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師尊對我的再次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九月二十三日晚,當我們正在發真相資料時,在路上接到了電話得知一位前一天才剛與我們聯絡的同修甲在家中被邪惡綁架了,我等幾人在候車的小公園停了下來,盤腿立掌,一同為這同修發正念。儘管對我來說,在中國大陸這個邪惡迫害的環境下,在戶外人眾的場合立掌發正念尚屬首次,當時卻沒有太多的顧慮,一心只正念除惡。因為我們幾人中有幾位老同修,念很正,所以在這正念的場中我才能做到。

而後卻仍因為學法少的緣故,我的心很快也受到了波動。其中一位同修有怕心,認為甲同修受迫害了,考慮到自己的安全,尚未發出的真相資料她不適合帶回家,所以要把餘下的真相資料都交給我。那一刻我沒能守住心性,內心很委屈的認為:被迫害的同修與我關係更為密切,我的安全隱患更大,更不應該由我來保管尚未發送出去的真相資料。我的心在另外一位同修大哥自願請大家把尚未發完的真相資料交由他帶走的行為下,顯的更渺小不堪。

在回家的路上,又接到電話說讓我多注意安全,因為今晚被迫害的同修甲已經被惡警跟蹤了很長一段時間,警察並清楚知道我與她一起在外吃過飯,接送過真相資料的事情。這對我來說是又一個大的考驗,因為沒有精進實修,我的怕心已經滋養到了超乎我想像的大了,由於從同修甲手中接過來的資料還較大量的,存放在我的住處,而兩年前該同修在被迫害時,被傳聞說在迫害中沒有守住心性、向邪惡提供了一些學員的資料。種種這些因素,讓我更為不安,心裏急切的想要轉移存放在家中的真相資料,並想另謀住處,更擔心同修甲知道我工作的地址,怕她要是守不住的時候,我無法躲避邪惡的干擾。我的執著心暴露無遺,使我認識到自己平日裏只考慮常人的工作,放鬆了學法。以往同修們總說我單純、沒有怕心、真好,此刻這怕心讓我看到了。發正念時,我祈求師父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免受邪惡的迫害,多爭取時間學好法提高心性。

第二天,同修大哥再確認我是否需要轉移真相資料時,我知道,在這個時候,不論轉到誰家,都是對同修的考驗,自己過不好的關推給其他同修更是不該了。經過了一晚時間發正念,「怕」的物質少了一些,所以同修大哥建議與我一起在知道同修甲被跟蹤迫害的情況下再次外出發送真相資料。在約定出發前,我再接到電話,叮囑我要小心注意安全,說是惡警的跟蹤可能會知道我的情況。沒有紮實的學法使我的怕心再度加大催化,不知如何是好時,只得對著師尊的法像,求師尊加持,並抱著與邪惡決一勝負的堅持要去發送真相資料。

在同修大哥問及是否有同修甲的更多消息時,我不敢說她一直被跟蹤並且我與甲碰面已經被惡警掌握這事,本來是擔心同修知道後可能不敢與我一起去發真相資料,後又覺的不應該隱瞞他,就說了出來。在發送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我們配合的很好,每一份都安全的派送出去了。同修在我們回家的路上對我說,我們請常人去向公安要人,也為同修甲加持正念,現在我們把她送過來的真相資料用於救度眾生,每份真相資料也都有同修甲的付出,她一定可以正念闖出的。我滿含淚水的對同修說「謝謝」。在這個時候,在同修正的言行幫忙下,我才能被帶進正的場中,去掉怕心,走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路上。

師尊!這一路跌跌撞撞,是師尊一路看護才讓弟子有機會越走越正。一路走來,去掉骯髒的各種大小人心中,感念師尊始終的慈悲,一次次給我機會,安排我修煉的路上讓我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