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佳木斯市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彙編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康愛芬

2000年2月我到北京上訪被抓,被綁架到佳木斯勞教所關押50多天,被勒索7000多元才放回家。

2001年2月我發大法真相資料,被永紅分局惡警綁架,要送看守所,然後又對家人進行勒索,勒索3000元後,又不送看守所了,將我放回了家。看來惡人就是要錢。

2002年4月,110一大批惡警將我家包圍起來,並在門口設卡蹲坑,日夜圍困5天5夜,把家裏的水電全部切斷,我和丈夫在家裏沒吃沒喝,惡警的行為惡劣到了極點。後來我被迫流離失所在外租房住,被惡人舉報,5月15日晚8點多鐘,十多名惡警非法撬門闖入住處,把我們姐妹三人強行綁架。佳木斯110巡警支隊辦案室,把我和姐姐綁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這些惡警極其囂張,罵師父罵大法,還把師父的法像放在地上,兩個人抬著我的腳往上踩,我們大聲訓斥他們:「你們這樣要下無生之門的!要遭惡報,你們不要命,不為兒女想想嗎?」他們才住了手。第二天,將我們姐妹三人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堅決不配合邪惡,並請求師父加持闖出魔窟,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身體開始出現心臟病、高血壓,我又絕食絕水,最後出現吐血的狀態。他們怕擔責任,送我到二二四醫院檢查,一看檢查結果非常嚴重,以保外治療為名,逼我愛人交保金勒索錢財。他們對我丈夫說:「法輪功死了白死,現在死多少人了?頭幾天不死了一個嗎!」我丈夫看我身體極度虛弱,怕出人命,被逼交了5000元保金。我大姐被勞教兩年,受盡各種酷刑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在做真相資料,被前進分局惡警綁架,半夜12點將我送看守所。一個月之後送勞教所。檢查身體不合格不收,惡警強行把我送進勞教所勞教。我堅決不配合邪惡,並求師父加持,我整天發正念,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惡警猶大整天圍著我做轉化工作,並且威脅恐嚇,我身體出現嚴重病態,心臟病、高血壓,水飯不進。20多天後被送醫院檢查,後被放回家。到家後才知道,又被惡警勒索5000元錢,加上請客吃飯一千元。

李長榮

我原是蓮江口監獄職工,96年有幸得法修煉。2000年過年放假期間,單位利用欺騙手段讓我到單位。邪黨支部書記找我談話,讓我放棄修煉,說如果煉法輪功就得坐牢。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他講大法的美好,並表示堅定修煉的信心。當天晚上,一群警察闖進我家,將我強行帶到蓮江口監獄公安局,局長沈柯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我拘捕,關進拘留所小號。當時小號裏全是大法弟子,小號全滿了。5天後,家人不斷的要人,並被勒索了很多錢才將我放了出來。

2003年3月,蓮江口監獄邪黨委為了追隨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在監獄抽水站辦了20多天洗腦班。一天晚上,一輛警車開到我家,強行將我帶到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沒有人身自由,監獄長何兆坤親自坐鎮,並對大法進行攻擊、謾罵,監獄政治處一惡人拿了一本攻擊大法的書逼著大家讀,後來,這人遭惡報死於車禍。

曲秀英

2000年10月7日因到北京上訪,我被劫持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3天,被勒索240元,一碗湯麵一個花捲要15元,合計255元。後被送回佳木斯看守所關了一個多月,每天吃的是玉米麵窩頭,沒有油的白菜湯,裏面加一點蘿蔔塊,每天20元伙食費,光伙食費就被看守所勒索700多元。家屬找人往外辦又被前進分局內保勒索1000元。而後,又被市610辦公室以罰款名義勒索3000元,每月從工資扣除。同時,一個半月沒給開工資。本次進京上訪至少被勒索6455元人民幣。

2002年4月12日,我又被前進公安分局強行綁架,送勞教所勞教三年,受盡迫害的同時被強行扣工資23670元,家屬為了搭救,又被勒索3000元才被提前三個月釋放。合計勒索23670元。在勞教所裏,冬天是凍白菜湯,夏天是大頭菜湯。強迫超強度勞動。

