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從一思一念中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師父《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中說:「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得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舊勢力給每個修煉者身體裏都下了一個盤,而且這個盤也是一個系統的安排。運轉到一定時期,出現甚麼事都是安排的非常細的,包括你的一個想法一個念頭都受這個盤轉到此處的制約。比如有的以前和舊勢力簽過約的,說到時就在色慾方面出問題,到這時,就有一個人闖入你的生活,用色慾勾引你,你也許就沉淪下去最後放棄修煉,所以任何事情的出現都不是偶然的。

開天目的小弟子看到的那個盤,在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都做的好的大法弟子身上,那個盤就小,而人心重的,那個盤就大。她看到,如果你的想法和身體上下的那個盤對上了號了,就等於你承認它了。它就變本加厲的迫害你。也就是說,如果修煉者自己有執著不願放棄,思想符合了舊勢力對你考驗的「標準」,它們就有了理由不放你過去,對你進行破壞性的「檢驗」,它安排的那一套就能起作用。但不是沒有辦法,完全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就能否定它們的安排。

這方面的教訓很多,例如一個修煉人在凶殘洗腦中受盡了折磨,最後那個迫害她的人問她,你恨我嗎?她說:沒有你我修不成。這就等於承認了迫害,就像有的學員說學大法上了保險了萬無一失了,這時舊勢力就安排讓死幾個人,動搖你的正念,看你還信不信大法,有啥心去啥心,這些心有些也是歷史上它給你安排的,最後目地是保全它們自己舊宇宙的舊理,是為私的。而師父為我們安排的是無私無我成就新宇宙生命的修煉之路,在師父正大穹的過程中,舊勢力在死抱著原來的理不放的基礎上,阻撓著大法弟子走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修煉之路,對大法弟子進行破壞性檢驗。回顧我們修煉之後發生的樁樁件件過關的事,到底是在師父安排下設難過的關,還是舊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下過的關,在「七二零」以前都不得而知,但師父也在利用著舊勢力的安排,看我們的心怎麼動,所以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著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但「七二零」以後出現的難都是舊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實質就是迫害。由於我們在人的生生世世中迷失了,又有後天觀念的積累沉澱,這些觀念的起因就不排除是舊勢力的細密安排。它也許安排了你到一定時期產生甚麼樣的不好思想,然後它再針對你的思想下手,堂而皇之打著幫你去某某心的幌子,進行破壞性檢驗(迫害)。所以你能對你的一個想法一個念頭隨便忽略過去嗎?

現在當一出現被迫害的問題時,我們就會說這是舊勢力迫害,要發正念,否定它。但為甚麼有的人在遇到問題後會很快悟到,做到,解體邪惡安排,沒有長期陷在迫害之中,有的人就沒有悟到做到,還在舊勢力製造的魔難之中修,而不能自拔呢?我想從我自身的修煉體會談一下認識。

從常人形式講,我們要學習一門課程時,老師都要給我們講定理,定義等,學完之後,要做題,把這些定理,定義通過做題消化吸收,最後交作業判分。那麼我們修煉學法,背法,法理要吃透,每天碰到的問題,家庭關係,鄰里關係,同事關係,所見所聞,你都產生過甚麼念頭,遇到名、利、情方面的事你都怎麼對待的,怎麼看待的,尤其是「七二零」之後遇到的各種魔煉人心的事情你都是怎樣應對的。這其實就是作業題,無形之中你都在答題。

由起初的用人心對待到慢慢的會運用法理站在法上用神念對待,一件事一件事的同化,最後不知不覺中自己感覺自己確實變得越來越善,周圍的人也說你和以前已判若兩人,這在無形之中也證實了法。但這離我們要修成的果位差距還很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在低一層看到的法就不能指導我們在高一層修煉了。所以我們要不斷的「在法上認識法」。也就是不斷的在同化著法對你在不同層次的要求,如學法不深遇到具體事時想不起來用哪段法針對這個問題,這個問題站在大法的角度上怎麼看。

其實師父早就告訴過我們,遇到任何問題法中都有答案。例如師父在《轉法輪》武術氣功中講的抗擊打問題,不用現運氣,一擋功就到了,結合現在監獄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邪惡們打大法弟子,如果你在沒有怕心正念足的前提下,能想起師父這段法,他一打你一搪功就到了,不但不疼還能反制於邪惡,但你當時沒想起來而是用人心想,打你會怎麼怎麼疼,那一定很疼。就像弟子扛書,師父說不沉,弟子也相信師父的話,那一定不沉,如果你產生了一念,能不沉嗎?那這個書袋子一定很沉。一念之差就有不同的結果,實際在這一念上你就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有的人你要說他對大法不堅定他還不承認,堅定不體現在你平常說的口號上,而是在具體事情時看你的心怎麼動,來驗證你信師信法的成度。

有一個老年大法弟子,看著挺精進的,但病業來時,就吃藥了。別人說你怎麼吃藥了,她說:我歲數大了。她的這一念就是人心,說重一點就等於沒有信師信法。當她的病業長時間過不去時,她還想我天天學法,師父怎麼不給我消掉呢?其實你從根子上存在問題,沒能從每一思每一念上堅信大法。

有的同修悟到:「正法的要求在不斷的上升,越到最後要求越高,真正跟上了正法進程不是簡單的公式化,指天天做事或事越做越多,而是指在正法中不忘紮紮實實修煉自己,使自己的一思一念,方方面面都達到正法的要求。」他又說:「舊勢力為了達到檢驗大法的目地,在歷史上的方方面面都做了安排。就連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沒放過,也做了它們想要的安排。」如果我們沒從一思一念上開始否定,只是籠統的說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舊勢力知道你對你的一思一念沒有覺察到不在法上,這時它照樣可以鑽空子迫害你。

