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放下「藍綠情結」 機會將逝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師父說:「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目前,台灣社會表面的「動亂」,從法理上理解,其實就是台灣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今年二月,台灣同修轉達了師父的話,要我們台灣大法弟子放下對政黨的執著。今年五月,加拿大法會期間,師父又特別為台灣的各地區輔導員講了一次法,也是提醒著台灣大法弟子要修去政黨的執著。而今年九月,台灣同修又再次帶回了師父的話,表示台灣學員的「藍綠問題」還非常嚴重!

面對再次的重槌,這次我真的驚醒了!原本也知道對任何政黨不該有任何執著,但是自己的內心隱隱約約就是討厭與邪黨走的近的政黨,而對大法較友好的政黨則內心比較喜歡。所以前兩次,同修轉達了師父要告知台灣學員的法,自己沒有深思,只是知道要去掉,但是並沒有去真正把它挖掉,而是一種人為式的去壓制它,不讓這個執著心起作用。但事實上,並沒有真正的面對它,並將它真正的挖除。

這次,我決心將它徹底挖根鏟除。但問題來了,我到底是怎樣的心才會有這樣的好惡之心呢?我在向內找,後來我發現是我對政黨或政黨人物的最後那份認同感,即使不是強烈的,只有一絲的,但是這一絲絲的隱隱約約的認同他、維護他,這就是遲遲去不掉,還想最大限度的保留著它的最大因素。

為了不直接涉及到具體的人名,我把泛藍的相關主席通稱為藍主席,把泛綠的各界領導通稱為綠領導。

其實對於藍主席,我有討厭的,也有比較認同的。對於某些綠領導也有認同的,但也不是所有泛綠的政治人物都認同。其實都是取決於因為他們曾經對大法的態度。而就因為他們曾經的態度,我的內心就偏向了他們,會維護起他們來了,忘記了他們是眾生的一員,我們是修煉中的大法弟子。台灣的常人社會中存在著藍綠之爭,那麼如果大法弟子介入,大法弟子偏藍就很可能會把綠色一邊的眾生推向反面,偏綠就會把藍色一邊的眾生推向反面,讓他們無法得到救度。這難道是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嗎?不是和我們的歷史使命相反嗎?

其實我覺得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了。一旦心偏向了某個政黨或某個政黨人物時,其實就是人情在起作用了,那都不是修煉者的正念,所以才稱作「政黨情結」。正法中,情救不了世人,反而會毀掉人,包括修煉人。

這個「政黨情結」必須修去。想一想,我為甚麼要認同藍主席,我為甚麼要認同綠領導呢?是,他們曾經是講過了對大法的好話,但那也表示他們明白了真相,我們只能對他們為自己生命擺放未來而感到高興。但別忘了,他們還是常人,他們的思想都還是常人的思想,他們在常人中搞政治或者做甚麼,那都是他們的常人生活。大法弟子不應該干涉與涉入常人事務,我們應該人在世間,心在世外,專心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我何必去認同那些政治人物、心裏傾向他們呢?說來說去,原來還是沒有把法擺在第一位嘛!

我決定把這個情結挖掉。師父在《精進要旨》<挖根>一文中說:「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是,我要與人決裂,但這不是與表面這個政黨人物決裂,而是自己心中的那份人心決裂。

當然,我這裏不談這些政黨有甚麼歷史安排原因,或學員自己與哪些政黨有哪些歷史淵源因素。因為就如同即使某個弟子與某些宗教有歷史淵源關係,也不可能認同目前宗教所講的也能修煉。所以這些事情我們都暫時不去管他,就是按照大法告訴我們的去修、去做。

大法救人、度人,不分社會年齡、性別、社會地位、民族、黨派,我們為甚麼要人為的區分呢?常人無論屬於哪個政黨,都是眾生的一員,都是我們要盡力救度的對像。無論他加入了哪個政黨,國民黨、民進黨、共和黨、民主黨,共產惡黨,等等,只要能救,我們就要盡力去救,不能見死不救,更不能因為自己個人的執著,而把眾生推向反面,否則等於無意中配合了舊勢力,干擾了師父正法救人。我們台灣學員如果再不放下這種偏執藍綠的人心的執著,台灣的大好形勢難免惡化。台灣亂,只能讓共產惡黨高興,等於幫了中共的忙,這決不是我們大法弟子想要的,所以我們必須清醒,不要一錯再錯,歷史的機緣不會一直有。

個人認識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