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為了救度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中國人,我從澳洲回大陸,向人們講真相、傳《九評》。在大陸散發《九評》是很危險的事,大陸到處都能看到警察,而街道上也安有攝像鏡頭。我喜歡到各大學去散發《九評》,走到學校的圖書館,進去就放上一本《九評》,在校園裏,只要看到教室或辦公室門的開著,我進去就放上一本《九評》。有時也上街發。有一次我把一本《九評》放在街道的一個台階上,身後卻站著一個警察,他一把抓起《九評》。我立刻發正念:「警察看不見我。」那個警察果然只是東張西望,好像是找放《九評》的人,可他就是看不見我。我堂堂正正的走了。這樣危險的我們碰到好多次,但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我們都闖過來了。

有一天早上五點,我和一位同修乘坐早班公共車進城。結果剛一下車,車站上就站著一個警察。可能是公安局發現這個熱鬧的地方經常有人散發《九評》,所以這麼早就來看著。我們就到另外一條街去發《九評》。當時還很早,街道上的門都關著,我就往一個門縫裏塞一個小冊子。突然有一個掃街道的清潔工大聲喊我:「快走!報紙還沒來,別在那找了,你快走呀!」他一邊喊一邊朝我跑來。我抬頭一看有一個警察就站在離我不遠的地方,還瞅著我。我馬上發正念:惡人站著別動。結果那個警察果真站在那一動不動。喊我的清潔工跑過來低聲對我說:「給我一本,你快走!這兒太危險了!以後再早點來。」然後又朝我大聲喊:「過一個小時再來取報紙,不會丟的,我給你看著。」這分明是讓那個警察聽的。他是個好人,發現有警察來了,趕快過來保護我們。

我們往回走的路上,在一個十字路口,見有十幾個人蹲在路邊,路邊放了十幾輛單車,每輛單車上都掛一個牌子,上邊寫著:「鋪地板」,「刷牆」,「洗油煙機」……。這些人都是下崗的或沒有職業的人,這麼早他們就在這等著找活幹,很可憐的。我想應該去救度他們,可是《九評》和真相資料全發完了,只剩下「護身符」了。我就和一起來的同修商量給他們「護身符」吧,同修不同意,認為這些人不可靠,可能會舉報我們,並堅持到對面的菜市場給買菜的婦女去發送。我也沒堅持,就跟同修一起去了菜市場。給兩個婦女送「護身符」,她們因害怕都沒要。我們就又返回走到十字路口那幾個蹲著的人旁邊,其中有個年輕人走到我面前問:「你剛才散發甚麼?」我拿出一個「護身符」說:「就散發這個。」他伸出手說:「給我一個。」我就給他一個。那幾個蹲著的人一起擁來伸出手說:「給我一個」,「給我一個」。有兩個人站在旁邊看著,最後也伸手說:「那也給我一個吧。」看來這兩個人原來不打算要,見眾人都要,他倆也要了。我告訴他們:「你們就按「護身符」上寫的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就會消災解難,祛病健身。」他們都說:「好。」我為他們感到高興。同時也意識到,救度眾生不能抱有任何成見,不論甚麼人,都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我們險些錯過了救度他們的機會。

談到「護身符」,我再簡單給大家說一下「護身符」的神奇。我們單位有個退休的女幹部,原來身體很好,突然患了腦血管疾病,臉色發青,頭昏,失眠,最使她痛苦的是耳鳴而且耳朵也聾了,去醫院治病也無效。我就送給她一個「護身符」,讓她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一個多月,我碰到她,見她紅光滿面,非常精神。我就問她:「你耳朵能聽見了嗎?」她說:「好了,全好了。」我問她怎麼治的,她說:「沒治,就按你說的默念法輪大法好,就給我治好了。」

還有一個是職工的妻子。我曾給這個職工講真相,他根本就不相信。可他的妻子突然患了腦血管病,而且很嚴重,不但耳朵聽不見了,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我給她送去「護身符」也讓她默念「法輪大法好」。過了一個月她突然跑到我家對我說:「你給我護身符後,我天天念,我現在病全好了。我丈夫說你要不是這護身符把你的病治好,咱們家沒錢給你看病,你可能真的沒救了。他讓我來找你也煉法輪功。」我聽真為他們高興。「護身符」不但救了她,還救了她丈夫。

還有一個更神奇,就是我們原來老局長的妻子,八十多歲了。她原來很相信法輪功,我就給了她一本《法輪功》。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她因一時害怕就把書燒了,後來她手疼,胳膊也疼,腿也疼,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家人給她請了保姆照顧他。我看她那樣子還真的馬上就不行了。她痛苦的對我說:「我一時糊塗把你給我的《法輪功》書燒了,我很後悔呀,你快告訴你的師父,讓你們師父諒解我。」我說:「你自己給師父說,我們師父能聽見。」我又順便給了她「護身符」,讓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勸她退了黨。大概過了兩個月,我發完《九評》順便又去看她。只見她紅光滿面,精神抖擻。她高興的對我說:「太神奇了,我到過最好的醫院,找了最高明的專家,他們都治不好我的病,這個‘護身符’給我全治好了。法輪大法就是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