從被迫害至今,單從經濟上至少已被勒索30125元。

周秀香 63歲 女

96年得法,得法後原來多種疾病消失。2000年2月因進京證實大法被抓,後送佳木斯看守所關押40多天,那裏的環境非常惡劣,一個10多平方米的房間關了30多人。她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身體狀況非常不好,家人被勒索1萬多元後才將其接回,在放回家的路上,惡警還恐嚇她說拉出去槍斃。回家後,惡警多次上門威脅恐嚇,使其身心每況愈下,於2001年3月離世。

姜靜萍

2004年10月24日夜,我被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到公安局犬營。強迫我坐鐵椅子上戴手銬到26日下午,共計36-37小時,這期間不許閉眼睛、更不許睡覺。26晚又把我送看守所非法關押20天,到11月15日,又把我送佳木斯勞教所勞教三年。在勞教所和看守所裏吃的都是菜湯(就是水加鹽加幾個菜葉),一點油都沒有。每天都要幹活,編製汽車坐墊。沒有休息日,上廁所要請示,不允許去就得憋著,並且規定時間,過點不許去。由於營養不良和過度勞累,出現肝病症狀,被邪惡之徒勒索三萬元才放回家。我兒子的一部諾基亞手機(兩千元)也被勒索。

李秀雲

2000年3月26日,李秀雲為證實大法進京上訪,交一封上訪信,被佳木斯前進公安分局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名關押到看守所15天。結果到期不放,到4月16日才被家屬接回。在看守所裏喝的是菜湯吃玉米麵窩頭。這次被前進分局內保科勒索3000元。

2003年11月14日早7點,我上早市,在我家樓下被前進派出所惡警綁架,到派出所後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煉!」惡警就到我家抄家,搶走一本經文、一個筆記本、一個影碟、非法勞教二年。在勞教所裏受盡折磨,被強迫超強度勞動,做汽車墊和繡地毯,眼睛和手都累壞了。每天吃的是窩頭、蘿蔔湯。

翟貴余

2004年6月,我散發大法真相資料被警察綁架到橋南派出所,並於當晚送看守所。關了近一個月後,又送勞教所勞教三年。在勞教所關押一個多月時,我身體受到嚴重損害,出現了心絞痛,勞教所怕擔責任同意保外就醫。但強行勒索兩萬元才將我釋放。

楊淑慧

2002年4月25日,在家中被南崗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受到非人折磨,致使精神失常,而且越來越嚴重,已經不認識人了。但勞教所根本不給治療,一直到2003年7月末,在楊已經非常嚴重的情況下,才放回。被迫害一年零三個月。

2006年9月28日,楊淑慧到同修家串門,被非法到同修家裏騷擾的中山派出所警察開車跟蹤,翻兜子、問姓名,在甚麼都沒翻到的情況下,恐嚇其不許到同修家等等。由於警察態度十分惡劣,又威脅恐嚇,使楊淑慧精神又一次受到打擊,狀態越來越不好,最後連吃飯睡覺都不知道了。給家人帶來極大的痛苦和打擊,兒子因為在家看護媽媽不能上班,丈夫在工地幹力工非常累,下班後還得自己做飯。由於楊淑慧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她的丈夫和兒子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身體都很消瘦。現在,楊淑慧已經被送到母親家,她72歲的母親還得照顧她。

許耀蘭 女 70歲

2000年7月進京證實大法,被勒索2000元後才被放回。再次去北京,被瀋陽車站警察勒索30元,又被其他警察勒索2000多元。之後南崗派出所閆衛東經常上門騷擾,至今使我身心受到極大傷害。腿和手一直不聽使喚。

郭鳳霞

2002年我進京證實大法,在瀋陽火車站被綁架,在車站被非法關押三天,惡警審問我還上不上訪,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把我銬了一夜,還勒索我500元錢。南崗派出所去兩個人、家屬去一人接我,花車費1500元錢,都讓我一人承擔。接回後,將我送看守所關押一個多月,罰款3000多元才放人。

2001年12月,因為講大法真相被南崗派出所綁架,又勒索500元。

2002年4月20日,四豐鄉派出所闖入我家,強行將我綁架,直接送到看守所,一直關押到6月,又將我送勞教所勞教兩年。因為我堅持修煉不轉化,被勞教所惡警多次迫害,上大背銬、坐小凳,多次被惡警何強毆打。

