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法弟子的純真、純善講真相、勸三退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回想走過的路,我的體會就是: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心態一定要純,以大法弟子那種純真、純善打動對方,對方不但願意退,還非常感謝你。記得今年夏天,在對一個年輕的民工講完,送了他一套資料,小伙子親切的說:「阿姨你這人太善良,太好了,我還是頭一次看見你這麼好的人。」我說:「那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能給你真正的帶來美好。」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沐浴佛恩十年有餘,由一個弱不禁風的病秧子轉變成一個身心健康的人,我親身體驗到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所以無論是個人修煉階段,還是七年正法修煉,我修大法的心堅定不移!

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講法說:「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在此希望那些沒走出來的同修,趕快走出來加入救度眾生的行列,珍惜師尊給我們開創的正法修煉環境,否則悔恨終生!

一、走到哪兒,真相講到哪兒

從99年4-25~2000年1月,我先後四次去北京證實大法,2000年1月我第四次去北京上訪回來(在信訪局門口被當地公安非法截回),單位通知我因為我堅持煉法輪功和去北京上訪從此停發我全部工資,這並沒有動搖我修煉的心。

2000年2月4日除夕夜,因為要到煉功點煉功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近20天,出來第二天一大早,派出所把四方(公安、單位、家屬包括本人)召集到一塊兒,要我寫不去北京不在公開場合煉功的保證。無論他們說甚麼我都不理會,坐在椅子上背師父的詩《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一直到中午我沒有向邪惡妥協,他們只好放我回家。回來後我把在大法中受益和因修真、善、忍停發工資的情況寫成上訪信,發往全國,省、市、區各個職能部門,我找單位領導對他們說:公民有信仰自由,你們不讓信。公民有上訪的權利,你們不讓說,還扣我工資剝奪我的生存權,不是我違法是你們在違法,別看現在你們扣我的,到時候一分不少都得給我補上。2001年,迫害加劇,單位以開除公職威脅我,並企圖把我送進市裏的第一期洗腦班,被我當場嚴厲拒絕並正告他們「那個骯髒的地方我決不去,你們就是把我送進洗腦班,你能把真善忍從我心中抹掉嗎?真善忍已在我心中紮下了根,你們是無法抹掉的!」

我被迫從此流離失所。後來聽說邪黨人員當天為抓我,派出所、單位、辦事處二十多個人非法在我家呆了一下午直到晚上。在流離失所的一個多月中,我多次給單位領導打電話並到他們家中去講真相,找派出所所長講真相。幾年來因為「要工資」,講真相我走遍了省市人大、信訪、婦聯、總工會和單位所有領導和各個職能部門的辦公室(包括派出所、辦事處),走到哪兒講到哪兒。無論單位、居委會、辦事處、派出所、拘留所他們迫害我一次,我就寫成上訪信揭露他們一次,光上訪信的底稿就是一大摞。我以一個大法弟子慈悲的胸懷不懈的給他們講真相,於2003年夏天在停發我三年半工資後,恢復了我的工資,並把拖欠所有工資及福利一分不少全部補清。

2000年6、7月間明慧編輯部提出向廣大人民講清真相,同修們採取不同的方式向人民講真相,幾年來我除了發資料,更多的是採取面對面的講真相,講我因修大法而受到的迫害,揭露天安門廣場自焚和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講修大法給人帶來的美好:講修大法的人不抽煙、不喝酒;吃喝嫖賭不沾,貪污腐敗不做;不欺騙,不說謊,是善良的好人;講修煉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此過程中,不只一次的有人問我:「你不怕警察抓你嗎?」我說:「修煉真善忍堂堂正正,不做壞事,怕甚麼,大法弟子冒著危險講真相完全為了別人好,明白真相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一文中指出:「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希望每個大法弟子都充份發揮出自己的積極性與大法弟子的作用。」學法後我加大了面對面講清真相的力度,利用平時買東西的機會向我所有購買的對像講。市裏各大菜市場,各種物品的批發市場(外地人較多)成了我講真相的好場所,一般採用買東西的同時與對方聊天的形式,然後找準切入點,講真相效果極好。講明白了送他一份真相資料,再送一句美好的祝福,對方特別高興還說聲謝謝!

