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走出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6日】最近我經常捧讀師父《走出死關》、《2006年加拿大講法》等講法,越來越明確大法弟子修煉形式和承擔的責任,隨著正法進程的越來越到最後,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越來越嚴格、越來越高了。正法形勢不容我們再出現一點偏差,也不會像過去有那麼多的時間和機會了。師父在最後的幾個講法中多次強調必須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史前大願、救度眾生,否則甚麼都談不上。

要面對複雜的社會環境實修自己。我深深體會到實修自己的重要性,而且必須正念正信、溶於法中才能達到實修,反之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給大法造成損失,尤其要去掉怕心。師父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這句話我將刻骨銘心的記住,因為這是在我11年大起大落的修煉路上有切膚之痛的教訓。

我95年得法後,身心徹底淨化,多年腎炎頑疾和子宮肌瘤根除。世界觀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可以說受益無窮。因此一心修煉大法,精進不止,但那時學法還是不深,對《轉法輪》更深層次的法理認識不清。很多執著都沒有去掉,導致7.20後,走了一大段彎路(後面要講)。但是我不止一次體悟到師父對我的洪大慈悲、包容,尤其是當我在某一層次停留時間過長或悟性不好時,關鍵時刻,總是師父點化和提醒我,使我感到師父時時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這樣的例子很多,在此僅舉一例。

三個多月前,不到兩歲的外孫需要我帶,這事看似平常,事先我也沒多想,帶就帶。但就這很簡單的小事竟暴露了我很多覺察不到的人心,我過去自以為修掉的執著現在卻暴露無遺。比如,我覺得對親情放得很淡了,可是聰明過人的外孫讓我看到我並沒有真正放下情。與此同時,外孫的淘氣好動又佔據了我很多時間和精力,我常常因為不能像過去那樣有充裕時間做三件事而著急,一開始還不以為然,時間長了,發現這樣下去我不就被捆住了嗎?開始時心裏著急上火,嘴也起泡,表面上忍著,繼而煩惱焦躁,沒有耐性,後來實在忍不住了開始發火。看書學法靜不下來,發正念精力不集中,覺得整個生活秩序被打亂了。越是煩躁,孩子越添事,不是半夜哭醒,就是高燒不退。經常一天下來疲憊不堪,家庭關係不但沒平衡好,反而矛盾激化。再就是一學法就睏。我意識到是舊勢力鑽空子了,每次發正念時加上一條,但效果不佳。有時我想:不帶孩子了,回家幹正事去。但又不忍心一走了之,我只知道自己的狀態不對頭,也知道自己有漏才造成有干擾,但是漏在那裏?難道僅僅因為對親情的執著、沒做到忍嗎?癥結到底在哪裏?沒找到。

有一天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我在攀登一座常人根本無法攀登的高山,陡峭至極。到半山腰時,除了一小塊只能容納半隻腳的石頭外,就沒有立足之地了。我的腳後跟只能懸在半空,崖壁光滑,上上不去,下也下不來,腳下是萬丈深淵,望不到底,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危險。仰頭望去,看見不久前通過我得法的人都快攀到山頂了,可我卻困在半山腰動不了,當時我心裏很怕。這時我後面又上來一撥人,我忙請他們拉我一把,但他們說:自己上。然後他們輕鬆的上去了。我一急,醒了。

醒後,我對師父明明白白的點化充滿了感激和愧疚。師父在為我著急呀!因為這個夢使我悟到我正面臨著一個大關:人神的抉擇。師父說「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這座山只有神才能上去,有怕心是人,我有怕心,才上不去。這個夢不僅僅是點化我帶孩子過程中暴露出的情等執著心,而且師父通過這件警示我:如果不真正去掉怕心,不走出死關,那不就是「停於半天難得度嗎」?那麼我到底還有甚麼怕心呢?我靜下心來找到兩個怕心:

