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花香滿園(下)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接上文)

二、 資料點的維護和扶持

資料點建好後,就涉及到資料點的維護和扶持了。建一個資料點用不了多長時期,一般只用一週左右,但維護和扶持就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這也是一個從法理、經驗、技術上的多次交流過程。而交流是從我們和同修一開始接觸就要進行的。

同修剛接觸這方面,除了技術教學外,還應交流如何從正法修煉的角度來看待我們做的事,如何用正念對待我們遇到的各種干擾、故障,怎樣注意好安全……以使同修在這方面減少自己再去摸索的過程,減少再重複走別人走過的彎路的可能,儘快成熟起來。

新資料點有時干擾很大,比如同修自身遇到一些麻煩,或者是其家中的親人、親戚遇到麻煩,我們知道有好幾位同修剛做不久,家中老人就得重病了,因為照顧老人,把他們弄的脫不開身,學法都難保證,更別說做資料了,而這時同修在這一方面還沒經驗,根本沒意識到這就是衝著資料點來的干擾,邪惡就是要鑽剛做資料的同修認識上不足的空子,還有同修此時心態不穩也容易被鑽空子。這個時候只要有堅定做下去的決心,發正念解體邪惡的干擾,各種麻煩就消失了。要從根本上找準原因,跳出個人修煉的框框,時時從正法修煉的角度看待出現的麻煩和干擾,把自己置身於整體之中,個人的難就小了。

從技術角度來看,對於一個剛建立的點來說,一般情況下同修只能按部就班的按照筆記一步一步的操作,在實際的操作過程中很可能會出現很多他們意想不到的問題,因為很多問題是按照正常操作不可能出現的,原因很複雜。

這就要求教技術的同修經常回訪維護,但隨著資料點越來越多,搞技術的同修往來奔波,有時一天到晚都在跑。這對維護過程中的技術同修來說,就要求我們自身一定要保持能靜心學法,我們決不能因忙而自欺欺人的不學法,我們經常聽到有同修說自己太忙了,沒時間。其實,資料點同修有沒有時間學法自己說了算,就看我們能不能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性,往往是越不學法,越忙,同修那兒需要你解決的故障越多,因為你幹事心已經起來了嘛,邪惡就要鑽空子加強放大你的執著。我們是吃過這方面苦頭的,以前因為喜歡做事,覺的給同修解決了故障很有成就感,結果各處故障百出,千奇百怪,弄的我們焦頭爛額。後來明白了,天塌下來也先要把法學了。思想清靜了,發正念時為所有資料點加持,我們不去求,又有強大的正念,同修那兒的故障明顯就少了,而且學好法再做事,往往會事半功倍,遇到很多問題時都能智慧的把它做好。

資料點多的地方,技術同修也可對基礎好、操作已很熟練的同修進行進一步技術培訓,教安裝系統、軟件和技術維護的知識,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負責某個區域的教學和維護,不至於一個人疲於應付,而且讓不同的同修開不同的點,相互獨立,這樣也更安全。

在具體的技術、設備的維護方面,如果我們在一開始配置設備時就考慮到現在的維護,那麼事情就會變的簡單,比如筆記本電腦配置齊全,有光驅,能做ghost備份和恢復,那麼有很多問題讓同修做個恢復就解決了。曾有外地同修遇到問題打電話找到我,希望我去一趟(相距幾百公里),我提醒他先做個ghost恢復試試,結果回去十幾分鐘就把問題解決了。我也不至於因這個小問題耗費那麼多時間和資金了。

另外,在維護的過程中就讓同修多動手,多操作,這樣印象就比較深,再遇到類似的問題他們就能自己解決了,同時還要讓同修養成在遇到問題時多發正念和向內找的習慣。其實很多問題都是干擾,往往剛學的同修沒有這方面的意識,一出問題就想到是技術問題,因為擺在面前的就是實實在在的技術問題,很容易被常人社會的這種假相所迷惑。前幾期明慧週刊有一篇文章《先修自己,後修機器》,我們認為寫的很好。其實在這過程中就是要要求我們要轉變常人的觀念去思維。

