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教師孫常平一家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5日】孫常平,家住吉林省白山市撫松縣露水河東升林場,大學畢業後分配到砬子河當老師。孫常平自幼貧病交困,飽嘗了疾病帶來的困苦。自一九九六年,孫常平全家人煉了法輪功,病魔遠離他家,他家由借錢維持生活,到有了點積蓄,不用再為沒有醫藥費發愁了,生活寬裕了。正當孫常平家人感到生活有了希望,活著挺好的時候,江××集團迫害法輪功開始了。這人為的災難又使孫常平一家人陷入困境:父親在迫害下死亡,姐夫被非法勞教兩年,姐姐也被迫害下崗,孫常平被非法勞教三年。真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下面是孫常平訴說他們家人所遭受的部份迫害:

一、是誰要了我父親的命

我父親是一個忠厚老實的人,他在二十一歲就患有結核性胸膜炎。隨著年歲的增長,身體一年不如一年,一次又一次的病危,害得我母親整天以淚洗面,又要照顧孩子又要照顧病人,家裏窮還要四處去籌集藥費。俗話說:救急不救貧,親戚也疏遠了,沒事去串門,沒開口呢?人家就說上了這錢真不抗花,沒買啥錢就沒了。掙點錢不容易呀,因為長期有病親戚朋友看見我們都發愁,怕再跟他們借錢,因為農村人都比較困難。我們一家人生活在即將失去親人的痛苦之中,誰都不敢想。自從修煉法輪功後,父親是一個時常病危的危重病人,竟奇蹟般的好了,能蹬上三輪車撿柴禾的硬朗老頭 了。

看見父親巨大的變化,我們一家人倍感法輪功的神奇,更堅定修煉法輪功。母親通過煉法輪功也扔掉了背著多年的藥罐子,家裏也開始能存點錢了,過上了安穩日子。

正在我們全家沉浸在修煉法輪大法後所獲得的天倫之樂時,一場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陰謀開始了。99年4-25之前,江氏集團製造天津公安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引發法輪功學員去中南海信訪辦公室和平請願。然而,江氏集團卻誣蔑說是圍攻中南海,正是欲加其罪、何患無詞,鋪天蓋地的謊言,利用政府鎮壓法輪功,也是我們一家厄運的開始。

我因身體不好,為減輕家裏的負擔,學了一些健身氣功,但沒有效果。在回長春上大學時,在一個書攤上看到一本《轉法輪》。就買了一本回家看。煉功以後,身體發生很大的變化,人也精神了。九九年十月我去北京為的是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說說自己的親身經歷。

來到了信訪辦,說明來意後,就被非法帶到駐京辦事處關了起來。我不甘心就這樣回家。由於門有人把守,我只好從窗戶往下跳,從窗戶跳下時造成脊椎骨二處粉碎性骨折,脊椎骨斷成了三節。兩天後北京大搜捕被抓,被東山派出所王鐵生非法接回後關押在撫松縣看守所。家人多次去探視都不讓見。

在非法關押期間,管教強制我坐板,不坐就打罵。當時我的腰已經不能動彈。坐在板鋪上腰痛得分分秒秒都在受煎熬。在裏面每天吃兩頓飯,一頓一個小窩頭,一勺蘿蔔絲子湯,泥沙全在裏頭,蘿蔔絲湯犯人要了洗腳。就這樣的還扣每天二十元的生活費。我被非法關了一個月,看守所才讓家人探視。

我姐要求帶我到醫院看腰時,已經錯過了最佳治療時期。醫生衝著陪同去的警察大聲斥責:「你們還有沒有人性啊!都讓你們給耽誤了,你們還是不是人」。

我因上訪被判兩年勞教,因嚴重外傷所外執行。

2001年3月露水公安局東山派出所王鐵生以欺騙行為,把我騙到鎮公安局再次關押在撫松看守所,關了一個多月,我母親找他們要人才把我放回。回家後惡警王鐵生經常到家中騷擾,鬧得我們家中無寧日。

五月末我回來不到兩個月,露水鎮公安局王鐵生帶人又來騷擾,逼迫我寫保證書、簽字,我拒絕了他們的非法要求。於是他們威脅我父母,當時正是要過春節。父親看著被迫害的身體非常虛弱的兒子,老淚縱橫。此時的父親已是身心疲憊了,他無可奈何的對我們說,江××不讓我們做好人,他們不讓我多活了,不讓我多活了。就是在這種強迫和威懾下,我父親放棄了修煉法輪功。不久我爸病了,吃藥、打針、住院了。就在王鐵生到我家要帶我走的時候,我爸連驚帶嚇,病倒了。不久,父親的肺病復發,打針吃藥毫無作用,不到兩個月就病逝了。據醫生內部說,他活到今天已是奇蹟了。我父親老實了一輩子,這次從有病到去世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父親去了,他的死是江澤民及追隨者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犯下的又一個罪證。

二、姐姐一家的遭遇

我的姐夫,因頭上起疙瘩多方求醫問藥無效,而煉了法輪功好了,2002年4月單位找他談話,單位要他寫保證書,他不寫。當地派出所也到單位找到他;讓寫保證書,他不寫。派出所在政保科長的帶領下來家非法抄家,翻出大法書籍和資料,非法判他勞教兩年,關押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迫害。

