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大法學員袁玲遭當地惡人迫害的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江蘇徐州大法學員袁玲生長在農村,後到城裏打工,在一九九七年底得法從此走上了一條修煉之路。在兩千年的十月一進京上訪。被徐州市豐縣610頭子余××非法拘留十五天,後在一個同修家裏被賈汪區派出所所長夏輝等人強行綁架到徐州市北山看守所長達五月之久。

兩千零一年三月,袁玲被豐縣610餘××從北山看守所送往徐州市茶棚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在那裏強行吃藥、打針如不從,醫生、護士、工作人員就一起把人按在地上把嘴撬開,強行灌藥。他們把大法學員腳、手綁在床上強行打針,每天三次強行服藥、兩次打針,由於他們長期給大法弟子使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導致他們兩腿發抖、兩眼發直、兩手無力,脖子無法轉動,舌頭僵硬,一直流口水,上廁所需要人架著,由於長期藥物迫害,女大法弟子停止例假。邪惡之徒不准大法學員家人探望,完全與外界隔絕。袁玲母親見不到女兒,終日以淚洗面,哭壞了一隻眼睛,在這種生不如死的殘酷迫害長達十月之久。遭受迫害大法弟子有:吳迪、彭宗梅、丁建華、袁玲、郭鵑玲、邊桂玲、王書梅、崔玉梅、董敏、高春梅、馬繼玲等。

二零零二年元月,徐州市豐縣610頭子余××又把袁玲綁架到徐州市睢寧縣平樓鄉洗腦班進行迫害,睢寧洗腦班610頭子仝太斌、楊書廣等,他們養了八個打手王躍、郭亞、熊萬里、王剛、仝震、仝寧、劉虎、楊淮北。由於大法學員抵制邪惡迫害(集體不「上操」、不穿號服),許春龍被銬在反省室四十八小時,打的滿臉青紫、遍體鱗傷。袁玲被打的眼睛腫的無法睜開,淤血呈紫褐色,往鼻孔灌水進行折磨。賈慧麗被打的半個月無法下床,兩個半月後需有人架著才能行走。解洪潔被打的滿臉是血,強行拖到反省室被銬四十八小時。

二零零五年九月底一天晚上晚九時,泉山區610頭子楊晉普、段莊辦事處朱××、段莊居委會蔡德環等十幾人欺騙說到區裏「談話」,被當場識破,他們氣急敗壞約三小時後段莊派出所開一輛警車、四五名警察把袁玲丈夫強行綁架當人質讓袁玲去換。次日下午他們把袁玲綁架到徐州市泉山區蘇苑賓館洗腦班,然後才把其丈夫放了。在洗腦班期間,袁玲年僅一歲的女兒高燒不退、嘔吐不止,吃藥掛水不見好轉,他們為了推卸責任才把母女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日,金山橋派出所、徐州市國保、泉山610楊晉普及十七八名便衣以辦暫住證為名強行把袁玲全家三口綁架,搶走電腦主機、手機、學習機、MP3、小靈通,把他們綁架到雷霆賓館十天,期間國保大隊人員、當地派出所、居委會、聯防隊等幾十人以偽善、恐嚇、威脅強迫其丈夫把女兒帶走,由於他們長期的恐嚇、威脅精神壓力極大,袁玲丈夫遠走他鄉。袁玲被非法關押在吉山賓館洗腦班繼續遭迫害。市610頭子張剛、劉××等人強迫袁玲看污衊大法節目、三天三夜不讓睡覺,恐嚇威脅:必須轉化,否則勞教。袁玲為了反迫害從二樓跳下造成腰、腿骨折[註﹕這樣做是常人鬥爭的心態和方式,違背了大法對大法弟子的心性要求。請同修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有過激的舉動,並真正從法上認識這場迫害的實質。]

邪惡之徒為掩人耳目把袁玲送到97醫院,醫生講:腰不能動會造成骨脫節,壓迫神經將下肢癱瘓。劉××知道這情況後威脅袁玲寫保證:以後身體出現任何情況與我們沒有關係。為了掩蓋罪行把袁玲放回家。

參與迫害的部門、人員的信息:

徐州市公安局 0516--83745000
徐州市610電話 0516-83733158

睢寧縣(區號0516)
睢寧縣610辦 88082089
610人員楊淑廣 宅88381755 小靈通88382317
泉山區610頭子楊晉普辦公室電話0516-85806228 手機13776773311 宅電85797361
賈汪區公安分局610電話0516-85869060
賈汪區610頭子范書友、趙汝建、趙汝建妻子手機13033543776
泉山區公安分局0516-85705424
金山橋公安分局0516-83745367
徐州市公安局    0516-83745000
徐州市公安局網監處 0516-83978575
李晴  副科 13852008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