還有,同修剛接觸這方面工作,在安全方面確實缺乏經驗,那麼我們一定要本著為同修負責把安全原則說一說,這也是維護和扶持的另一面,但這些事從開始教就要說到,以後還應適當提醒。比如以上網為例:不能太長時間掛在網上,退出破網軟件前要先斷開網絡連接,不用單獨的普通破網軟件下載大的影音文件……等等。在電話方面,不能用家中的固定電話,或公開的移動電話給同修的電話直接打,應克服惰性到公話去打,電話中不提及敏感詞……。自己做資料的事不能隨便告訴任何無關的人,同修之間要修口,不能抱著顯示心、歡喜心告訴同修:這資料是我下載的,我印的……等等等等。修口其實也是修心。

其實資料點需要大家都來維護,這一個地區的所有同修都應把自己視為資料點的一員,像愛護自己一樣來愛護資料點,不能直接參與和幫助的也要經常用正念加持。我們可以在發正念時為本地區的所有資料點下上強大的防護罩,四個整點發正念可以請師尊給我們更大的智慧和能力為全國的資料點都下上能量罩,更多同修能這樣,我們的資料點就會走的更正,更穩了。

三、資料點的成熟和真正的獨立

資料點從創建,再經過一定時間的維護和扶持,我們最後都希望他們能成熟和真正的獨立起來。

隨著在做資料工作中心性的快速提高(資料點的同修都知道,在做資料過程中,心性稍微有偏差就馬上會在設備上和工作中表現出各種麻煩,能實修的同修就會馬上對照法向內找自己,同時因為可以及時、大量的閱讀明慧網上刊登的交流文章,所以提高起來確實是非常快的),隨著技術的完善、操作的熟練,隨著經驗的日漸豐富,資料點的同修逐漸就會在各方面越來越成熟。

其它的不再多說,但有兩個問題比較突出,需要我們更成熟:

一個是真相資料的選材和來源問題。隨著能上網的點越來越多,很多同修都逐漸有能力製作出各種真相資料了,除明慧網提供的各種真相外,我們還在各地看到品種繁多的同修自己編輯的真相單頁或小冊子,很多凝結了同修救度眾生的苦心,令人感佩。但是我們還發現一些從其它網站下載的,並不符合大法原則的東西,有的是聳人聽聞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有的帶有強烈的政治色彩極易讓常人誤解大法……。這些東西有一個共同特點:乍一看,很吸引人,能充份滿足人的好奇心。但最後它們都可能給我們救度眾生、講清真相帶來意想不到的負面影響,如二零零零年江魔頭腿的事;前些時候惡黨頭子黃×的事……教訓已經不少了。

製作這些東西,我們看到表面上大部份都是這種情況:同修剛能突破封鎖,一下看到大量的信息,感到興奮、新鮮,由於沒有經驗、把握不準,想讓常人也看到。但仔細向內找一找,實質上還是因為自己有求新奇的心,同時也因為這些東西符合了自己對時間的執著,和常人式的解恨心態。

不是說不可以用其它網站的東西,但關鍵是自己能不能站在法上來嚴肅、全面的衡量它,提煉它。實踐中我們發現這很難。所以我們建議新資料點的同修,包括很多老資料點的同修就把住明慧網去下載、編輯真相資料,其實明慧網的資料已經非常全面,那裏應有盡有,其它網站好的東西明慧網也會採用,但那是把好了關的,站在法上提煉過的。對大法負責、對眾生負責也就是對自己負責。

另一個是同修應突破障礙,自己適當的鑽研一些技術,不能一個很小的問題都要等同修來解決。比如破網軟件升級了自己就可以下載。此外,明慧網的技術交流文章也非常豐富、全面,幾乎每天都有,但有的同修從來不看,覺的與己無關,也有同修說看不懂。其實這些文章都是同修在工作實踐中總結出來的行之有效的經驗和辦法,自己的設備遇到的問題很可能就是同修才遇到但正好解決了的。他們已寫在文章中了,有些就是一兩句話,解決故障就那麼一個小竅門。大家都留個心,很多事情不複雜,不難,難的是觀念的障礙。也希望更多同修在技術學習上不固步自封,多學習,多掌握,同時也把自己在技術上的好方法,好竅門寫出來投寄明慧,讓大家分享。

