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懷慈悲救世人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得法的弟子,在這裏向同修們談談我這幾年修煉中所走過的路。我雖然沒念幾年書,但我還是鼓起勇氣,拿起筆和同修們交流我的心得。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得法前我是一個性格特別內向的人,不擅言談,膽子特別小,和別人說話時總是臉紅,從不敢惹是生非。丈夫經常為了一點小事發脾氣,把我嚇的膽子越來越小,傷心的時候經常想:人活在世上有甚麼意義呢?人都那麼自私惡毒,互相傷害,都想得到,不想失去。正當我悲觀失望的時候,我有幸接觸了大法。

當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看到師父的像片,感覺特別面熟,好像在哪兒見過。我使勁的想啊想,怎麼也想不起來,我就接著往下看,感覺師父在法中講的事情自己好像都經歷過,怎麼那麼熟悉呀?我把書合起來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來。後來就不想了,就感覺這書太好了。看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我就像看神話故事一樣,但不知道這就是修煉。

緊接著,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了,本地區大法弟子一個個都去了北京,當時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明白他們去北京幹甚麼,當時也沒人和我切磋去北京的事。後來聽說大法弟子在北京被抓了,都被遣送回了本地,我還是那麼的麻木,沒有任何反應。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把我弄的就像迷路的小孩一樣,站在黑暗中不知如何是好。沒幾天鎮政府的一夥人,半夜翻牆進了我家把我帶走了,使我走了一段彎路,留下了在修煉中難以抹去的污點。師父啊,弟子給您丟臉了,無顏求得您的原諒,而您卻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於二零零二年「七二零」那天又從新走進了大法修煉中。在此感謝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謝謝你們叫醒了我,讓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當我錯過整整三年的修煉後,再次看《轉法輪》時,師尊講的一句句話點醒了我,伴著悔恨的淚水,我看了哭,哭了再看,終於明白了,這就是修煉啊!後來同修們把師父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的所有講法全部送來了,我迫不及待的看呀看,遭到我丈夫的百般阻撓。他白天不讓我看,我就晚上看,晚上不讓我看,我就半夜起來鑽到床底下打著手電看。同修們又給我送來了「自焚真相」,我看完後才知道自己被中共惡黨欺騙了。我也為大法弟子證實法的偉大壯舉,感動的淚流不止。後來我見到熟人就講「自焚真相」,告訴他們大法好(當時抱著一種對迫害很氣憤的心理去講),有很多人明白了「自焚」是假的。那時我也沒有真相資料,就自己寫些標語,字寫不好看,也顧不了那麼多,一定要揭露這場迫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記得我一個人第一次晚上出去貼標語,當時提了一桶漿糊,我進到一條巷子裏貼標語,突然巷子口的公路上有摩托車的燈光照了過來,把我嚇的撒腿就跑,桶和刷子還有標語扔那兒就跑,腿哆嗦的都軟了,心怦怦跳個不停。後來摩托車順著公路走了,我才慢慢的鎮定下來,過去把標語貼上。

在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我在一個大隊的大門旁貼標語,剛刷完漿糊往上貼的時候,這時一個男的雙手插在褲兜裏,縮著脖子(因那天天氣很冷)急匆匆的朝我這邊走來。當走到我身後時,他停住了,站在那兒看我貼甚麼。我雙手還往上貼標語,漿糊凍了貼不住。我知道那人在看我,心有點慌。我把凍了的傳單慢慢疊好,扭轉頭若無其事的看了他一眼,那人上下打量沒問一句話。我想:如果他問我貼甚麼,我就說是法輪功傳單,跟他講真相,怕甚麼,有師父呢,豁出去了。我這樣想著提起桶離開了,那人見我走了,他也離開了。等他走遠了,我又返回去把標語貼上了。就這樣我的怕心漸漸小了,膽子也慢慢大了。