我認為這就是一些大法弟子長期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的原因,天天捧著大法書在看,但就是對自己的一思一念那個漏不發現,師父已全盤否定了舊勢力,帶領我們全面反迫害,而我們每一個修煉個體都被舊勢力做了細密的安排,如果師父否定,我們在具體事情上以至一思一念上沒否定,就沒有和師父的要求對上號,等於站到了舊勢力一邊,那它就可以左右於你,此時師父也不能管,因為你一思一念中認可了它,算是你求的,因為你自己認識不到,師父就不能把你的那個物質去掉。有的同修悟到:「別看邪惡在大陸所表現出來的氣燄有多惡,那只是表面,迷住的是那些放不下的人心,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強,瞬間它就啥也不是。」

這次師父《致澳洲法會》的經文,還是強調學法問題,太重要了!正念從哪裏來,法的基礎打的不好,到用的時候不知道用哪段法針對,就迷惘了,但舊勢力可沒有鬆懈,正虎視眈眈的看著你哪有漏,它就在哪裏絆你,我們的一思一念中一定要分清,如分不清,你就等於跟它是一夥的,它就讓你產生錯覺,讓你邪悟,所以正念正行這四個字好說,但真正身體力行,不認同舊勢力這些敗壞的理念,是紮紮實實學法悟法得法為基礎的。

自己修煉了十多年了,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很少走彎路,深刻體會就是在「七二零」以前學法就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那時我在單位上班,工作清閒,整天就是學法,我家是學法點,晚上和同修一起切磋。一言一行都嚴格要求自己。而且我在看法時不求進度,看一句話覺的沒入心,我就反覆看。實際我們衡量一個修煉人修的怎麼樣,不就是兩條嘛!一個是看你的心性,二是看你對法的理解成度。法理跟不上,修心性也不可能跟上。就像上面提到的那個同修說的「其實真正站在正法中去想一想,不是自己做的很不夠,而是自己修的很不夠,修的不夠何來做的夠?」

當我們這些在大法中很少走過彎路的同修在一起回顧時,一個共同的體會就是當初學法打下的基礎。不跟人走,真正「以法為師」。所以我問一下同修,你今天學法了嗎?你說學了,那你得法了嗎?即你明白了幾個問題呢?所以我們不注重形式,看實效。所以我們學法還要得法,「學」和「得」是兩個概念,只有靜下心來學法,才能「得」,得著之後到實際中你還得會用,真正按照大法標準要求自己才行,而不只是在道理上明白,修煉可不是學習理論。

關於心性把握住這方面,我們每個人都不可能做到事事都把握的那麼準、那麼好,有大漏,有小漏,這些都可能成為舊勢力藉機迫害我們的藉口。而且舊勢力在我們每個人的體內下的那個盤都在時間的推移中運轉著,我想我們要時時在否定這個盤中修煉,如現在認為環境寬鬆,做三件事都很正常,就忽略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沒有有地放矢的針對自己的不好念頭發正念,或不斷用多學法來破這些不好的觀念,這些物質越積越多,舊勢力就會藉機迫害,等到迫害來時才想起來否定它,就不是「未雨綢繆」,而只能是「亡羊補牢」了。舊勢力在最後關頭,對修煉人下手,它就是想毀你,讓你修不成。有同修悟到:「正法洪勢正在穿越舊勢力所設的最後間隔,邪惡的黑手已惡到連舊理都不遵守了,中共利用活體摘器官來迫害大陸大法弟子就是這種表現。」「無論他們有沒有執著,舊勢力都想迫害他們,只不過對抓不到把柄的大陸大法弟子使不上招兒而已。

我有一件事就讓舊勢力抓到了把柄,如我在上明慧網時,不注意安全,長期掛在網上,自認為自己正念足,沒事,結果被省網監監控後,在十月一日的前一天,指使當地派出所到我家來抓人,他們敲門,我問誰呀,他們說是派出所的查戶口,我就沒給他們開門,把資料藏好之後我就開始發正念清理他們背後的邪惡,並求師父加持。他們又敲了一會,看不給開,就走了,過後一個內部覺醒的警察給我們捎來了信,告訴我們是因為上網被監控了,這樣我們及時的轉移了電腦,並換了房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化險為夷。這件事由於我沒注意安全偏離了法,也等於正念不足,沒有把握住心性,所以就招來了麻煩。還得讓師父為我操心。

在麻煩來了之後,他敲門我沒開,就是沒有配合邪惡,也就等於否定了舊勢力的迫害,再加上在屋裏繼續發正念,現場鏟除,邪惡就蔫了。之後同修又幫助發正念,又有為大法做事的常人朋友從中溝通,以及師父和正神的鼎力相助,擺平了這件事。事情過後,我覺的在否定舊勢力安排這件事上,我以前重視的很不夠。法理上沒有認識清。我經過反思,在寫這篇文章時也在不斷的加深認識,文章形成了,我覺的我對舊勢力對我們迫害的這道防線也加固了。我在所在層次上怎樣有效的在一思一念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有了新的認識。正像上面提到的同修說的那樣:「同修們在法理上的認識上升的越快,眾神除惡的速度就越快。」

希望同修借鑑我的教訓,學法理,聯繫實際,在一思一念上歸正自己,我認為迫害結束的時間取決於我們整體在法上昇華的速度。快快精進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