而真正的獨立,我們不是說負責人或技術同修就撒手不管了,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希望同修從心態上,從一些工作方法上,在面對困難時能夠更主動,更理智,在法理上更清晰,去掉了那種依賴的心。其實這不就是師尊對每一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期望嗎?每一位大法弟子都修成能主掌各自天地的王與主,而不是只修成某位負責人或協調人的眾生。

但該配合時,那是一定要無條件的放下自我去圓容整體的。「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各自真正獨立卻又能在關鍵時刻,如揭露當地邪惡時整體協調,配合一致。真正獨立不是「一盤散沙」和「各自為政」。資料點可以不橫向聯繫,但當地平時的信息共享,需要揭露邪惡時可通過協調人來整合力量,若某些地方暫時缺乏這方面的聯絡人或協調人,那麼各個資料點要及時把自己知道的本地的信息或自己製作的本地真相資料及時上傳明慧網,讓其它資料點也能得到,實現資源共享,減少重複勞動,在無形中及時集中力量解體邪惡,張開是五根獨立的手指,合起來就是一個有力的拳頭。

資料點自身能夠真正獨立起來,這是遍地開花的真正要求,不然再多的點也不過是一個大點的不同部份,這也是不符合安全原則的,如果很多點的技術和耗材的購進都依賴於少數同修,那麼邪惡就可能給這些同修造成壓力,我們的整體就存在險患,那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要讓各個點在通過必要的扶持階段後能真正獨立起來,我們從最開始就要有這方面的考慮和打算,如購置的設備性能穩定,配置齊全,有利於安裝、維護、和技術升級,一些基本維護、防護方法簡明全面,教的時候不怕麻煩一步到位。開始多花一小點時間,後面就能節約更多的時間,省去更多的麻煩。

本地建的點,大部份都是電腦、打印機(多是彩噴連供)或複印機一步到位,同修能獨立進行上網、下載、發信、編輯、打印的一系列工作,資料點儘量減少橫向連繫(同修之間要開法會要交流,但相互不透露自己的具體工作,不暴露平時各自獨立的聯繫通道),原來只能依靠其它點下載提供底稿的,現在基本都配置了電腦,自己解決了底稿來源。

對於一些普通常見耗材,如墨水、紙張、鼓、粉、辦公文具等等建議同修自己就地解決。統一大量購進,表面看似節約了一定資金,但隱患太多,由於量大集中,在購進分發的每一個環節都容易被邪惡鑽空子。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使同修在這方面得不到鍛煉,加重依賴心。

依賴心來自兩個方面,一是負責同修大包大攬,本意是好的,但考慮欠全面,有同修心裏也清楚,也著急:同修應該走自己的路啊,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但一遇到實際問題總放不下心,造成繼續包和攬。二是一些資料點同修的人心和觀念給自己造成的障礙遲遲不能突破。

我們地區有這樣的同修,做資料很久了,但紙張等耗材都要等另外的同修幫助去買,甚至連釘書釘都要依靠同修買。聽幫助買的同修說呢,這位同修好像確有一些很具體的情況。我們認為:我們確實不能強求同修做甚麼,但可以就類似情況交流一下,去除人心和不好的觀念是大法弟子修煉中必須走的路。

就以買紙和訂書釘這些常見普通耗材來說:現在商家太多了,相互間競爭也大,誰都可以去買,說白了,我們去買哪家的就是照顧他的生意,他高興都來不及呢,我們不要覺的自己多特殊,商家不可能想的那麼多。商家只考慮能賣多少,賺多少利潤,我們去買還得選好的、價格低的,錢在我包裏,主動權在我們手上啊。至於你幹啥用,他們不知道,更不關心,所以是我們自己想多了。這是人這一層理。