從去年剛開始勸「三退」時,把我難住了很長時間。有一次我跟一位鄰居講「三退」,這人是一位幹部,在這之前他看過《九評共產黨》和《江澤民其人》,他參加惡黨近三十年了。我說:「大哥,快退出共產黨邪惡組織吧,共產黨太腐敗了,馬上就要走向滅亡了。」他一副自以為是的樣子說:「你說共產黨腐敗,我承認,誰也控制不了,可是現在這個社會,你不貪,你不爭,就沒有立足之地。你們參與政治,你們罵共產黨,罵江××,罵毛××,我活這麼大歲數了,我黨齡都有你的年齡大了,我比你見識的多了,就你那點文化還想說服我,差遠去了,就你那樣遲早會被社會淘汰掉,你那套吃不開了,現實點吧。」見他那樣,我心裏真難過,心想:我以後再也不跟你說了,你還瞧不起我。真是從心眼裏討厭他。從那以後,很長時間沒講真相了,怕再遇到那種人傷了自己這顆不堪一擊的心。後來我在家學了近二十天的法,看了幾遍《九評》,對中共惡黨有了比較深一點的了解,同時感到時間的緊迫和大法弟子的責任,還有自己這顆怕被人觸及的心是必須要面對的。心想:我是助師的法徒,有甚麼好怕的呢。

那天我學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弟子的偉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等幾篇經文後,頓時感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堅不可摧的力量充實起來,身體裏有一種不動搖的正念,我知道是師尊在加持我,頓時怕心沒有了,我立即裝上資料,很祥和、鎮定的出門了。和兩位同修來到一個村子勸「三退」。

大街上站了不少人,男女老少近三十人,我們走上前去,開門見山的自我介紹,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給你們送真相來了。有幾個男的一起攻擊我們,受他們的影響,別人也不聽了,都抱著一種敵視的目光,不屑一顧的看著我們。有個人說:「我甚麼都不信,就信錢,沒有錢啥也幹不了,你們法輪功好,給我錢嗎?××黨不好,它修橋鋪路,給我們免了農業稅,給五保戶糧食,你們法輪功給了嗎?」那幾個人七嘴八舌的都幫惡黨說話了。

這時,我聽到同修在發正念,正法口訣都念出聲音來了。我穩穩心態,不慌不忙的上前兩步提高了嗓門給他們講了《紅眼石獅的故事》和《賣土的故事》,又給他們背了師父的經文《富而有德》、《做人》。背完後,我給他們講我們是修煉佛法的好人,講大法的美好,大法洪傳世界的情況,講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例子。在講的過程中,有一種非常神聖的感覺,都忘了自己是在甚麼地方,感到自己好像是在另外空間講,眼睛都看不到人了,仿佛是在一個廣闊的空間中講真相,那一刻感到身體巨大無比,腦子裏全是法,心裏裝的是慈悲,智慧源源不斷的流出。

這時我看到多數人開始露出笑臉了。甲同修接著講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受迫害的事情和例子,另一位同修不停的發正念。甲同修不講了,我開始講共產黨的腐敗專制,歷次運動都整死了不少人,講好人受氣,壞人囂張,警匪一家。在這個過程中,始終保持一種祥和的心態,他們都默默的聽著,我看到有位老人不停的點頭,但那倆位還在冷言冷語。有個大姐兇巴巴的說:「我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沒待說你們,少給我弄這個,滾一邊去!」大多數人沒有受他們影響,明白大法好了,我們就開始給資料,勸「三退」。有一位一直蹲在那兒聽真相的人說:「我看法輪功怎麼也比××黨好,法輪功就不錯,挺好。」這時,剛才那兩位不接受的也不說話了,沒人聽他們說了,都笑容滿面的看著。

我又背了師父的經文《悟》,背完後有個人帶著敬佩的眼神大聲問:「啊呀,你是甚麼文化?真行。」我說:「我背的是師父的經文,我是小學文化。」他怎麼都不信,說我肯定是個大學生,他哪裏知道這是無邊大法在我身上的體現啊。他們的善心出來了,說:「你們真不容易,多辛苦呀。」我們說:「只要你們能明白真相,在天災人禍到來時能保平安,我們就高興。」