2004年,南崗派出所警察閆衛東、李所長,翻牆闖入我家抄家,後來又多次來家騷擾。

史敬文

1999年7月18日,去北京上訪,被關押2天。

1999年12月27日,去北京證實大法被綁架到佳木斯看守所迫害,關押一個月後才釋放。

2000年6月,在講真相中被抓,被綁架到看守所進行身體和精神上的迫害,兩個多月才釋放。

2001年5月,惡警在深夜非法闖入我家,又將我抓進看守所,一個月後又將我送勞教所勞教兩年。我在勞教所被非法迫害打罵,被體罰坐尖板凳,天天坐,夜晚不許睡覺,受盡折磨。還被強制勞動。

鄭玉珍

2002年9月12日去農場散發資料,被綏濱農場公安局綁架,非法送佳木斯勞教所勞教三年,受盡迫害,於2005年5月4日才被釋放。

孟學蓮

99年7月22日,因進京上訪,被綁架到佳木斯看守所關押,5天後,家人花掉近千元才將我辦出來。

2000年我因參加法會,警察經常到家騷擾,無故上門尋釁,因此搬家。

曹秀霞

我於1999年10月2日進京上訪,到信訪辦被扣留,送佳木斯向陽分局,後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名送佳木斯看守所關押半年,罰款2000元才放人。第二次進京被前進分局送看守所關押18天。第三次在家被南崗派出所綁架,關押在看守所20多天。還有一次去牡丹江被綁架,佳木斯公安局610的人將我送勞教所關押一個月。2002年5月10日晚9點,前進分局警察闖入家中無理抄家,搶走一本經文、幾份資料、幾個光碟,將我綁架到前進派出所,問我煉不煉了,我說煉,就將我送看守所,後送勞教所勞教三年。在勞教所期間,因為不轉化,多次被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出現心臟病、胸疼、發燒,不能參加勞動,還被無理加期兩個月,單位將我開除公職,邪黨欲將大法弟子置於死地。

鄭廣芹

黑龍江寶泉嶺農管局糖廠職工。沒修煉前曾患癌症,98年得法,身體康復。

2000年12月15日去北京上訪,到瀋陽被警察截回,非法關押在寶泉嶺看守所,在那裏關押了半個月,家人被勒索了3000元抵押金,說不進京就退回,當時是共青農場姓劉的收的錢,至今也沒退回。在看守所裏吃的是土豆湯和不熟的粘饅頭,這樣的伙食竟然要500伙食費。才勉強將其釋放。

2002年9月12日,鄭與妹妹去綏濱農場散發大法真相資料。她妹妹被農場抓捕勞教,她在師父加持下正念走脫。當天,寶泉嶺公安局抄了她家,搶走了大法書,還盜走了她母親生前留下的銀手鐲。有三個警察沒離地方的在她家吃住一週。吃飯都要由她的丈夫到飯店買回來給他們吃。每天還強制她丈夫陪他們玩麻將,一是監視她是否回家,二是勒索錢。持續一週後,又出動人馬到處抓捕她。她家裏的所有親人都被騷擾、恐嚇、威脅。就連住在雙鴨山的86歲的舅舅也沒放過,被逼著給帶路去親屬家抓她。就這樣,她有家不能回,開始了流離失所生涯。

2003年她丈夫經不起惡警無端長期騷擾與恐嚇與其離婚。同年,當地610下令扣發她僅有的290元病退生活費。

2003年,她又被佳木斯安慶派出所抓捕,當時兜裏揣的380元同修給她的生活費被警察摸走,兩張200元的手機卡也被警察搶走。還把她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迫害了兩個多月,使其生命垂危,但仍不放人,還判了三年勞教。家人拿了了兩萬多元才把她辦了出來。

至今她仍然流離失所,無家可歸,沒有任何生活來源。

井玉華

2000年一月,因進京證實大法被北京前門派出所綁架。後被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80多天,前進分局王連民到單位勒索3000元錢。

2002年2月5日,因散發真相資料,被佳木斯前進分局南崗派出嚴衛東、徐某綁架,因不配合邪惡,被南崗派出所所長張得利毆打,並送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60天,被前進公安分局王化民勒索5000元。

2002年4月9日,佳木斯前進公安分局南崗派出所到家抓人沒有得逞,蹲坑幾天後,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又到我妹妹家三次抓人,並蹲坑。使我被迫流離失所一年多。

2003年3月在大慶期間,大慶五廠派出所以查戶口為名查找流離失所大法弟子,沒抓到我,將我母親帶到派出所,並抄走所有大法書、錄音機、音響,並勒索一萬元罰款,才將母親放回來。一年後,托人辦理又返回八千元。

