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救人天職 喚人類良知(圖)

——王文怡和蘇家屯證人共同舉辦新聞發布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7日】(明慧記者鄭海山報導)一週前在白宮歡迎儀式上引起了世界媒體關注的王文怡女士,2006年4月26日,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Marriott酒店召開新聞發布會,披露自己在白宮南草坪上舉動背後的經歷。揭露中共蘇家屯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慘案的兩位證人安妮和皮特也一同出席了發布會。

高精度圖片
王文怡在發言,右為女證人安妮

高精度圖片
證人皮特在發言

高精度圖片
新聞發布會現場

* 救人是天職

王文怡說,自己當時的舉動是在面臨著很多法輪功學員每時每刻都可能被虐殺,被活體摘除器官的背景下發生的。

3月8日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案曝光於世。許多法輪功學員在被使用很少麻醉劑的情況下被推向手術台,有人把他們的眼角膜、腎臟、肝臟摘除,賣給國際移植中心牟取暴利。王女士說:「這是迫害近7年來最黑暗的一頁,現在才被曝光。實際上迫害的這幾年來,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莫名其妙的失蹤,有的幾年了,家屬也不知道他們的下落。他們都到哪裏去了呢?中國這幾年來肝臟、腎臟移植案例呈指數性的上升,其實對這個問題給了相應的回答。」

王文怡說,追查國際的成員發現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在全國廣泛發生。特別是3月27日中國一個有關器官移植暫行條例出來後,各大醫院都通知病人抓緊7月1日前來做器官移植,說明他們在抓緊銷贓滅跡,殺人滅口。

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獲得病理學博士、現任美國《醫學生活》雜誌主編的王文怡女士說,作為一個醫生,以治病救人為天職。面對這樣緊急的情況,自己曾經寫了很多呼籲信,拜訪過很多政府、非政府組織和媒體,但國際社會和媒體對此事表現的確很麻木。

王女士說:「上個星期四,當我在白宮面對著兩個有能力阻止這場暴行的國家領導人時,我想我甚麼時候才能有這樣的機會面對他們呢?作為一個醫生,我曾經發誓要以救人為天職,所以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我選擇了在白宮這一天,對現任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呼籲,雖然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是他的前任江澤民,極力實施和推動迫害的是江的追隨者羅幹、周永康、劉京和曾慶紅,但胡錦濤畢竟是現任國家主席,我向他呼喊立刻停止發生在中國的這種暴行,我認為他可以選擇這樣做的時間是非常緊迫和有限的。我希望他盡他的能力阻止暴行,這不僅是對他個人好,也是對全中國人民好。」

* 證人現身

第一個站出來揭露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慘案的證人皮特先生在新聞發布會上說,自己是在中國調查SARS期間了解到了蘇家屯慘案的。作為一個記者,一直希望曝光這樣的事情,但在中國是不可能的。整整5個星期,王文怡女士和他一起走訪了幾乎美國各大媒體,參眾議院,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使這件事曝光,但遺憾的是美國的政府、議員沒有對這個問題產生足夠的反響,媒體也沒有足夠的重視。在蘇家屯集中營被披露出來後,中共迅速銷毀了證據,轉移了關在那裏的法輪功學員。三週後,美國國務院派人去蘇家屯在中共的允許和指引下調查,當然不會發現任何證據。

皮特說:「實際上不僅是蘇家屯,全國許多地方都有這樣的設施實行這種法西斯式的暴行。蘇家屯案例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全國各地都大量發生這種現象。我希望在座的媒體充份利用這個集會報導,重視這件事。我們來到美國披露這件事情是冒著生命危險的。這是一個非常嚴肅、嚴重的話題。事實上了解真相的醫生、工作人員還有很多,我希望他們能站出來幫助我們提供這些證據。」

蘇家屯慘案的女證人安妮女士向媒體敘述了自己從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前夫那裏得到的一些詳細信息。

安妮女士說,前夫由於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後,良心受到了極大的譴責,最後拿手術刀的手都發抖了,當他決定洗手不幹後,在中國一直被追殺。安妮女士自己就因為在一次追殺中替他擋了一刀而至今在腰間留下了疤痕。而一些參與過活體器官摘除的醫生都先後失蹤和死亡。前夫一直非常痛苦,希望說出此事,但又十分恐懼。

安妮說:「在中國,就算有人相信也沒有人敢報導。其實醫院裏很多人都想公布這個真相,但他們沒有機會。其實國內很多醫院都在做這個事,因為中共那時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殺,所以好多地方官藉此發橫財,非常殘忍。我在這裏呼籲知情者站出來說話,人要做自己的主人,不要做金錢的奴隸!」

* 良知和利益間的抉擇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先生代表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言。他說,羅莎•帕克思女士、馬丁•路德•金和聖雄甘地,都是被我們人類稱頌和推崇的人。我們不可能在討論他們的行為時不討論他們為甚麼這麼做的背景。王文怡的舉動是出於個人的良知,應該受到人們的尊重。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就被監禁、酷刑,甚至活著摘取器官牟利。試想你的兒女、母親被推向手術台活著摘除器官,你會保持沉默嗎?王文怡這個身材瘦小的兩個孩子的母親,用自己的行為大聲疾呼停止屠殺,她應該像羅莎•帕克思女士一樣被人們尊重。

張而平先生呼籲聯合國、美國政府對活體器官摘除暴行以及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全中國勞教所進行深入獨立的調查,並呼籲收回對王文怡女士的指控。他說:「他們應該誠實的捫心自問:王女士真的犯了任何罪嗎?」

張而平還說,中共對法輪功的暴行,不是針對一兩個人的問題,而是對全人類的犯罪。歷史將不會原諒那些裝聾作啞的人。

有媒體向王文怡女士提問說:「你是否後悔自己的行為,如果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你是否還會選擇這樣的方式?」

王女士回答說:「我當時只是把救人看的比甚麼都重要才有了那種行動。我認為人性高於一切。我希望活體摘除器官這件事情今天能夠通過媒體曝光,今後不應該再有這樣的暴行出現,即便出現,也不會沒有正常的渠道披露出來。」

張而平先生補充說,現在也許無法討論清楚王文怡女士是否應該出於醫生的天職呼喊停止虐殺,還是應該謹守記者的規範。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當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的暴行每天都在發生時,媒體卻一片沉默,執政者們照樣握手言歡,熱烈的進行著大筆的金錢交易,而需要王文怡這樣普通的女士在那樣的場合站出來大喊才能引起關注,並且現在還在討論她的呼喊是否合法,這才是人類真正的恥辱。

現場翻譯陳鈞先生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說,媒體總是追問王文怡女士如果下次再有這樣的機會,是否還會做這樣的事情,其實,在問這個問題之前,我們所有的人應該先問兩個問題:一是問中共,是否還要繼續迫害法輪功;二是問所有的媒體和西方政府,對於活體器官摘除這樣的暴行,大家是否還要繼續視而不見,無動於衷。

新聞發布會吸引了10幾家中西方主流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