大家都進入了一種祥和的氣氛中,後來同修說:「你適合在大街上講,你留在這裏,我們倆挨家挨戶去講行嗎?」我答應了,她倆就走了。因為還有不斷從家中剛出來看熱鬧的人,他們來一個我就講一個,在歡快的氣氛中,人們都以真名實姓「三退」了。我手裏拿著他們的「三退」名單挨著個記名,他們也沒有害怕,都很熱情友好。有個人急匆匆的給我找個墊子,讓我坐下休息一會兒。看到他們明白真相後這善的表現,我心中升起無限的慈悲。因為剛才講真相的時候聲音有點高,嗓子有點發乾變音了,我又給他們講了很多故事,講善惡有報和做人的道理。這時一個小女孩,抱著一個西瓜跑過來說:「姨,給你吃西瓜,這是我們家種的,我爸說你們太辛苦了,中午沒飯吃,看你嗓子都啞了,快吃吧。」我感動的抱著女孩的頭說:「謝謝你們全家,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姨不能白吃你的西瓜,給你十塊錢。」女孩連連搖頭,說了好幾個「不要。」小女孩不停的讓我接西瓜,我沒接,小女孩急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我只好接過來了。

女孩把西瓜塞到我懷裏就跑,順著她跑的方向望去,原來那女孩的爸爸就是剛才說「法輪大法好」的那位,正遠遠的朝這邊笑呢。看到他憨厚的樣子,我眼睛濕潤了,為他們真正明白真相高興,為他們這善的表現在心裏祝福他們。我低頭抱著西瓜,心情非常沉重,我知道,這是他們明白的那面在感謝我,是師父在鼓勵我。看到身邊的這些人明白真相後的那種熱情,我心裏難過極了,心想有多少不明白真相的善良百姓需要我們大法弟子去救度,不是他們不善不好,是他們被謊言欺騙了,這些被謊言欺騙的善良的人,需要大法弟子盡心盡力,把真善忍的種子播撒在每一個人的心裏,他們才能得救呀。

我坐在墊子上又講了好幾個修煉故事,他們聽的都不回家了,有個人著急的說:「法輪功真好,怎麼煉,我也想煉,有人教嗎?你煉煉我們看看行嗎?」我知道他們佛性出來了,我說:「如果你想煉,我可以做一套給你看。」他們高興的說:「太好了!」於是我非常認真的給他們演示了第五套功法,有幾個人當時就坐土地上學我的樣子盤腿,看到他們那樣子,就像天真的孩子一樣。他們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盤不上腿,還挺著急,把大家樂的哈哈大笑。這時兩位同修挨各家各戶都轉完了,說該回去了,同修就先離開了。這時有個人對剛才那位態度不好的大姐說:「嫂子,你快要一個護身符吧,她們走了你就要不上了,你看我們都有,就你沒有。」那位大姐說:「要甚麼呢?我也沒臉跟她們要了。我對她說了那麼多難聽的話,她也不給我了。」我趕緊過去拉著大姐的手說:「只要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我給你,一定要珍惜呀。」那群人樂了,她也笑了。

我向大家說了祝福的話後,揮手告別,追兩位同修去了。我回頭一看,那些人都站在那裏目送著我,向我揮手呢,說下次再來啊!就這樣我們離開了。同修們哪,讓我們快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吧,把大法的福音和這萬古不遇的機緣送到有緣人面前,看到芸芸的眾生被謊言毒害,有多少眾生需要咱們去救度,大法弟子真是「重任擔在肩」呀。

還有一次印象比較深的勸「三退」經歷。那是去年冬季的一天,我和幾位同修一起到一所中學門口講真相、勸「三退」,其中有一位老人在我講真相的時候一直盯著我看,我走到他跟前說:「伯伯,你是黨員嗎?」他拉著臉說:「是黨員又怎麼了?」我說:「請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還沒說完,他就氣急敗壞的伸手掐我的脖子,另一隻手敲我的鼻子,瞪著眼睛說:「你好大的膽,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宣傳法輪功,我看你是想坐監獄,小心我告你。」說話間,使勁掐我的脖子往後推我。

