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對大法弟子的野蠻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3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表面偽裝的挺文明,其實質陰毒、下流。滿獄都知道八監區是狼隊,鄭傑、張春華、張秀麗三個大隊長,經常把車間的刑事犯調回監舍,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還說:「車間人有的是。」鄭傑說:「你們死了,從大牆扔出去,自然死亡。」她手下的幹警也說:「整死你們太容易,把你們都整死。」鄭傑、張春華二大隊長處理事情就是強制、迫害。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大法弟子杜景蘭被關押在八監區, 2003年11月因她不出工(不承認犯人身份、不服勞役),被五聯保拖出去(五聯保:監獄的一種制度,規定五人一組,互相監督,一般是四~五個刑事犯監控一個大法弟子。)由監舍三樓拖下去,有時倒拖腳,拖的頭在地上磕的直響。經常衣服和身體被拖壞了,拖到車間三樓。有時五聯保故意往樓梯上撞,把手反綁向上提繩子,罰蹲,不讓動,杜景蘭體胖有時蹲不住,就強制「開飛機」(手背後,頭朝下蹶著),汗像水一樣從臉上淌下來,晚上甚麼時候收工,甚麼時候完事(當時多數都是半夜12點或後半夜2點收工 )。然後杜景蘭被綁上,不讓睡覺,坐在冰涼的地上。周而復始,直到答應幹活為止。2003年9月,監獄利用四大科室對八監區進行迫害──拉練(跑步或走隊列),十一天白天黑夜不讓睡覺。

杜景蘭長期被銬在車間地上,後來強制跟著拉練,當時大法弟子大多數互相不認識,但對她印象最深:九十度大彎腰走過來的,大家很驚訝。試血壓280MMHG(由於血壓計到頂,不知到底多少)。當時杜景蘭被強行打了一針降壓劑,接著由刑事犯拉著她跑,體重160多斤的她根本跑不動,她不跑就挨打。幹警、犯人四十多人圍成一圈,每人手裏都有東西(電棍、警棍、小白龍、礦泉水瓶、竹條、木板、鐵棍)不分頭身輪到誰那誰打。犯人有的不打,被幹警用裝滿水的瓶子打的鼻子、眼睛都青了,逼她們幹壞事。杜景蘭和其他大法弟子滿臉青紫,身上到處都是傷。獄醫、鄭傑、張春華、張秀麗三個大隊長對此哈哈大笑,完全喪失人性。

由於隊長的縱容、唆使,犯人把大法弟子吊到鐵欄上,說給大法弟子治病,用鐵棍子往陰部捅,大法弟子慘叫不停,張春華還說你腰痛就給你治病,這就是所謂共產邪黨的殺人手段,卑鄙、下流、無恥。在當時大法弟子高血壓的至少有6、7人,都是220MMHG以上。高血壓就打針,然後再跑。期間不給水喝,不讓吃飽。一共十天,杜景蘭始終大彎腰直不起來。有一次杜景蘭血壓280MMHG,當時不讓跑,讓她大頭朝下開飛機,杜景蘭臉上身上的汗水濕透了衣褲。晚上杜景蘭被強迫坐在冰涼的水泥地上,不讓上廁所。杜景蘭喊著要上廁所,犯人罵著說:「明天早上才能上廁所。」杜景蘭小便失禁尿在褲子裏,就這樣和著冰透的汗水、尿液,杜景蘭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宿。九月份時,在一個四處透風的破屋裏(有時外面下雨,屋裏就漏雨),杜景蘭穿著線衣、線褲,手腳被反綁著強制坐在水泥地上,不讓睡覺。這種狀況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2004年陰曆正月初九開始,因杜景蘭不幹活,被綁到辦公室,後又改用手銬子,迫使其蹲著,杜景蘭被扒掉棉襖、棉褲,只剩線褲坐在水泥地上。杜景蘭絕食,犯人商小梅野蠻強行灌食,灌得全是鹽,嘴裏、舌頭都木了,門牙都被牙撐子撐活動了,掉了兩顆牙。(開始由宋麗波灌食,她不是醫生,不懂醫術。)後因不出工,被拖著出工達半月之久,才回到監舍。

2005年,因杜景蘭不戴證明是犯人的名簽,不讓上超市買東西,包夾犯人不讓她學法、煉功。犯人范丹丹、王晶、趙淑珍對其進行干擾,每天撕撕扒扒,范丹丹破口大罵,致使杜景蘭情緒激動,心情壓抑。無論在哪裏,整天都被犯人看著,沒有自由空間。從前,抬水抬飯時,杜景蘭總是爭前恐後,還訂水果蔬菜調節一下飲食,上超市買點生活用品及願意吃的,身體狀況良好。自從不讓下樓以後,不讓上超市,不讓訂水果,單一的吃這裏的飯菜。經常被范丹丹破口大罵,這種限制人身自由,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摧殘下,致使杜景蘭長期處於這種高度的緊張狀態,這一切導致了杜景蘭長期高血壓以至喪失生命。

2005年10月24日早3點,杜景蘭上完廁所回來不久,她從床上掉下來。被發現後抬到床上,監區長鄭傑把獄醫趙院長找來。犯人商小梅給杜景蘭打吊瓶,杜景蘭不配合,五聯保四五個人前去按,出現滾針。杜景蘭情緒激動,大哭不止。幹警不讓大法弟子上前,120急救人員來後,強行打針,讓其睡覺,杜景蘭喊:不去!我告你!(口齒不清)五聯保強行將其抬到地上,將杜景蘭綁到擔架上。在這期間,杜景蘭和五聯保、商小梅掙扎十多分鐘。一直在喊:「我不去,我告你!」早晨6點左右杜景蘭被強行抬走。高血壓患者需要安靜,慢慢緩解,這種劇烈的掙扎和折騰促使杜景蘭病情加劇。10月27日9點左右,張春華大隊長來說:「杜景蘭今天早晨走了,家屬在獄外等著,這裏的東西不要了。」後來將被褥燒了。黃靖幹警說杜的家屬對獄裏將杜景蘭及時送往醫院非常滿意, 還要寫表揚信。喪事處理完後,八監區大隊長鄭傑在與大法弟子談話時說:「這不,我昨天把那個死鬼送走了。」可見其心存怨恨和畏懼。

八監區大法弟子建議杜景蘭的家屬到監獄核實迫害情況。

2003年不出工的大法弟子有:閆惠娟、韓英、蘭紅英、周春玲。
參與迫害杜景蘭的犯人有:「陳靜國(出監)、鞏喜華(出監)、李亞輝、楊平白天看著。
指示人:鄭傑、張春華、桂娜娜等。

2004正月不出工的證人:大法弟子閆惠娟、南玉清、李秀英、韓英、呂迎華、馮秀娟、蘭紅英、周春玲。
參與犯人:李亞輝(出監)、陳靜國(出監)、吳豔民(出監)、黃靜華(出監)、孫義梅(名字不詳)、樸美娜、黃賀。
指使人:鄭傑、張春華、李桂榮等。
灌食犯人:商小梅、趙豔華(非醫務人員)、宋麗波(非醫務人員)。

參與2003年拉練迫害的犯人有:朱玉紅、趙豔華、王鳳春、黃賀、李桂香、趙豔。

參與2003年拉練迫害的指使人、參與人有(警):鄭傑、張春華、張秀麗、肖林、王亮等。王興(獄長)、褚淑華(獄長)、四大科室、獄政、獄偵、防暴隊。

2003年拉練證人有:賈淑英、馬淑華、徐友芹、汪豔平、樸英素、王建平、杜玉玲、王淑玲、安玲、周春芝、李秀如、商秀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