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公民上訪的苦難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20日】吉林白山市法輪功學員遲民祥,多次進京為法輪功討公道,堅持修煉真善忍並堅持向民眾講法輪功的真相,長期來遭受惡黨的殘酷迫害。

遲民祥原為白山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一名職工。87年畢業於白求恩醫科大學衛生專業。遲民祥是在1997年8月開始修煉大法的。通過學法輪功,遲民祥十多年來的跟隨他的神經衰弱、萎縮性胃炎、鼻竇炎、口腔潰瘍等病痛和苦惱消失了,心胸敞亮了。大法要求煉功人遇事向內找,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無怨無恨,與人為善;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在單位、社會、家庭都要做個好人。遲民祥業餘時間經常帶著妻子、孩子學法煉功,家庭和睦幸福,全家受益。他工作任勞任怨,業務精益求精,業績突出,在單位有目共睹。他感到活得非常快樂,有意義。

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法輪功在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榮獲「邊緣科學進步獎」,「明星功派」,公安部給大法師父頒發「見義勇為基金會獎狀」。這麼好的功法,全國近億人修煉。可是99年7月20日法輪功被邪惡的江××強行取締了。面對著突如其來的形勢,遲民祥心裏受到極大衝擊,覺得簡直太不可思議了。這麼好的功法,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大門是敞開的。師父希望的是知道法輪大法的人越多越好,沒有怕人的,更沒有見不得人的,希望人們更多了解。好東西,正法怎麼會怕人知道。好人才認得和珍惜好東西;害怕善良的就一定是邪惡的。假的、壞的才怕真的、好的。所以,江××才害怕法輪功,拼命打壓、封殺、掩蓋真相,製造謊言,誣陷大法,不讓人們了解真相,侵犯公民的知情權。遲民祥一再的問自己:難道這世上沒有公理?難道江××就可以無法無天?這個中共政府不講理,可作為是一個公民,每個人都有說話的權利。憲法是根本大法,與之相抵觸的法律、文件和決定都是錯誤的,違法的。江××、共產惡黨,也得遵守憲法,不能凌駕於憲法、國家之上。

憲法寫明公民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有維護自己利益不受侵犯的權利、有上訪的權利,所以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開始後,遲民祥就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實踐,向國家反映真實情況,替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真話,江××取締法輪功是錯誤的,傾盡國力來迫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修心向善、身心健康受益的上億人民,太壞了。他只有上訪這條路了。

第一次去國家信訪局上訪,門外很多人,都是各地截訪的公安人員,比上訪的人還多。有一個人看他們十來個人像上訪的,過來連拉帶叫引導他們進了信訪辦。沒想到接待他們的是公安人員--公安已經佔領了信訪辦,根本沒有見到國家信訪辦的人員。結果遲民祥被白山駐京辦的公安帶回,一路上被手銬銬著。

回到白山,遲民祥面臨的是監獄,刑拘,剃光頭,在監獄強迫勞動。有個姓姜的管教用鐵鑰匙鏈對他連打帶罵。市主管副書記、公安 、副局長、管教等的所謂「關心」「幫助」,只是要告訴遲民祥,放棄「真、善、忍」就可獲自由。遲民祥覺得逼他穿囚服、戴手銬和腳鐐見他的老母親是最殘忍的。同時她的大姐、兒子、單位領導等一起上陣,使用各種辦法對他進行精神折磨,想使他放棄修煉。上訪怎麼有罪呢?怎麼能被非法關押呢?把人關起來卻說你不孝敬老人,不管兒子,是「鬧事」;堅持修煉就勞教,寫個不進京上訪的保證就放人,不勞教,不拘押。這是哪國的法律?後來邪惡的壓力下他無奈而違心的寫了不進京上訪的保證回了家。

遲民祥第二次上訪是99年12月29日,這天,天昏地暗,大雪飛揚。他坐車剛到梅河,就被單位開車攔截回去。這次遲民祥非法勞教兩年。

在白山市勞教所,遲民祥被分到二大隊。因他堅持煉功遭到一個張姓惡隊長對他的一頓電炮、打罵,並停止接見等一系列處罰,並強迫他超負荷勞動,拆樓房,修公路等。每天在失去自由,腰酸腿疼中度日。望著鐵欄的窗外,寒冬大雪中,遲民祥看到王隊長對不轉化的石斌,王明之等學員使用電棍電,關鐵籠子施暴、酷刑。真是無法無天!

為了替法輪功鳴冤,為嚴正聲明堅信「真、善、忍」做好人無罪,在上訪無門的情況下遲民祥只好再去北京天安門,為的是喊出積壓在心裏的正義之聲--法輪大法好!為此遲民祥於2002年4月14日被北京站前派出所非法抓捕,在陰暗、潮濕、惡臭的關押室水泥地上每天以3個小饅頭度過了37個日日夜夜。之後他又被非法關押在白山看守所37 天。遲民祥絕食抗議,被非法灌食兩次。他不聽惡警的指使,不抱頭,被管教安排刑事犯毆打。

與遲民祥同期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中有一位名叫劉昭建。劉昭建每天都被非法灌食,灌鹽水。管教讓犯人打他、罵他,把他折磨的骨瘦如柴,到生命垂危時不但不放他,還非法對他判刑四年,對他繼續更殘酷的迫害。另一名叫滕偉強的,被非法灌食造成肺被嗆出了血,竟還被非法判刑十年,送吉林監獄。遲民祥還看見七、八個法輪功女學員,被非法關押強迫勞動。惡黨說國民黨渣子洞是魔窟,渣滓洞和這個惡黨的監獄比可真是小巫見大巫了。每個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都親身嘗試到了。