二、面對面的講真相

通過面對面的講真相,我發現世人是那樣的渴望知道真相。記得2002年秋天,在向幾個17、8歲來本地做餐飲生意的孩子講真相時,其中一個男孩兒問我:「阿姨,你給我們講這些對我們有甚麼好處?」我告訴他明白真相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你明白了再告訴你爸爸媽媽、親朋好友,他們都明白了你們全家都會有個美好的未來,他點了點頭。因為當時真相資料已發完,我答應有機會給他送去。轉天我給他送去,還是那個男孩兒,雙手接過資料,一邊說謝謝,一邊恭恭敬敬的給我九十度鞠了一躬,這一舉動把在場的人驚呆了,我的眼睛濕潤了,心裏明白這個生命來到世上等的就是今天啊!

2003年中秋節,我在去發資料的路上碰到一個賣梨的農民,我邊買梨邊跟他聊天,話題引向了法輪功。他說:「聽說過,可沒見過真相資料」,我送給他兩份不同的小冊子,他高興的說:「我回去好好看看,看了給你們宣傳宣傳大法。」我說:「你看後一定要珍惜,這些資料來之不易,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攢錢做的。」他說:「一定一定珍惜,我看後讓別人也看看。」

我當時一共帶著五種不同類型的真相資料,每樣送他一份,他可以全面的了解大法,看後再傳給別人看,明白真相的就不只他一個人。從那以後,我再講真相時,只要對方表示願意傳給親朋好友我就多給他兩份,這樣一傳十,十傳百,收到的效果是不可估量的。

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我抓住平時所有的機會用來講真相,哪怕是問路的也不放過,路上遇到的陌生人,我主動打招呼,找準機會講真相。有一次,路過地道橋,有個四十多歲的婦女,騎的自行車把與我的車把碰了一下,我主動道歉並對其講真相,她到家與我分手時我送給她兩本小冊子,她說:「我在這個城市住了四、五年還從來沒見過,回去好好看一看。」

我家附近有個菜市場,一次買菜時看見一個賣黃瓜的小伙子與顧客發生爭吵,他很生氣,我就把最淺顯的法理講給他聽,一會他就消了氣,我告訴他這些都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轉法輪》書裏的道理,他默默點點頭。臨走我送給他一份小冊子。過了好長時間,在另一個市場又碰到這個小伙子,他抬頭看見我,雙手抱拳,響亮的說了一聲:「法輪大法好」。因為市場很大,周圍十幾雙眼睛都轉向他,我心裏真為他高興!這個生命有了希望。

因為講真相,我結識了一個浙江的茶商,他特別願意接受真相資料,每年過年回家都把我送給他的光盤、小冊子給他的親朋好友看。通過看真相,他的家人、朋友都明白了真相。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師尊的法越講越明,師父說:「救度眾生貫穿在你們現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夠認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會救度更多的眾生。」(《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學法後受到很大啟發,我平時無論辦事,買東西只要是走出家門,書包裏就裝上事先準備好郵寄的信件(用不同郵票,不同信封,從不同方位發出),傳單光盤、小冊子(事先都封好,面對面的給不用外包裝)每樣帶一些,悄悄的發,面對面的給,根據不同情況,不同時機,採取不同的方式。一般面對面講時,問明對方有沒有VCD(以免浪費),有就給光盤,沒有就給小冊子。再加上一張精美的護身符卡片,世人都願意要。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曾有許多人問我,是不是大學老師,我說:「我和你們一樣是普通的百姓,與你們不同的是,我煉法輪功,修大法強身健體,開智開慧,誰煉誰受益。」

三、在家建資料點,發出兩千餘本《九評》

2003年夏天,同修買了一台激光複印機,放在她家。我與同修合作,每星期抽一兩天做資料,送給其他同修,我倆合作的很好,一天能印六包紙。從那時起我講真相的資料豐富了許多,這樣持續了半年。

