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大法弟子遭共產惡黨迫害家無寧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七日】1999年以來,在我孩子還小又有身孕的情況下,被江蘇省徐州夾河街派出所惡警綁架,非法關押。之後,在2002年、2004年、2005年和2006年多次被綁架,送洗腦班。我一直被惡人非法監視、跟蹤,我全家被騷擾、恐嚇。我的丈夫被欺騙、恐嚇、威脅,不得不與我離婚。只因為我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人,就被江氏集團和惡黨人員迫害的家無寧日。

1999年12月下旬,女兒剛過週歲,我懷孕不滿四個月,中午在家準備午飯,徐州夾河街派出所的指導員和一民警為了掩蓋其罪行把警車停在別的單元門口,並讓別人把我家房門叫開,非法抄家並照相,搶走一套大法書籍。在孩子的哭喊聲中,毫無人性的強行把我帶到夾河街派出所,在無任何法律條文的情況下非法關押長達11天,期間恐嚇、謾罵、譏笑、侮辱、不許睡覺等一系列邪惡手段。在這期間孩子發燒40多度,無人照看。

回到家後,金山橋開發區石橋派出所的民警對我以及鄰居騷擾不斷,並強迫我天天到派出所報到。1999年12月31日晚11點多鐘(大年三十),我全家在看電視,開發區區長金大容和石橋派出所、610大約有10餘人,對我全家進行騷擾、恐嚇、不允許我講話。以後這樣的事時有發生,特別是節假日,以致丈夫孩子一聽到敲門聲就恐懼發抖。更為卑劣的是他們到我丈夫的單位找領導,到孩子的幼兒園、到我工作的小學找老師和校長,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讓他們監視我,以便他們監視、跟蹤,破壞了我們全家的正常生活以及丈夫工作和孩子的學習。

2002年秋季下雨的一天,石橋派出所民警採取欺騙手段把我騙到白雲山洗腦班(一技校辦的招待所)。當時參與的有市610、公安局、市政府、金山橋政府、610、石橋派出所、石橋居委會。居委會的許廣英、張寶華對我24小時監視寸步不離,在女兒不足四歲,無人照看的情況下長達11天。在我不配合邪惡的情況下,他們採取極其卑劣的手段對我家人採取偽善、欺騙、恐嚇的手段強迫我的家人(父母、叔叔、哥哥、妹妹、丈夫)做我的「轉化」,放棄修煉。為了達到其罪惡目的,強迫我父母每天坐車從100里之外的老家早來晚回,並迫使我丈夫公司老總威脅我丈夫停職,專職解決這事,否則不要來上班。

2004年深秋的一天,省市610來了大約10餘人把我丈夫從單位強行帶到石橋派出所,強迫他簽字同意送我去睢寧洗腦班,在我丈夫堅決拒絕的情況下,他們對他進行恐嚇、威脅。

2005年夏天的一天,我在東站廣場剛與同修說話,突然一保安過來翻包,並說我們散發資料,被非法帶到廣場派出所,非法審訊3小時而後又被帶到石橋派出所非法審訊4小時。幾年來,在惡黨用各種邪惡手段的迫害下,對我的家人身心造成極大的傷害,我丈夫本不想離開家庭,而又無法正常生活、工作的情況下,被迫離開徐州遠走新疆。

2006年7月1日,我帶孩子前往新疆看望前丈夫,2號,我正在途中,徐州市政府、國保、公安、金山橋政府、金山橋國保、金山橋派出所打干擾我丈夫的電話,接連不斷,在他本人不在的情況下直接恐嚇他同事。9月份,我在家打掃衛生,石橋居委會的李××敲門,找我要照片,並說上面要求的,被我當場拒絕。相隔4日,在李××的帶路下,7、8名610人員對我進行威脅、恐嚇、強迫我放棄修煉,難道我們信仰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有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