這次遲民祥以所謂擾亂社會秩序罪被非法秘密的送往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勞教兩年半。惡警是用鐵鏈子、手銬把他送去的。

遲民祥去後就被勞教犯剃頭,用冷水澆身,讓他蹲著體罰。吃晚飯前,姓姜管教和班長打他罵他讓他轉化。朝陽溝勞教所這地方更邪惡,為了強迫轉化,五大隊的虞隊長,姜管教,何管教,三個人一起打他,持續打了半個多小時,打一會就叫一聲遲民祥的名字,看昏沒昏過去,接著用電棍,軟塑料實心管把遲民祥的雙手銬上打,用拳掌打頭、臉,穿皮鞋用後跟踩腳趾頭,踢腿,把他的手打的像饅頭,臉、頭都腫了,拿筷子、吃飯都費勁。在三大隊進行所謂的第二次「攻堅戰」(即強制酷刑轉化)時,七、八個惡管教用皮鞭、槁把、電棍、涼水、手銬等等,一起鋪天蓋地毒打法輪功學員。帶頭的是陳立會隊長,骨幹有張偉、王全民、李軍、范盛祿、彭子龍等惡人,對不轉化強迫坐板一宿不讓睡覺,用刑事犯包夾看管法輪功學員,不讓法輪功學員自由活動,不准上廁所,天天除了坐板就是幹強勞動,不讓說話,盤腿坐著都不行。所方強迫法輪功學員超負荷查紙,做鳥,完不成做鳥任務就得幹到後半夜,沒有勞動保護,更沒有工資。遲民祥患嚴重痔瘡,腿麻木,心臟不好,胃不能吃飯(有包塊),整個人骨瘦如柴。他沒有錢檢查,所裏既不管他可又不放人,還強迫他勞動。勞教所不管法輪功學員的死活,將肺結核的患者和其他人安排在一個走廊一起生活,不予隔離,結果導致十多人被傳染肺病。三大隊隊長陳立會,公開在大會上說他就是法律,他想收拾誰就收拾誰。

遲民祥被非法超期關押25天。中國人在中國的電影、電視劇裏看到描寫法西斯納粹集中營的殘暴,可今天遲民祥親身都體驗到了,看到了共產惡黨的勞教營,簡直是人間地獄,比法西斯還邪惡。僅遲民祥在自己在勞改營接觸過的就有十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白山有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市政法委、610范常武督辦非法勞教,其中4人被迫害致死(江源縣張全福、張啟發父子倆,通化礦務局丁運德,松樹鎮高成吉),另有兩人被打斷腰腿癱瘓,生活不能自理,仍被非法關押不放。

2004年11月遲民祥從勞教所出來後處境更是悲慘。妻子和他離婚了,孩子的心靈受到了很大的傷害,他自己身體受到了極大的摧殘,飯量很小,非常瘦弱。

到單位上班第二天,「610」范長武又叫遲民祥去「610」,遲民祥不配合邪惡,他說自己沒有罪,是被迫害、被冤枉的,憑甚麼去?他還沒找到個說理的地方呢!2005年農曆新年前,「610」辦洗腦班,強迫遲民祥去,遲民祥又沒去。單位有個有正義感的領導說:「共產惡黨就這點事兒,沒完沒了了。」2005年5月25日,在市「610」和市公安局的陰謀策劃下,紅旗分局四名警察(劉局長帶隊)到單位,在工作崗位上就把遲民祥綁架走非法送往公安幹校洗腦班。

因發放揭露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資料,被非法抄家。在拘留期間,遲民祥的體檢結果有嚴重肺結核,才被放回。回家後公安局在家附近蹲坑騷擾,使他不得安寧,原本受到摧殘的身體,加上驚嚇狀況越來越不好。他無法在家調養,被迫離家出走。公安把遲民祥又綁架了。這次公安沒有把他送回他的工作單位。單位沒有見到,也不去公安局要人,卻研究了開除他的工職一事,並報到市局。在「610」高壓下,市衛生局決定將遲民祥開除了。

遲民祥質問單位領導:我犯了甚麼法,憑甚麼開除我?法輪功是被迫害冤枉的。江××用假自焚與謊言栽贓陷害法輪功,自己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惡黨讓我「轉化」,往哪轉化,轉化成假惡暴的壞人嗎?遲民祥告訴單位領導,他現在身體被迫害成這樣,家裏有80歲老母親和16歲的兒子怎麼生活?單位、衛生局不主持公道,保護職工的合法權益,卻把他開除了,於心何忍?天理何在?這不是落井下石助紂為虐嗎?領導卻說:「即使你沒犯法,是冤枉的、受迫害的,公安執法犯法,我們也得開除你,因為我們折騰不起,不開除你我們的烏紗帽不保。」

遲民祥質問警察:你們憑甚麼抓我,按「真、善、忍」做好人錯在哪兒,犯甚麼法?警察說:沒有甚麼條件、理由就是強制轉化不去不行。我們也不願意這麼幹,上面強壓,沒辦法,不然我們就下崗,個人利益受損失。

這就是中共惡黨所謂的「全心全意為人們服務」和「人民公僕」的含義;人們警察就這樣「維護人民的合法權益」、「依法治國」的;這就是共產惡黨的「先進性」、「人權最好的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