一是由對兒子的情派生出的怕心

99年10月我進京第一次被抓,正是兒子馬上要結婚之時,那時我怕三年勞教毀了兒子婚事,這一個怕心立刻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並擴大了「情」這個漏,系統的安排我從絕食絕水到假轉化,從假轉化到邪悟,由邪悟到參加「幫教團」到全國各地勞教所做「轉化」工作,一步一步越陷越深。當時自以為在那個大環境中只有這樣才能和更多同修切磋交流,幫助他們改善勞教所境遇。甚至還把在各地了解到的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實況當面反映給原司法部長,他馬上安排一個主任擬一個禁止虐待大法弟子的文件,我當時還很高興,以為做好事了,幫助大法弟子擺脫困境盡力了。實際上完全是假相,各地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虐待並沒有一點改善,刑罰打罵仍是家常便飯。我在被矇蔽中完全被舊勢力利用做了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事情。這一情況直到看到2000年10月師父發表的《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時才猛醒。

第二次被抓是2001年十一的前一天,我和孩子一起被綁架。一個台式電腦和兩個筆記本電腦被抄走。這次也是因為親情產生的怕心作怪(怕孩子被判刑),以付出巨額罰款45000元(不給打收條)了事的方式向邪惡又一次妥協。

二是罪惡感派生出的怕心

我明白真相後,雖然很快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並回歸到正法進程中來,但同時又陷入一種痛悔中而不能自拔,背叛師父和大法的罪惡感常常揮之不去。那種彼得式的悔恨更是經常折磨自己,尤其是我這段經歷使我成了「孤家寡人」,2000年農曆新年時,有同修在我家門上貼了一幅「形神全滅」的對聯,還有的在明慧網上發表專題文章,點名叫我特務,我感到欲哭無淚,還覺得委屈,就這樣一直執著著自己的名、面子,沒有勇氣去找昔日同修,怕遭冷遇。

正如師父所說:「本來就是因為執著與怕心走錯了路,走回來又被怕心牽制著、擋著走回來的路」(《走出死關》)。結果2001年執著心使我選擇了逃避:變賣了房子,舉家遷到北京,決心在北京從新開闢修煉環境,挽回損失。但是由於沒擺正挽回損失的基點(沒把大法放在首位而摻雜了證實自己),結果又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第二次被抓。這歸根到底,還是沒有走出人,還是怕心。最初我怕自己有這麼一段恥辱的歷史永遠洗不掉,被人唾罵。後來通過學法認識到應該把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放在首位。

怕是一種強大的執著

在之後的幾年證實大法過程中,由於我在新的環境中不認識其他大法弟子,又不能再搬回到原來住的地方,所以一般情況下就是自己在做三件事,其中包括儘量挽回自己邪悟時給大法所造成的損失。儘管有時也懈怠過、但時時不忘自己的歷史使命,也不再在乎別人對我的評價,就是每天做自己該做的事。很長時間我幾乎把邪悟這段歷史忘記了,慢慢的這個怕心去掉了,但是去的還不徹底,當看到談及邪悟或背叛大法的有關文章時,不由得就動心,容易聯想到自己,一種做錯事的罪惡感也會油然而生,懊悔自己一念之差鑄成大錯,怕是再也挽回不了了。其實這裏還是潛藏著一個怕心──怕修不上去被拉下。

怕被落下,才怕外孫影響我做三件事;怕被落下,才怕外孫耽誤自己的時間;怕被落下,才煩躁、發火。說到底還是怕心作怪。如這種怕心不去掉,三件事做得再多也是流於形式,或者是掩蓋。

師父《走出死關》發表後,我對照自己,一開始覺得自己沒當過特務、內線,反而還承擔過許多責任,保護了很多大法弟子。沒有甚麼把柄在誰手裏,也公開聲明過。所以認為不是在說我,但是越學越覺得是在說我,因為我在向邪惡妥協過程中背叛過師父、背叛過大法,這還不是幹了最可恥的事嗎?我永遠不會原諒自己的!尤其是師父點化我的這個夢使我更清醒了,正因為我潛藏很深的那種壓在心裏的罪惡感還沒有徹底放下,也就是說還沒有徹底放下怕有過污點而修不好、怕被落下的心,所以總要極力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總想多做三件事,表面上看多麼精進,可實際上這種精進裏面卻摻雜著不純的成份──還怕帶外孫影響自己修煉,實際上這就是一種強大的執著。這種心多麼可怕!