2004年初春,同修送給我一台小型複印機,我在家建了資料點,在不耽誤再三件事的同時,每星期除了做自己講真相用的資料,還給同修做些明慧週刊、傳單和小冊子。隨著正法進程的需要,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當我正想買台電腦時,同修送給我一台電腦,女兒用她的工資裝了寬帶,兒子給買了台彩噴打印機,從下載到出資料基本能獨立運作。在女兒的幫助下,我學會了上網和做資料的操作,從此我講真相的資料更豐富了。

由於我除了給同修做資料,面對面講真相一直沒有停,所以對真相的選材比較到位,我們做出的真相資料新穎、整齊、乾淨,同修都願意要。

2004年底《九評》發表,由於學法不夠,沒有跟上正法進程,延誤了05年過年期間推九評的大好時機。新年過後,幾個同修一起學師父《不是搞政治》、《向世間轉輪》的新經文,大家一致認為推《九評》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我們必須做。從那時起,我買了不同規格,不同形式裝九評的包裝袋,從05年初至今,大約發出兩千餘本《九評》。我市有個大的批發市場,外地車很多,那裏是我發《九評》經常去的地方,能當面給的就給,不能當面給的我就往裝貨的汽車上放。

2006年初,大資料點被破壞,整體出現漏洞,我找到自己有依賴心,開始自己做《九評》,由於做不過來,後來我又買了台激光打印機,專做《九評》。在發《九評》的過程中,輔助材料也很重要,一般我是一本《九評》,加一張《九評》贈言,一本《選擇未來》或《退黨手冊》,再加一張有最新人數的退黨傳單和一本真相小冊子。既有真相內容又有九評全套資料,一部到位。每給一個人時都告訴他:傳給親朋好友,傳的越廣越好。

2006年4月下旬,家裏老人需要照顧,我必須每天走很遠的路回家照顧老人。這樣要佔用我很多時間,當時心裏很不好受,覺的自己修的不好,有這麼大的干擾,但我心裏明白不能耽誤證實法的事,我就利用來回路上發真相材料、勸三退,每天走之前,把成套的《九評》資料分袋裝好,把真相資料包裝好(雨天用自封袋,晴天用廣告紙或信封),路上根據情況,遇到有緣人就講,有機會就發。

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說:「當然修煉過程中,因為你要提升,肯定對你來講,對修煉人來講是有考驗的,做不好會不斷的有麻煩出現,做的好也會不斷的有修煉中的考驗出現。你們一概把它視為干擾,想為解決這個麻煩而解決這個麻煩,你就解決不了,因為那是為你提高而出現的。你要正念去對待它:通過這個麻煩,我怎麼樣能夠把與這件干擾有關的一切正確對待,本著救度眾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麼樣能夠對眾生負責,把這些事情的出現視為正好是講真相的契機,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你平時去找人家講真相沒有理由,平白無故的去找誰還不願意見你,干擾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觸的機會了嗎?你不正好去講真相嗎?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煉之外,你們最大的責任就是要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能行嗎?不做好能行嗎?所以不要把所有的問題出現都當作是對你做正事的干擾,對自己學法在干擾,對自己講真相在干擾。不是的,問題的出現就是講真相的機會。」

學法後我心裏豁然開朗,無論甚麼情況下都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這期間我遇到幾個四十年沒見過面的老同學,他們都同意三退。一直以來我想給我的證婚人講三退,但始終沒有機會,前不久正好路上碰到,他不但接受了《九評》並同意三退。

四、五百人三退

現在除了向親朋好友、同學講三退,我更主要是向路上走著的素不相識的路人和外地人,根據不同的年齡,不同的職業,有針對性的講。如果是外地人(能辨別)我第一句問他:「是外地人麼?」他說:「是」,我就說:「見面就是緣份,我想告訴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不知你聽說沒有?」對方馬上問:「甚麼事」,我就開始講三退的事,通常都同意退,我再送給他一套準備好的資料,讓他帶回家鄉看完送給別人,別人看明白了也退了,他會因此而得福,對方都會欣然接受,並說聲謝謝(有個別不聽的,我也不執著)。

