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了跟頭 從中悟道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九八年得法走上修煉的道路。這些年在這條路上跌跌撞撞,跟頭把式的。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自己很難走過這重重魔難。今天,我要和大家談一談幾年前發生的一件事。幾年來這件事一直在困擾著我。

那是在二零零零年正月,我去鄉里修摩托車,行至半路遇上了派出所惡所長朱某某,他看見我張口便問:「你現在還煉功嗎?」當時由於自己怕心重,就支吾著說:「就在自家煉煉。」惡所長聽後大吼道:「煉,你煉吧,鄉里如有勞教指標,我第一個送你去勞教。」

我回到家中又生氣又害怕,飯也沒吃就睡下了。一覺醒來感覺不適,嘴角直淌口水,口歪眼斜(中風的症狀)。當時並沒有把它看成是病。過了好幾天,未見恢復,在家人和親友的勸說下,自己悟性沒跟上,去針灸了。又過了幾天,我們幾個村的同修在一起開交流會。一女同修看著我的嘴說:「好多了,快正過來了。」當時我不假思索的說:「法正嘴正。」這不假思索的狂語使我至今眼嘴未能恢復正常。

在不斷的和同修切磋此事後,悟到是因為自己有執著,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應該全盤否定它,不承認它安排的一切,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就這樣發了一個階段的正念,狀態也未發生變化,就又麻木了,心想隨其自然吧。

前不久,我去修三輪車,除了攤主外,旁邊還坐著一人,剛要想如何切入給他倆講真相,其中一人先開口了,問我:「你的眼是不是得過中風病呀?」他這樣一說,使我講真相也沒有勇氣了。回來後我與同修提及此事,自感不悅,說:「我嘴歪眼斜的怎麼去講真相呀?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怎麼還允許有這種狀態存在呢?」內心矛盾重重。

結果第二天,我身體就開始發冷、發燒、流鼻涕、咳痰。開始我想這一下是不是眼和嘴該徹底恢復正常了,該正過來了?到後來發現越來越不對勁,悟到是邪惡又鑽了我執著的空子,於是加強學法,發正念。同時不斷的向內找,終於把一顆顆執著心都挖出來了。

今天我要給這些執著心徹底曝光:一自私心,二求心,三僥倖心,四色心,五不敬師不敬法。這些心最不好找的就是有求之心和不敬師不敬法,使邪惡迫害我找到了藉口。而這兩顆心就隱藏在我講的兩句話上。「法正嘴正」這句話是何等的狂妄,把自己的嘴和大法相提並論,這是對師父、對大法極大的不敬!

而「這口眼歪斜的怎麼去講真相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麼還允許有這種狀態存在呢」這句話分明是在說,師父你怎麼就不管我呀?讓我的嘴正過來吧。正過來我好去講真相。把身體的變化當作講真相的條件,和師父討價還價,心境何等的骯髒。好像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都上了保險了,應該做甚麼事都是一帆風順。在這句話裏隱藏了多少求心和骯髒的不敬師不敬法的心。

找到了這些執著心,也就找到了邪惡迫害的原因,心不正,是被迫害的原因。何為心不正?在打壓之前,自己在法中受益,可是師父和大法蒙受冤枉的時候卻不敢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還不如一個常人,常人還懂的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第二件事是求心,是自私,只想索取,不想付出,遇事不向內找,不敬師,不敬法,這才招來了邪惡的迫害。

今天將這件事全盤托出,旨在通過我的教訓,使大家更加明白修煉的嚴肅性,師父是多麼的慈悲。試想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如果一個生命不敬師,不敬法會是甚麼下場?別說舊勢力不放過,就是護法神也是不會饒恕的呀。同修們,讓我們放棄一切執著,去掉一切人心,用我們的正念正行走好我們以後的路吧!一定要珍惜這萬古機緣,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