2003年3月,我從大慶返回佳木斯,因電話監聽,佳木斯公安局國保大隊又到妹妹家抓人,並抄走一本大法書和幾份資料。沒抓到我,就將妹妹妹夫帶到公安局做筆錄,勒索2000元才放人。

2004年12月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佳木斯向陽公安分局長安派出所將我綁架,並送佳木斯看守所關押22天,後被送佳木斯勞教所判三年勞教。在師尊的呵護下,大法弟子正念營救,7天闖出了勞教所,被佳木斯公安局陳萬友勒索3000元人民幣。

李桂蘭

我是98年11月得法的。我修煉前是產後風的後遺症,身體沒有好地方,心臟病。煉功後全都好了。

2000年10月,我在家給孩子做飯,進來兩個人,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我說是,他們要我去中山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他們向我問話並作筆錄,同時又派人到我家抄家。因為我走後,同修把書都拿走了,所以,他們甚麼也沒翻到。過了兩個多小時,他們通知我女兒把我接回來了。

2003年5月末的一天晚上,有人敲門,兒子開了門,一下子闖進七、八個人,直奔我的房間,把我的大法書、錄音帶、還有小錄音機全搶走了。他們把我拉到派出所,惡警宋亞巍問我大法書是哪裏來的,我說:「是我在書店裏買的!」後來他們用吉普車把我拉到南崗的一個醫院。我當時想,我不能到這地方來,請師父加持,同時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我下車兩步就倒在地上了,心裏啥都明白,就是身體動不了。他們把我拖到醫院驗血、照像,檢查完後,把我拖到吉普車前,讓我自己回家。可是我全身動不了,這時一個人小聲說:「把她扔到那裏算了。」另一個人說:「不行啊!」他們又把我抬上車,拉回到派出所。他們把我抬到床上,放嘴裏一粒救心丸,用一個東西劃我的腳心,然後把我送醫院打點滴。第二天早上,他們通知我孩子將我接回家。這次他們把我迫害到醫院去所花的一切費用都是逼我女兒交的,大約700多元。

2004年11月的一天中午,家裏來了兩個中山派出所的警察,當時有5個同修在我家學法切磋,走了四個,還有一個帶小孩的沒有走,派出所的警察闖進屋來,叫我們兩人上車,說:「一會就回來,不信,你讓你兒子拉你去!」車子開到了看守所,就問我認不認識某某同修,又問窗外的那個。當時我想不能和他們說話,我就請師父加持,而後,我就倒在椅子上了。他們扒我的眼睛,往嘴裏放救心丸,過了兩個多小時我醒了。這些惡警打我罵我,把我銬在鐵椅子上,而後,把我送到了新建的看守所去了。我在看守所裏和幾個同修學法、發正念。到了第八天,我上廁所的時候,倒在了地上。第十二天,我走不了了,警察叫犯人背我去看病,到醫院檢查後又將我拉回看守所,看守所看我這樣不收,孩子們將我拉回了家中。回家後知道,是家人托人花錢辦出來的,吃飯不算,光送禮就花掉2000元。

2005年春天,我家前後門都反鎖著,來了8、9個人說要看電表。敲門不給開,他們就趴上窗戶往屋裏看,我在屋裏發正念,他們敲了一個多小時後走了。

2006年3月又來人敲門,說是片警,我不給開門,他們就前門叫、後門叫。後來看見我丈夫從後門進屋了,他們都來敲門,不給開,他們就把門撬開了。進來8、9個人,問我把東西都藏哪裏去了,然後挨屋翻,最後啥也沒翻著走了。惡警就是這樣不斷的騷擾、迫害。

法輪功學員甲受迫害經歷(名字不詳)

我是96年得法的,得法後受益匪淺,整天學法煉功,真似神仙一樣自由自在,好不快活。

誰知好景不長,99年720以後,邪惡開始迫害大法。2000年12月31日,我和同修去北京證實大法,到金水橋邊,被惡警抓住,把我們拉到前門公安局,後送到佳木斯駐京辦事處。當時我們返程車票已經買了,被警察拿去說給退,直到走也沒給一分錢(車票是368元)。在辦事處呆了4天勒索我680元,沒有票據。後將我接回佳木斯永紅公安分局。因我不寫保證書,把我送進看守所,第四天,家人托關係把我辦了出來。就連看守所門衛也勒索錢,要我30元,說必須買甚麼書。這一次被迫害,總共被勒索2000多元。

