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徐州市大法弟子施忠玲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2005年4月1日】江蘇省徐州市賈汪區大法弟子施忠玲因在徐州睢寧縣洗腦班慘遭非人迫害,於2005年3月22日離開人世。施忠玲在臨終前,被醫院確診肋骨被打斷兩根,肩骨疏鬆,胸部積水,全身多處淤血腫塊。具體遭迫害詳情待查。

以下是施忠玲生前寫下她在睢寧洗腦班被惡徒迫害的部份事實。

*********

我被非法監禁在鹿莊洗腦班7個月後,2001年7月26日,徐州市賈汪區610十幾人把我與另一位同修強行拉上車劫持到睢寧縣洗腦班。在睢寧洗腦班,不法之徒把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一人一間鎖起來,吃住大小便都不叫出房間,隨意毒打。我因拒絕上操、穿洗腦班服裝,被多次關禁閉,大小便不讓出門,人格遭受到極大的侮辱,我被連續關禁閉達五個月之久。

我絕食抗議,不接受洗腦,睢寧610頭子仝太斌、楊書廣操縱手下打手頭子張新民、王躍、王剛、萬里、郭亞、王光品等毒打我,惡人們把我打倒了拉起來再打,用細竹竿抽打我的全身、臉上、十指、胸部,竹竿打斷了好幾根,我全身從上到下全部淤血呈紫黑色,期間幾次昏死過去,打手們用水將我潑醒後再打。

隨後惡徒把我雙手擰到身後反銬在地錨(鉚固在水泥地上的鐵環)上,身體呈扭曲狀,不能動,整整7天7夜,當時正值暑天,37、38度高溫,被銬的禁閉室連一張小席也鋪不開,邪惡之徒開門時,熱氣衝的他們都不敢進來。(註﹕其他學員證實,在施忠玲被關押期間,邪惡之徒還從外往裏噴666農藥。)

一年半後,因我仍拒絕所謂轉化,邪惡之徒對我發起更加瘋狂的殘酷迫害,20幾個惡人輪流迫害我。由於各種毒打和非人的折磨,我的身體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殘,體重下降到只有幾十斤,骨瘦如柴,就這樣他們還不放手,又連續逼我兩天兩夜站立不讓睡覺,最後在我神志不清的情況下,威逼我在他們早已準備好的所謂「四書」簽了字。

這只是我在睢寧洗腦班遭受殘酷迫害的一部份。

江蘇電視台「大寫真」欄目在邪惡共產黨授意下,把睢寧洗腦班描繪成天堂一般,說甚麼洗腦班有娛樂場所,可以打羽毛 球、打撲克、下棋,洗腦班對待我們就像父母兄弟一樣。真實情況是我們每個人每月被逼交2000元的生活費,而實際費用不足百元,一天三頓不到一斤飯,那裏是真正的人間地獄,那裏的所謂幫教是一群毫無人性可言的人間敗類。「大寫真」報導的全是假的,是欺騙不知真象的廣大民眾,不是「大寫真」是「大寫假」。

我是徐州市公交內退職工,單位至今還扣發我兩年的工資,我被迫害成這樣,都是徐州市610頭子劉媛琴、李健、賈汪區610頭子范書友、高桂華和睢寧洗腦班頭子仝太斌、楊書廣造成的。

施忠玲
2005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