夏天天熱,路上碰到的送水工特別多,他們都是社會上的最底層,汗流浹背,我第一句話問他們:「辛苦了」,這樣一下子拉近與對方的距離,再講三退,百分之百的全退。還有出來打工的農民,問他是不是打工的?對方說:「是」,我說:「出門在外不容易」,對方就覺的你很關心他,接著問他一個問題:「小時候入沒入過少先隊,是不是黨團員?」對方回答「是」,我就說:「告訴你一件人命關天的大事」,一下抓住對方想知道的心理,他會馬上問:「甚麼大事啊?」我就開始講「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現在共產黨無官不貪、百姓苦不堪言」,深受其害的民工,同意的佔多數,不接受的人很少。

在講三退的過程中,我發現年輕的小伙子(包括有學歷的)雖然受邪黨教育,一旦給他講清道理,這個年齡的人,大多數都願意退。今年十月一日晚上,回家路遇一年輕人,我上前一問,他是一個學法律的研究生,而且假期過後就要入黨宣誓,我給他講三退的事,開始他不相信。他說:「我是二十一世紀的研究生,是無神論者。」交談中我們談到人類解釋不了的自然現象,宇宙飛船上太空的事,他突然問我「上天的問題,甚麼是天?」我用師父講的:「甚麼是天」的法理講給他聽……然後又講了自古以來順天意者昌,逆天意者亡的道理,他從自行車上下來,伸手跟我要《九評》,說今天回去好好看看,並同意讓我給他聲明三退,分手時,他激動的握著我的手說:「謝謝阿姨!謝謝阿姨!」看著他那發自生命內心深處的感激,我很欣慰,一個生命明白了,得救了。

有時也碰到一些受邪黨毒害深而又重利的人,這些人多數說:「不關心這些,只關心能掙多少錢。」我的回答是:「多掙錢為甚麼呢?不就是為生活的更好嗎?可對一個將被淘汰的生命,錢再多又有甚麼用呢?當務之急是,首先保證生命能夠留下來。」這樣一說,對方會明白過來,同意退出。

還有一種是退不退無所謂的,我就問他一句:「在危險和平安面前你選擇甚麼?」對方回答:「當然是平安」,我立刻跟上話茬兒:「人生在世不就是圖個平安麼!要想平安,趕快三退,取個筆名小名都管用,沒有任何損失,沒有任何危險,你一分錢不花,就等於上了生命的保險,何樂而不為呢?」這樣又能挽救一些人。

當然,也不是每次都順利。有時,一天講幾個,一個也不退,我就覺的這一天白過了,心裏好難受,後來我每次出門前發正念時再加上一念求師父安排讓我遇到有緣人,這樣效果好多了。從四月底到十月初,共勸三退五百多人,發《九評》五百多本(這裏我特別感謝幫我做《九評》的同修)。

世上沒有偶然的事,四年前我因種種原因搬了家,新家離我原單位(三十年前已調離)很近,平時買菜、辦事,總能碰到一些原單位的老同事,他們大多都是某黨員,在我勸說下都辦了三退。今年中秋節,又碰到一對七十歲的夫妻同事,寒暄幾句,進入正題,他們雙雙同意退出,男同事誇我口才好,是個人才。其實,只要你去講,師父會給我們開啟智慧。

在向世人講真相的同時,我沒有忘記各奔東西四十年的老師和同學,為了找他們,我費了不少心思,到目前為止,親朋好友、老同學、老同事大多數都已聲明三退,過程中我感受到師父洪大的慈悲,與我們有緣的人一個也落不下。就在我寫這篇稿子的當天,白天因為趕稿沒出門,下午學法,發完六點正念,下樓到小區門口買雞蛋,賣雞蛋的沒出攤,只好到小區馬路對面的商店去買,當我走到路口,迎面一個騎自行車的小伙子,問我哪有修車的?我微笑的告訴他修車地點,並給他講了「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事,他是團員當場表示同意退出,又有一個有緣人得救了!

經過七年多正法修煉的風風雨雨,我所走過的路,都是在師尊的慈悲呵護和法的指導下,一步步走到今天。這期間,有救度眾生的喜悅,也有遇矛盾過關的煩惱,有提高也有教訓。我會繼續努力,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不斷以法修正自己,做個合格的大法徒。

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