修煉是嚴肅的

我悟到《走出死關》不僅僅是給那些特務看的,而是給所有大法弟子看的,特別是給有這樣或那樣怕心的大法弟子看的,因為任何一個怕心都是人走向神的死關,這個死關過不去就不可能攀上高階千尺路。

回過頭來,我更明確了真正精進固然體現在三件事做的如何,但是三件事不是停留在表面上,而是真正扭轉那個心,可是如果一個修煉人連人走向神的死關都沒過去,三件事做得再多,也是不純淨的。「大法弟子的事幹的再多都是在為了掩蓋。如果放下這壓在心裏的罪惡,走回來,幹的一切都是乾乾淨淨的、大法弟子修煉中的事」。(《走出死關》)

我還悟道,真正做好三件事不是應付應付的。師父說:「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哪方面都得做好,你才能走出來」(《2006年加拿大講法》)。

我在帶外孫新的環境中能做到平衡好家庭等各方面的關係,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在這過程中暴露執著去掉它,這就是師父留給我的一個修煉形式,師父說:「師父在傳法中叫大家要做好的三件事,看上去簡單,精不精進都在其中,成就甚麼果位都在其中。大法開創在常人社會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這種修煉形式,很多人都理解為這是對我們修煉的一種寬鬆與方便,那些精進的學員可不這樣理解。這是大法弟子修煉中必須這樣走的路。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2006年加拿大講法》)。

我悟到,現在對修煉人的要求嚴格到每一件小事都要達到標準,因為我們是大法造就的未來新宇宙的生命,每一個細胞都要達到新宇宙的標準才行,而且自己能否達到這個標準不是個人的事情,而是關係到無數眾生能否得救的問題。我們肩負的使命何等重大,修煉是多麼嚴肅的事情!越到後面路越窄,窄到不容有半點差錯!只有「恒心舉足萬斤腿,忍苦精進去執著」(《洪吟》),才不辜負師父為我們巨大的付出和苦度。

寫到這裏,我想起第一次看到《走出死關》時,老淚縱橫。我在大法和師父遭到最野蠻的打擊時,不但沒有站出來維護,反而助紂為虐。可是這些師父都不計較,還繼續拉我、幫我,安排我修煉提高的路。

師父說:「作為師父我從不記你們在修煉中做的錯事,只記你們做的好事與成就;作為大法弟子們來講,也都是在修煉與無比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的,深知修煉的艱辛,不會不理解走錯路的學員」。師父還說:「一個人走向神的修煉過程中,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那麼人在修煉過程中就一定會犯錯,就一定有過不好的關,當然也有犯大錯的。關鍵是認識到了能不能有決心去掉它。有決心走出來這才是修煉,這就是修煉」。

我越來越理解師父對眾生和弟子們那博大的胸懷和洪大的慈悲後面深而又深的內涵。而現在師父最著急的就是讓我們加快步伐提高上來,徹底走出人,成就神的圓滿果位。

最近看了一些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很受觸動。現在正法形勢到了最後的最後階段了,很多大法弟子都在抓緊每分每秒的時間在各種社會環境中救度著眾生,對我來說,能不能從自己過去做過錯事的陰影中走出來,徹底丟棄壓在心底的罪惡感,是檢驗自己能不能真正走出死關、放下自我走向神的關鍵。

我寫這篇文章的主要目地是公開自己做錯的一切,也是徹底去掉怕心和執著的過程。請師父放心,我會加倍做好應做的一切,應平衡好的一切。不再讓您為我操心。並願把我這血的慘痛教訓告白於那些和我經歷相似的同修,一定要學好法,正念足才能方向明,頭清眼亮,跟上正法進程。

最後再次向師父跪拜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