我說:「我叫你記住真善忍沒錯,我又不是叫你殺人放火,你都這麼大歲數了,幹嗎這樣?別生那麼大的氣,你鬆手,聽我跟你說。」當時一下圍了不少人,有位已經明白真相的老人走到我身邊說:「孩子啊,回去吧,他不想聽你就別跟他說了,走吧。」說話間把我拉到一邊,又說:「回去吧,這麼多人,你跟他僵持下去人會越來越多,你還是快走吧。」同修們也過來了,我問她們發正念了嗎?她們說忘了,同修們都說回去吧,我回頭看了一眼掐我的那位老人,正歪著脖子在罵我,然後我們就離開了。當我把這件事情和同修交流時,同修說:「那人是中學看大門的,之前,同修們貼標語被他追過,同修們在這所中學門口貼了不少標語,都被撕了。」看來這位老人被惡黨的造謠矇蔽的太深了。

隔了不長時間,聽同修說因別的原因,那位老人被學校辭退了,回家種地了。也許這位老人是有緣人吧,我前些天買菜的時候又碰到了他,我當時正低頭選菜,正好走到他的面前,一抬頭看看是他。他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我就買了他的菜,給錢的時候我問:「伯伯,你還認識我嗎?」他笑笑,不好意思。我微笑著,輕輕拍著他肩膀說:「這回你可別再掐我呀!」把他旁邊兩個賣菜的逗樂了,他們過來高興的問:「他是不是以前罵過你?你還跟他買菜呀,別買他的。」我樂呵呵的說:「我以前跟他講‘法輪大法好’,他氣的就掐我。」那位老人低著頭不好意思的笑了,我馬上嚴肅而又誠懇的對他說:「以後如果再有煉功人給你資料,千萬別再那樣對待了,我們都是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我們是佛法修煉的人,電視說的‘自焚’殺人都是栽贓法輪功的。」他默默的聽著,後來有人買菜我就走了。隔了幾天,我專門去市場找他買菜,勸他退黨,後來他也退了,他給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其實在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當中,就是在魔煉自己、淨化自己的一個過程。面對形形色色不同的人心,自己要坦然面對,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人,自己首先應該冷靜,不要慌不要急,穩住心態,保持一種祥和的心,把慈悲留給對方,就能把真相講好。在這一年多的勸退過程中,遇到過各種各樣的人,有人罵過我們,有打電話要舉報的,有要拉我們去政府理論的,有罵師父的,有氣急敗壞轟我們出門的。當然有很多人從心裏明白真相,喊「法輪大法好」,有要留我們吃飯的,有握手說謝謝的,還有豎大拇指誇好的。不管是哪一種人,一定要心懷救度眾生的不可動搖的正念,那是光芒四射的,身體散射出慈悲的能量,邪惡是害怕的,沒有了邪惡生命的操控,人也就自然能接受了。

在這幾年的修煉中,我也有過顯示心,勸「三退」很順利時有過歡喜心,同修們做的好的時候也生出過妒嫉心。這些心隱藏的比較深,有時特意表現自己不顯示、不妒嫉,實際心裏早就有這些心了。隨著修煉越來越成熟,當發現自己有這些不好心的時候,不讓他們冒出來,儘量保持一顆祥和平穩的心態,去對待每一件事情。現在當同修們精進時,我默默的為他們高興,和同修間發生矛盾,心裏放不下時,我懂得了找自己,認識到自己哪做的不對或者做錯了,主動和同修道歉,把這些使自己和同修發生矛盾的心曝光出來時,就會感到自己的世界又寬敞明亮了很多,同時身體也感覺輕鬆了很多,自己的容量也擴大了很多。

同修們,讓我們隨時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發現有比較重的執著心,一定要排斥它,否則時間長了,就很難去掉。讓我們在大法中不斷洗淨自己,修煉中的路就會走的越來越穩、越踏實。師父在《轉法輪》中不是講了一個瓶子裏的髒東西倒出多少就會浮上來多少的法理嗎?讓我們在最後有限的修煉時間裏,抓住每一次提高心性的機會,把自己瓶子裏的髒東西倒完,倒空,我們要「比學比修」、「共同精進」,在人世中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同時修好自己。讓我們無執無漏的迎接法正人間的那一天,滿載眾生,圓滿隨師還。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