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邪黨迫害的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九九年三月得法,不久邪惡就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誹謗、陷害師父和大法。

我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去北京上訪,九日上午八時左右和其他同修被本地一群公安綁架到他們所住招待所。為首的是賈汪六一零頭子范書友對我們非法審訊,直到晚二十一時後,強行押上警車,其中有兩名同修被銬在車上。

第二天,惡警把我被綁架送回徐州市賈汪區所在地老礦派出所。當時已經有兩名同修被關押,同修被邪惡所長夏輝打的兩次昏死過去。

我在老礦派出所被非法關押三天期間,惡警審訊、恐嚇、毆打並揚言專整我,強行搜身,掠走財物,解走腰帶、鞋帶,長時間面牆站立,不准說話,不准上廁所。

其中一惡警張輝開風扇吹、凍我們,還對我們非法拍照、打手模。他們吃喝的錢強行從我的錢中扣除。後來惡警把我非法轉送到大泉派出所,那裏的警察說每人交五千元就放人,我們堅決拒絕。

我回家後,村治保主任趙某又一次對我非法審問,當時我在離村有七、八里路的山上工作,派出所強制我每天三次到村聯防隊報到,用這種形式迫害長達兩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的一天早上,片警王成東把我綁架到礦二院保衛科非法審訊,參與非法審訊的惡人叫吳建。

兩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晚八時許,老礦派出所片警王成東又一次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兩天,警察夏雨強迫我在監視居住通知書簽字。

一月五日晚九時許,我被綁架到鹿莊鄉洗腦班,洗腦班的頭子高桂華,成員有吳建、閆偉、侯敬周等,每個單位抽兩個人協助他們做轉化工作,他們三個看一個。高桂華每次非法審訊總是威脅、恐嚇強制我們看污衊大法電視節目。一次,吳建非法審訊後揚言,他代表惡黨,逼我罵大法,遭我堅決拒絕,他氣急敗壞,叫囂要把我非法勞教。

我在鹿莊洗腦班被迫害長達八十多天,在三月下旬的某一天片警王成東再一次把我從親戚家綁架到鹿莊洗腦班,強制我看污衊大法節目並有賈汪電視台協同錄像造假,欺騙不明真相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