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她這樣無辜被關幾年的大法弟子何止一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2004年4月份,黑龍江省五大連池市法院來兩個人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來給大法弟子高淑雲照像,說手續不全,定不了案。獄警把她叫到了辦公室,讓她照像。高淑雲老人抵制邪惡的非法要求,並說:「你把我迫害到這裏來了,你硬把我送進來,現在還要照像。」當時,惡警張曉影打她兩個嘴巴了,還罰她站,中午不讓她睡覺。

高淑雲向幹警把事情真相說清楚,讓她們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大法弟子高淑雲, 66歲,家住五大連池市二龍山林場家屬區。2000年的12月24日去發真相資料,被非法綁架,隨後被五大連池市惡黨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於2001年7月16日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關押。監獄不收,不法警察沒讓她回家,把她帶到一家賓館,說讓她住高間。到半夜的時候,惡警以為她睡著了,然後用手機往當地打電話,當時是張科長接的電話,只聽到他們說把材料整理四份送來,連夜打完送來。電話裏說就是坐車也得8個小時能到,何況半夜誰給打材料?打電話的警察說:「那就等明天吧!把這老死太太給她扔進去得了。」第二天也是2001年7月17日,惡黨人員把她送進女子監獄。

高淑雲被無辜的迫害,非法關押在監獄裏四年。像她這樣無辜被迫害關押幾年的大法弟子何止一人呢?

大法弟子孫慧芬,今年69歲,家住哈爾濱市動力區和平路3號樓。2001年去北京說明真相,被邪惡之徒抓回來,並且非法抄家,把大法書拿走,並且還拿走現金400元。2004年的1月9日,上午8、9點鐘時,以動力區保衛科的科長楊義為首的將近二十多名警察,突然闖入她家,等她回身一看,屋裏已經站著人了。她說:你們是怎麼進來的?他胡說「我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原來他們是從二樓陽台上闖進來的。

進來的人二個屋全佔據了,就開始翻。她質問說:「你們這是幹甚麼?」只聽有一個人說「你是被王淑清咬出來的」。說著一個女的,白白的刀條臉,一雙眉毛是紅的,高高的個子,上來就是一個腿絆,把她絆倒,然後把她打昏在地。

不知多長時間,等她醒來時,看到家裏到處都被不法警察翻遍了,東西亂得簡直無法形容,她也被扣上了手銬,擺在她面前的是她家孩子小時候的照片,有師父的三本大法書,師父的照片扔在地。還有現金、存款摺,有十萬多元錢,他們只讓她簽了現金的錢數。她孤身一人,丈夫已去世,女兒已丟失,這是她省吃儉用攢下的錢,就這樣被邪惡之徒給拿走了。

不法人員們還想掩蓋他們的醜惡嘴臉,在她家一直等到中午都下班以後,這幫邪惡之徒才把她從家裏拖出來,一幫人把她圍在中間,戴手銬的手用衣服包上,怕別人看到,走到了動力區分局。說是王淑清把她咬出來的,可她始終沒有看到王淑清。到下午,強行把她劫持到七處看守所,後來無憑無據地非法判她三年徒刑,於2004年6月2日綁架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現在69歲的孫慧芬老人仍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位於哈爾濱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惡警多年來對這些大法學員進行著滅絕人性的迫害,手段瘋狂、陰毒、變態,而那些在惡警指使下起勁迫害大法學員的犯人。以前看看法西斯蹂躪善良的小說,覺得令人髮指;及至到了中共惡黨監獄,才真真切切的感到,誰也沒有共產邪黨流氓,誰也沒有共產邪黨如此的罪惡滔天。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三隊2003年最初就是強制洗腦的所謂「轉化基地」。有一位大法弟子,大部份時間被非法關在小號,在2005年9月29日從小號接到病號,單獨關在四樓放一間小屋,有兩個刑事犯看管,其中有一個隊長叫王昕,不讓和任何大法弟子接觸,不法人員邪惡到了極點。

姚一明被非法關押在監區二隊,遭嚴重迫害。在2005年9月11日,從哈一大二醫院回來診斷是腦出血,做完手術到病號的,昏迷不醒,吃飯插管不動,導尿管不動,根本起不來。每天都在叫,兩個人侍候。其中有一個姓王的,中午12點把她抬起來坐著,前後來回捅她,邊捅邊四外看,恰巧讓一個大法弟子看見,給她揭露了,她再也不敢了。18天後辦「病保」回家。9月29日,回去的時候,大法弟子、刑事犯用擔架抬著,走到大門時,又抬回來,說還要給照像,也不知他們還要耍甚麼花招。

張淑玲,是2005年5月份新收到病號的。2005年10月7日,張淑玲因打坐,被刑事犯報告幹警,其中有一個叫姜鳳豔的犯人,扒她的衣服,罵她,然後押入小號迫害。被帶走時她真的沒穿勞改服。幹警們還弄假相,把海綿墊子、盆等東西拿走,似乎她像是去大組,可是被押進小號,到現在還沒出來。因為小號有規定,進到小號再出來就得寫保證。她能寫不煉功嗎?

緊接著刑事犯李桂芝告密說大法弟子有「經文」,惡徒們在三樓翻大法弟子,把大法弟子肖淑芬的棉褲扒下來,侮辱大法弟子。緊接著召開隊長、執勤員會議,掩蓋真相,說刑事犯用大剪子剪頭被監控器看到了,才翻的。多邪惡呀?惡警們一貫以不可告人的手段撒謊,現在還在暗地搞「包夾」。肖淑芬2005年2月從病號監區四樓轉到三樓,要強制轉化她。幹警張曉影親自指揮,把她強行抬到三樓,用被子蓋上,走樓梯時把腰撞傷。2005年2月20日,它們下毒手逼其轉化,讓她罵老師罵大法,她不肯,刑事犯就掐脖子。

大法弟子劉淑芬從2005年的11月25日關在病號監區四樓中廳的一個小屋裏。兩個刑事犯看著,一個叫王昕,另一個叫李桂香。屋內沒有監控器,門用布簾擋著,不讓和任何大法弟子接觸。2005年12月下旬的一天,一個大法弟子叫刑事犯趙麗(執勤人員)給劉淑芬送一卷衛生紙和兩個蘋果、一個梨、二個桔子。送去之後,不一會兒李桂香把東西送了回來,說得經過幹部檢查,趙麗把東西拿到辦公室檢查,她說:這沒有甚麼違紀的,怎麼不讓送?當時值班幹部陳東月說:「她能不能吃?」刑事犯王昕說:「只能吃桔子」。就把兩個桔子留下,蘋果和梨拿回來了。2006年1月7日下午,大家要集體去超市的時候,獄長劉志強突然闖到四樓,沒進辦公室直接闖到小屋,問劉淑芬有沒有病?劉淑芬回答:「沒有病。」然後劉下令把兩個刑事犯的胸牌摘下來,叫到主抓迫害法輪功的張曉影,不知說了甚麼,就把大法弟子劉淑芬關到三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