髒的不能換。犯人呂春光、王義及幹警破口大罵。多次向小號獄長劉志強反映,他不制止,縱容幹警犯人違法違紀。李秀華長疥,被關51天放回;劉麗萍、張淑哲、丁玉被關8個多月,呂迎華5個多月。

3月10日,大法弟子不穿囚服抗議非法押入小號。惡警張春華從車間帶回監舍20多犯人,犯人宋麗波(服務監區)、趙豔華、劉麗(出監)、朱玉紅(出監)帶頭扒光大法弟子的上衣、胸罩,哈哈大笑。馬淑華也被扒的上身一絲不掛。張春華抓住呂玉芳的頭髮拽到水房用繩子綁上,又打秦淑珍耳光,不知道打了多少個,一直在冷地上坐2個多月。被扒光上衣的還有杜玉玲、倪淑芝、周春芝、高秀芳、馬淑華、李彩英、吳美豔、安玲、謝秀英、於鳳英、徐友芹、王建萍、秦淑珍、趙淑玲、呂玉君、王秀悅、李秀茹、王豔萍。張春華、桂娜娜帶犯人宋立波、趙豔華等一幫犯人回來給大法弟子上大吊。王建平被銬雙層木梯最高處,乳房被抽壞,4個多月流膿血不止。

3月13日張春華值班,66歲的王秀悅被張吊銬起來,腳尖點地3個多小時休克,小便失禁尿在褲子裏,後又銬地上(王秀悅在病號監區)。商秀英被吊在床頭上,從晚7點到第二天早六點大便在褲子裏。周春芝也被大背吊。犯人李鐵力(出監)、張桂芝、夏景華、李華(7監區)、蔡秀雲(出監)、田長畢,將張豔芳、王洪傑、王居豔、樸英淑、關英欣、王淑玲、任淑賢(7監區)、裏玉書(病號監區)、趙欣、賈淑英、王愛華、張淑芹12人大背銬吊在雙人床上。張淑芳腳尖點地,從下午3點到晚上8點,惡徒第二天又給張上大背劍,從早6點到9點才改背銬。鄭傑、張春華、李鐵力、張桂芝、蔡秀雲、胥順梅給大法弟子戴手銬,大家不配合,犯人蜂擁而上,銬了三天三宿,腳腫脹,出現紅點。張淑芹多次昏迷。樸英淑、張淑芹放下以後全身抽,出冷汗,唇發紫。賈淑英從下午三點到晚十點幾乎休克。王層豔休克,賈淑英腫到大腿跟,黑紫色,幹警許盟把任淑賢、張豔芳、李秀畢、王層豔、賈淑英、關英欣、王愛華、樸英淑、張淑芹、裏玉書、趙欣分別銬在監舍內,不許上床睡覺,持續4個半月。

女監利用醫療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違反醫德醫風,在風中灌食迫害。商小梅用齊頭管子從杜玲鼻孔插入後來回拉,導致杜鼻腔,口腔衝血,腫痛。吳美豔被齊頭管子插胃部出血,咳嗽帶血,骨瘦如柴,一直到出監。惡徒給杜玲灌食其間,一次血順管往外流,口中也吐血,最後一天強制大背吊,一天一夜,杜身上出血點,要出人命才摘銬子。被大背吊的還有徐友芹、馬淑華、於鳳英、李彩英、呂玉君、趙淑玲、汪豔萍、王建萍、周春芝、吳美豔、安玲、杜於玲、謝秀英、倪春芝、王秀悅。

2005年9月9日,張豔芳向劉志強獄長反映燒衣服之事,幹警周小麗、黃靖指使犯人進小號拖她。張豔芳下身被拖青拖壞,絕食40多天,給劉志強、濱江檢察院寫信也無人管。6人被迫絕食,要求放回張,遭灌食迫害,賈淑英休克,張豔芳、呂迎華被接回來一宿,第二天關小號。12月19日張春華領人扒下閻的褲子,並動手打耳光。犯人張宏英撕李秀華申訴,幹警不制止。因不穿囚服,長達半年不讓去超市,不讓出監欄,不讓接見。

2006年1月17日劉志強、肖林利用九名犯人(轉化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將監舍門糊上,24小時不讓睡覺,用下流手段謾罵污辱、毒打虐待大法弟子。其中4名犯人於穎、馬洪英、吳相芬,還有一人不知名,都是同性戀者,抱著大法弟子王愛華、馬淑華的頭又咬又啃又親。大法弟子向監區反應,監區長鄭傑等人視而不見,犯人叫囂說:願上哪告上哪告,是劉志強、肖林、鄭傑、張春華讓我們幹的,劉志強是我們劉哥、肖林是我們肖哥。

黑龍江女子監獄每年評比的省優獄優積極分子的犯人條件之一必須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參與者和手段殘忍者。惡警:王星、褚淑華、叢新、徐龍江、劉志強、鄭傑、張春華、王亞麗、張秀麗、肖林、桂娜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