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國樂隊演奏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

師父好!大家好!

我第一次看見天國樂隊演奏是在一個社區的節日上。天下著雨,我站在濕的草地上看演奏,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的震撼,但是我不知道為甚麼。演奏一結束,我覺的我必須和一個樂隊成員聊聊。當她說樂隊需要更多的人加入時,我的心動了,我想:「我要打镲。。

當我參加第一次的練習時,我的激動變成了擔心和懷疑,許多的觀念冒出來了。我是如何想我做的事呢?我從沒有學習過演奏樂器,不熟悉音樂符號和樂理。在樂隊裏我是否太老?我已經過五十了,或許這是年輕人的事。拿著這個十八寸的镲,長時間的步行,我的體力能行嗎?我有許多其它的責任,我如何有時間參加練習和演出?最後我平靜下來。我決定放下觀念試一試。

四個月過去了,我已經參加了十四次演出。其間發生了許多的事,許多已經忘記了,但我努力去回憶我的那些經歷。

當我第一次演出時,我很著急我是否能演奏好。我腦子裏想的就只是記住做對所有的。我在想我的腿隨著樂曲走好一、二、三、四的節奏;腦子背著曲子;還要確定和我前後左右對齊;看指揮以知曉方向;記著保持直立的姿勢並微笑。對我而言,指出樂隊同修的錯並批評是容易的。當我向內找時,我看到了我對失敗的擔心。我也意識到在天國樂隊裏做好是一個巨大的責任。我學會去掉擔心,保持正念。

打镲在許多方面一直是很具有挑戰性的。不同的樂隊成員已經告訴我,打镲不重要,或不必要。事實上,所有其他的樂器都有歌單子在天音網上,唯獨镲從來沒有。我們有一位打镲的同修,能夠看著錄像中學員的演奏讀出樂符,然後為我們轉寫記號。我們甚至將記錄送去紐約幾次以得到許可,但我們從沒有收到回信。這一切使我看到我的爭、比和自私的特點。在這一點上,我甚至想退出,因為我覺的我不是樂團的重要成員。然而我留下來,繼續去掉這些不對的想法。

在一次遊行中,我意識到演出就像是煉第五套功法。你必須一直保持你的注意力,不斷去掉所有的想法而保持平靜。我的理解是,當你集中精力保持正念時,演奏出的音樂是純正的,能夠清除聽眾的業力。在練習或者演奏後,我也經歷了幾次業力的排放。在演奏「法輪大法好」之前,我的雙肩處於一種凍結狀態,左右手腕子上出現過「腕骨痛症狀」,它們非常痛和衰弱。自從開始打镲,我經歷了幾次業力在我的肩頭、手臂和手上排除。常常在一次遊行後,我的手臂持續幾個小時或者幾天很酸。我很感謝師父給我這樣救度眾生的機會,同時讓我的業力轉化了。

一次一個同修在街上很驚詫的看我們的表演。當我看到這些時,一種強烈的自豪感表現出來了。我對名利的執著,顯示心立刻表現無遺。這些執著以前隱藏的很深,而這件事暴露了它。自那以後,我一直在不斷的去掉它。

在樂隊中我已經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同修們的了不起。當我們開始演奏時,我的心已經準備就緒。我知道每個樂器是法器。當我們很和諧的演奏時,我們真的讓人敞開心扉了,所以他們能接受大法。當我向下看我們的腳走的很整齊時,我感覺自己是全世界大法弟子中的一員。我知道我是整體中的一個粒子。我知道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這個時刻我正在真正的完成我的使命。這一切激勵著我,沿著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繼續精進,做好三件事。

在中國城演出時,我看到許多令人驚訝的事。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拍巴掌,許多人給我們照相,小孩子們高興的不想離開。那些以前避開法輪大法的人們驚詫的站在那兒,高興的聽我們的演奏。許多人拿我們的小冊子和《九評共產黨》。

我很珍惜在天國樂隊的機會。我將奮力精進,以走好師父給我安排的道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