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可疑的體檢和抽血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二零零三年因在北京講真相被惡人綁架後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時間是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

在勞教所裏,那裏的幹警對法輪功學員在精神和肉體上進行殘酷的摧殘。一進勞教所立刻被那裏的吸毒犯監管起來,每天長達十六個小時的端坐,不准說話、不准上廁所,長時間的站立、不讓睡覺,甚至長時間的不給水喝。我們被強制看他們編造出的謊言錄像和誣蔑文章。對法輪功學員有各種各樣的監控班管制,有大監控班、小監控班、還有單獨的監控班。對一些堅定的甚麼都不寫的,就送到所裏的攻堅隊進行更加殘酷的迫害

北京女子勞教所表面看上去像學校,乾淨、整潔,(每天都是我們打掃)還有運動器材。不過這一切都是給參觀者看的,一旦有參觀的人來了,幹警們就開始演戲,用假相來欺騙他們。參觀者接觸的都是他們精心安排的大隊和人員。而把法輪功學員都關起來,怕他們說真話。

走出勞教所後,看到惡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報導深感震驚!使我馬上想到在勞教所時,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一年兩、三次的全面檢查身體原來是另有殺機。我在裏面不足二年,就進行了三次大的全面身體檢查,是在天堂河醫院檢查的。平時經常通知法輪功學員去抽血檢查,說是去化驗肝功能。那裏的幹警對我們說:你看,國家對你們多關心,花那麼多錢給你們檢查身體。其他的犯人也經常說:對你們法輪功多好,總給你們檢查身體。記得又是一次抽血,說是「獻血」,讓法輪功學員大部份去,也去了幾個吸毒的人員。

當時我想:既然是「獻血」,那麼為甚麼還要吸毒人員的血呢?現在我明白了,是在又一次大規模的抽血配樣中,弄幾個吸毒人員做幌子。記得有兩次我們法輪功學員抽血回來,有幾個年輕的學員時隔幾天被告知不合格,又進行了第二次抽血。特別是在我勞教期間,經歷了兩次半夜轉移法輪功學員,不知去了何處。被轉移走的幾乎都是外地的學員。

以上這些都是我在北京女子勞教所親自所經歷和看到的。現在我明白了,這是毫無人性的惡黨、劊子手們,在為牟取暴利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準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