2002年惡警陰曉東領一幫警察到我家(平時就經常上門騷擾),進門就翻,把真相資料、不乾膠、身份證全都搶走了,並欺騙我讓我和愛人上派出所一趟。然後把我送進看守所,關了半個月後又將我送勞教所勞教二年。檢查身體測血壓220,勞教所不敢收,他們就將我們五個身體不合格的拉回看守所。然後找中心醫院醫生檢查之後,又將我們送回勞教所。

到勞教所首先將全身衣服扒光,連衛生紙都抖開。到了那裏,整天給洗腦看焦點訪談,謗佛謗法,利用各種手段讓你轉化,轉化一個給他們多少錢。

7-8月份強迫我們勞動挑筷子、穿勞改服,否則就打。我也曾被姓閆的打過,扭胳膊、打臉,把馬翠紅、張曉更打得幾天起不來,走不了路,身上都是紫茄子色,惡警還說是裝的。

8月24日勞教所強行轉化,把所有的大法學員都弄到三樓坐小凳,看誹謗大法的錄像,不准說話,從早六點到晚上12點,除了吃飯上廁所,其餘時間就這麼坐著。不念揭批的書,就不讓上廁所。大法弟子康愛民不念,惡警陳靜上去就是兩個嘴巴,隨手將其拽到走廊,男惡警用膠皮棍猛打。惡警陳靜還說:「我讓你們上廁所你們才能去,不讓去,你們就得憋著!」真的有人憋不住尿褲子的。有的同修屁股坐小凳也坐爛了。我的血壓高壓達到260,低壓150也不放人。過幾天邪惡又開始用大背銬迫害我們,凡是用了大背銬,沒有幾個能挺得住的,所以有很多人違心的轉化了。有的同修挺過來了,但手殘廢了。後來,我的病情加重,惡警讓家人拿300元錢到中心醫院,醫生一量血壓240,讓馬上住院,惡警劉亞東讓醫生開點藥回去治。開藥化了六七十元,我也沒見著。家人見我很危險,就托人辦了保外就醫,還得交5000元錢。2003年1月23日我才離開魔窟。

法輪功學員乙受迫害經歷(名字不詳)

99年7月18日聽說大法遭到無理誹謗,我和同修一行二十多人準備到省城上訪。正準備上車,車票被警察搜走,把我們送永紅分局關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才放回家。這是第一次迫害,車票錢也沒給我們。

第二次迫害

大法被迫害,師尊被無理誹謗,我們去北京講清真相。一行七人費了好多周折,來到了北京。我們把資料、橫幅、不乾膠等都做完了,來到天安門廣場:大法弟子不斷的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聲音此起彼伏。一車車的被抓的大法弟子不斷地往外送。我在北京被關押4天,被送回佳木斯,由於我心臟不好,孩子到車上把我背下來的。永紅公安分局勒索2000多元,我女兒知道我學法後剛恢復,才把雙拐扔掉,怕我進監獄,花了四千多元請警察吃飯送禮。

第三次迫害

松林派出所姓鄒的帶六名警察來我家抄家,把大法書和講法帶等都拿走了,又去搶師父的法像,因我死活不放,孫女也又哭又喊不讓拿。哭聲驚動了不少人圍觀,警察才放手走了。

第四次迫害

2004年的一天,我和同修去貼真相資料,被抓到公安局,後又轉回公安分局,又轉回派出所。第二天準備送看守所,在師尊的加持下,及同修的正念營救下,體檢不合格拒收。回來後,讓我們每人交200元錢,警察又到我家,將我和孫女的兩套大法書和經文全都搶走了。

第五次迫害

2004年過大年的時候,我早上四點出去貼真相資料,被蹲坑的便衣抓住,送到向陽派出所。我向他們講真相,他們又到我家一頓亂翻,甚麼也沒找到。因為同修和家人已經把東西都轉移了。回家後才知道,孩子們又送了警察一千元。

由於迫害放棄修煉後離世

郭女士

她原來在佳木斯六中煉功點煉功,由於邪惡迫害大法弟子,不許修煉,她放棄了修煉。導致原來的腎病發作,現已病故。

索某某 男 70多歲

因為修煉大法,惡警不斷上門騷擾,老人無奈放棄修煉,2003年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