其實我們要清醒的知道自己是在幹啥?我們是在救人啊,是在做宇宙中最好、最偉大、最殊勝的事,心懷救度眾生的慈悲,發出強大正念可解體干擾、阻擋我們證實法的一切邪惡。怕的是人心,怕的是邪惡,大法弟子本身不會怕。

結語

遍地開花涉及的方面很多,我們只是從一個方面和大家交流了我們的經驗和認識,每一個資料點的建立、維護到最後的成熟和獨立,還牽扯到協調人的「穿針引線」、與之有關的同修的配合等其它環節,工作巨細繁雜……

但我們是大法弟子,我們只管在其中去放下執著和人心,只要去修,不斷放下自我,溶入整體,擺正自己的位置。只要我們的願望符合正法的要求,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複雜就會變簡單。其實真正做的是師尊,我們只不過是在「助師世間行」(《洪吟》<助法>),一切能力,一切智慧都是師尊所賜,一切成就和榮耀都歸於苦度我們的師尊。

走過來的同修都知道,與前幾年比,邪惡都被清理的少之又少了。幾年前很多地方就那麼一兩個資料點,那時資料點的同修承擔的壓力很大,開天目的同修看到資料點被大量的邪惡重重包圍,記得那時打雷,雷經常都在我們資料點房頂上炸,我們明白這是在給我們資料點直接清除邪惡。那時邪惡對資料點的干擾和破壞都到了瘋狂的程度,我知道當時本地一位同修用一台小小的複印機承擔著一個地區的真相資料印製任務,天天在一個密不透風的小屋默默的做著,邪惡好幾次都把她迫害的站不起來,但她每次都憑著長期實修打下的堅實基礎,憑著對師尊的正信,在性命攸關的時刻她總能想到師尊的法,師尊才能為她善解了一切冤緣,就這樣才一次次的闖過了那生死的關卡,才否定了舊勢力的邪惡安排,但邪惡的迫害已到了無理的程度,同修越來越難以支撐。

最開始很多同修包括本地一些協調人都認為這是同修本人的問題,同修應該「吃得了苦,應該耐得了寂寞」。後來通過多次交流,協調人終於認識到了其中的嚴重性,認識到了遍地開花的必要性,工作終於向這方面開展,協調人在和大家交流時提出了這個問題,漸漸的很多同修認識到了,有很多同修有了意願……就這樣,本地拉開了資料點遍地開花的「序幕」。

在本地遍地開花前後,我曾做過一個夢,至今非常清晰,夢中我站在一個地方,突然,伴隨著「噹噹」的巨大聲響開始地動山搖,一個意識反映到我腦中:有十萬邪惡衝著資料點來了。現出一個畫面:層層邪惡清一色黑衣黑甲,持長矛,排著陣式,氣勢洶洶,踩著步子過來了,原來「噹噹」聲是它們踩出的腳步響,我有些害怕,想找個地方躲一躲……畫面截止了,馬上又現出另一幅畫面:邪惡在本地的一條街道潮水似的撲過來,但突然間在邪惡的隊伍中間出現了一輛輛微型車,車裏發出無數利箭……邪惡自己開始退卻了,潰不成軍,我這時一點都不害怕,手裏不知甚麼時候多了一把刀,我開始追擊……。

後來我認識到:這一輛輛的微型車不就是一個個的微型資料點嗎?那無數利箭不就是一份份的真相資料嗎?遍地開花擊中了邪惡的要害,邪惡是害怕我們資料點遍地開花的。

記得在本地及周邊地區「遍地開花」剛好初具規模時,師父在明慧網上首次明確肯定了「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我當時感慨於正法進程有序的安排,沒有這麼多能做資料的點的支撐,「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這件事是沒法大面積鋪開的,在這件事上我們地區跟上了師尊的正法進程。

法正人間的時刻越來越近,救度眾生的責任越來越緊迫,讓我們珍惜這萬古的機緣,不要再遲疑……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擔負起我們應盡的責任,把遍地開花做起來,做下去,直到「花香滿園」,直到法正人間,直到滿載眾生隨師還。

向偉大的師尊合十。
向可敬的同修們合十。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