姐夫被非法勞教後,我姐姐也難逃厄運。姐姐是一名教師,因生孩子落下病,上醫院檢查沒病,就是渾身疼痛難忍,煉了法輪功後病好了。二○○一年十一月校長唐乃國、讓我姐姐寫不煉功保證,並要求在保證書上寫一句罵師父的話。姐姐不寫,姐姐告訴他們:作為一名教師怎麼能罵人呢?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江××三個代表不是說代表文明文化嗎?難道是句空話嗎?我學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們怎能叫我罵人呢?校長說:我執行的是露林局黨委的決定,我是黨員,是黨的幹部,黨讓這麼做的。就這樣姐姐被逼下崗。

姐姐又找了相關的各級領導,主管教育的組織部長田德彬,還有局長周家財,他們一直要求寫保證書就安排工作。姐姐說: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他們說:寫是黨要求的,這是政治問題。你不寫保證書上邊抓得緊,總不能給你安排了工作,砸了我們自己的飯碗。他們聲稱國家對這事抓的這麼嚴!結果是互相推諉。兩年多了工作沒有著落。

丈夫被勞教兩年,孩子上學,姐姐的日子過得艱難,20年工齡只因學了法輪功做個好人,卻受到這樣的迫害。

我姐姐曾多次對他們講真象,講善惡有報的道理。姐姐說:三國用一個朝代向人們講解了甚麼叫「義」,岳飛用一生講解了何為「忠」,你們迫害我的這兩年是甚麼?他們問是甚麼?我說:表現的是一些××黨人的利慾熏心,唯利是圖與麻木不仁。他們笑了,說:現在就這樣,不是你一個兩個人能扭轉得了的。老百姓還是說點老百姓的話吧。姐姐問他們?你說你是黨員,黨的幹部,按照黨的要求做。在今天黨提出「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利為民所保,權為民所用」。以人為本信仰自由。你們的所作所為與黨的要求相符嗎?你們說你們擁護黨,那你們就該維護黨的聲譽形像。你們反把你們從良心上道義上說不過去的事推說是黨叫做的。你們這不是在敗壞黨嗎?!

就這樣姐姐的工作到現在一直沒有著落,日子過的十分艱難。為甚麼?只因我們學法輪功做好人,江××株連九族的迫害煉法輪功的好人。

2004年1月份姐夫釋放回家。回來後到單位要求上班,大製材廠殷盛年是單位領導,他讓姐夫寫保證書,與領導簽協議,不寫就不讓上班。我姐夫說我已釋放,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你們為甚麼抓著不放。領導說是政府讓這麼做的,江××不讓練你就不能煉,領導胡說他是政治犯。我姐夫說:我已釋放,做好人沒錯,你讓我保證甚麼?就這樣江××的獨裁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藉口,我姐夫也沒有了工作。

三、我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遭受迫害

2002年3月因資料點被破壞,我被松江河林業公安局抓捕,非法關押在松江河看守所,遭受刑警隊惡徒的嚴刑拷打,頭被打破,後被勞教三年,關押在長春朝陽溝勞教所。

2003年3月我在勞教所被迫害得非常嚴重,姐姐和母親及時趕到。見到我時,一條腿已不能行走,整個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家人要求作鑑定、檢查。勞教所推脫不給做。後來經再三要求才答應給作,但是得我們自己拿五百元錢,二大隊楊光帶我去中日聯誼醫院作檢查。檢查完後沒給診斷,也不讓家人靠近。楊光說沒事,並把拍的片子交給我姐姐說:你去給他開點藥吧。檢查完了,他們把人帶回勞教所。我姐姐拿片子走了幾家醫院,大夫都說很嚴重需要馬上手術,如果治晚了就會癱瘓。

我姐姐再次找到了所長王延偉,他讓二大隊楊光、朱副隊長跟我母親、姐姐談話。他們用審訊的方式與我母親、姐姐談。問他們為甚麼這樣對我,楊光一邊罵一邊打我耳光,並說叫你來鬧;我母親也被一幫管教圍在院內嘲笑侮辱。事後我母親、姐姐找到二道區司法局。司法局陳科長說:我們調查一下。如果真的打了你,我們一定嚴處。再找他們的時候他說:誰讓你們去鬧事。

為了見我一面,母親、姐姐找到隊長,結果互相推脫,今天拖明天明天推後天,母親、姐姐沒錢住旅店,露宿街頭,後來遇到一位好心人有兩間空房讓她們住,渴了喝口涼水,餓了吃口冷饅頭,東北的天氣寒風刺骨。母親、姐姐為了要求給我看病,他們公開向母親、姐姐勒索錢財,拿不出錢來,惡警就不給我看病。惡警一拖就拖了母親、姐姐一個月,老百姓沒有說理的地方。

相關電話:

周開德,人大主席,原鎮分局政法委主任0439-6363939、6365115,13804499022,8968002
王鐵生,原露水河東山派出所所長,現任組織幹事,0439-6361609 宅 6365572
田德彬,組織部長,現檢察院檢察長,13704490108 0439- 6369491 宅 0439-6363968

於再州,大製材廠長,13704499486 0439-6369199
二小學領導:
唐乃國13804499989,0439-6369775 宅6366888
薛義心13943422220 0439-6369092
露林高中領導:
黃仁道0439-6362096,13704498907
宋明波0439-6362033,13704499875
馬壯 0439-6120789,8963380
鄭海濱0439-6369273,13804499880
齊永德0439-6362357,8963061
張德海0439-13894040858
王禮 0439-5069756、8947753
姜曉龍0439-13039381597
解宜軍0439-6364395、8969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