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灣同修交流「走出人來」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最近台灣社會不太平靜,與台灣大法弟子修煉中的不足多少也有關係。我想針對兩點與台灣同修交流:一、對藍綠政黨的概念根深蒂固。二、對人間的美好、情、道德規範、人與人之間平和的執著。

一、根深蒂固的藍綠概念

最近台灣同修針對藍綠提出交流,也找出了很多的心:名利心、爭鬥心、妒嫉心、分別心、顧慮心、求安逸心、怕心等等等等,交流都是很好的。但也常聽到學員在藍綠概念的框框中談怎麼去藍綠之心的狀態。有些台灣學員在這藍綠的觀念上也表現的比較突出,一提到某陣營、或某政治人物、政治活動,一瞬間很多的觀念就上來了──其政黨的主張、其人的言行,各種活動色彩鮮明的景象全部湧現在眼前。不管支持或不支持,這種對涉及藍綠就很敏感、很看重、很在意的本身,已經是執著心的反映了。有些人談起來還有一種自己對其很了解的感覺,卻不察覺自己對這些東西的執著。

藍綠政黨、政治人物的名字對修煉人來說應該只是一個名詞、一個眾生的名字,或常人中的一場戲,沒有任何附加的概念,沒有對其在社會上的主張、言行的評斷或聯想。修煉人對這些事情聽到了就聽到了,也不往心裏去,聽完了就在腦海中抹掉,下次聽到了也還可以接著聽,但不為它動念,思想中根本就不讓那些觀念形成起來。那麼也就跳出了誰好誰壞、誰對誰錯的理,它也帶動不了我們的心。

二、對於人間的美好、情、道德規範、人與人之間平和的執著

台灣學員由於沒有受過中共文革等運動的迫害,對於傳統的道德規範、家庭家族的觀念都是保存的比較好的,人表現出來也比較善良、平和。但是有利有弊,如果我們修煉人心中存在的這些人的東西太強時,是不是也會成為修煉中的障礙呢?

師尊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中說:「我也發現一個問題,有許多的中國人,特別是大陸以外的中國人,對家庭觀念、家族觀念非常的強,強過法。我覺得這確實在得法上是很嚴重的一個障礙,不過在實踐修煉當中,有很多人確實走過來了,但是我發現這是一個大障礙。人要是沒有了做人的準則,那就不能稱其為人。為甚麼不把猴子叫做人呢?因為人有人的準則、人的行為觀念和道德標準,才是人。但是這個東西走到極端上去那就不行了。」

我個人體會:舊勢力在久遠年代前也看到了將來在中國得法的大法弟子,必須破這千百年來骨子裏養成的各種觀念,才能在修煉中提高的更快,所以安排了這些文革等等的手段,藉口幫助學員提高。但他們這種以惡治惡的手段,卻導致了不修煉的常人社會沒有道德規範的約束,道德急速的下滑,更快的走向毀滅。不過它們也從沒重視過那些沒得法的人的死活。

但從今天的整體局面看來,大陸以外出生的華人學員對於這傳統的道德規範仍不易區分,有意無意的把它混同於修煉中「心性」的要求、對好壞人的衡量標準、或在人與人的矛盾中,不是以法來衡量,而用了這套道德規範來衡量。師尊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說:「現在有許多宗教團體說,啊,看我們這裏多好,大家相互之間很關愛啊。愛甚麼?(眾笑)愛執著,愛世間的幸福,愛人與人之間的那種維持人的平和,那是修煉嗎?不是!絕對的不是,那只能是人心執著的保護傘。」台灣學員這方面的情確實也是比較重的,也有追求人間美好的心。

一個高層次的覺者,能明白低於他所在層次的所有法理,但在他的思維中沒有低層理的概念,甚麼是藍綠啊?想都不願想。還在其中的人,容易在那相生相剋的理中去分辨誰對誰錯,往前頂勁。如果我們台灣弟子都能真正跳脫出來,思想中根本不為它動念,不被它低層的理制約,那才能真正走出人來。

期望所有的台灣弟子都能儘快提高上來,不再讓師尊為我們的執迷而操心。

不當之處,請同修不吝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