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憶師恩》所悟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讀《憶師恩》第一、二、三集,愛不釋手,每一篇最幸福的回憶都記載和展現了李洪志師父在世間千辛萬苦傳授法輪功、救度眾生的最珍貴的歷史時刻,我們隨著每一篇回憶文章感受師父一言一行中的言傳身教,悟到法理,與同修同享師父的佛恩浩蕩。

讀著《憶師恩》篇篇文章,我首先深深的感悟到師父傳功講法、救度眾生的艱辛與勞苦。當年,師父的腳步不停的奔波在長城內外、大江南北,這個法輪功學習班剛結束,即刻啟程趕往下一個開班地點,還經常在已經安排好的兩個班之間受邀請再加辦講法班。如: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師父在鄭州傳功講法,在八天中講十堂課。一九九四年七月十四日~七月十七日,受邀請在郴州講法,時間安排很緊,九講內容在四天講完。在這炎熱的夏天,每天要講四五個小時的法,許多人都知道師父顧不上吃飯,顧不上睡覺。師父巨大的付出,吃多少苦,正法的千難萬險,我們能知道多少?

法輪功學員在《永恆的記憶》中這樣記載:「學習班結束後再過兩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而正月初二師父又要在東營勝利油田辦學習班。」又記載著:「九四年四月三十日,師父在家鄉長春辦了第七期學習班。因為參加的學員比較多,吉林大學鳴放宮的禮堂都裝不下了。沒辦法找到更大的場地,師父只好一天講兩堂課,上午一次,晚上一次……。」

我感謝這位同修,向偉大的師父道出了我們的心聲:「我懷著最崇高的敬意走到師尊的跟前,對師父說:‘我有個小小的請求。’師父說:‘你說。’我就說:‘老師您的辦班時間太緊張,太累了,班與班之間只有兩天時間,我想請求師父把時間再稍微延長一點。’這時,慈悲的師父馬上握著我的手說:‘這個你放心,我受得了。’我雙手緊緊的握著師父的雙手,一股強大的熱流通透全身,幸福無比。」

讀到這裏,我的淚水伴著泣聲湧出。我在心中喊出「師父,您太辛苦了。」腦海中浮現出《洪吟》中的詩:「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有言訴於誰?更寒在高處。」(《洪吟》)此時,我看到了自己求安逸的心在各方面的表現和危害,也看到了豬八戒式的惰性在我這個修煉人身上的表現。如:半夜十二點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時,因睏有時就耽誤了,學法時近來常發睏,煉功煉的少,還執著裝修房子等等。看到存在的這些不足,太慚愧,我要修去這些心,我要聽師父的話:「希望大家在最後越做越好,千萬不要懈怠,千萬不要放鬆,千萬不要麻木。」(《洛杉磯市講法》)

一位同修回憶在齊齊哈爾講法班上師父講到:「我來齊齊哈爾之前打出許多的法輪找那些有緣人,大家來了就是緣份,所以大家也要特別珍惜這次機會。」使我悟到我們每一個能得法修煉的人,不論是老弟子、新學員,都是師父找到了我們,引導著我們走入了大法修煉之門。師父掌握著一切,師父甚麼都知道,師父從地獄中把我們救起,洗淨,給我們身體下上大法修煉的機制,把大法傳給我們,修煉的路上不斷的點悟著我們,呵護著我們,保護著我們,引導我們走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圓滿。我們一定要珍惜師父的慈悲苦度,珍惜這萬古的機緣,精進實修。

修煉到現在,弟子們都知道了師父是誰,也還是不知道師父是誰。可師父是那麼的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耐心的回答學員的各種問題,處處為他人著想。為了滿足學員想看師父的心,師父坐在墊高的凳子上講法,一坐就是五個多小時。成百上千人的講法班,師父耐心的一組一組和學員合影。師父生活儉樸,經常吃方便麵,不浪費一粒糧食,經常是步行到講法班,步行回住處,穿著打補丁的襯衣。師父經常為一起進餐的學員付餐費,師父自己付出租車費,師父為送行的學員買站台票……。師父點化學員破除人的觀念、認識另外的空間,師父清理干擾傳法的惡魔,師父為眾生得度,祛除了千千萬萬人的病業,顯示出大法的神奇,師父淨化了我們的心靈,引導我們完成史前大願,在法中走上回歸之路。

每一篇「憶恩師」文章中都使我感動,真的與筆者同修分享到了在師父身邊的幸福,每一篇對師父的回憶都使我們悟到法理,使我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存在的人心。作為師父的弟子我從現在起要做到,也應該做到了:不浪費糧食、物品,因為它們都是生命。不有意愛吃這個,多吃那個,吃飽就行。不追求穿著,乾淨整潔就行。不講排場,去掉人的榮譽心,與人接觸要為別人著想,去除「我」字打頭的習慣,把誠意、祥和、微笑送給對方。面對師父的威嚴、偉大,面對師父的慈悲、安詳、平易近人,我們修煉人存在的顯示心,執著自我的心,自以為比別人強的心,聽到一點表揚就沾沾自喜,在同修中突出自我,讓別人服從的心、被別人說了就不高興的心,產生怒氣的心……,這些心是多麼的骯髒,又多麼的渺小。面對師父平凡又感動人的,高境界的又是生活中的一言一行,自己真感到臉紅和愧疚。

我明白了,執著自我的心越強,越骯髒,越渺小。大自我大渺小,小自我小渺小,無自我大覺者。修煉就是修去人心,我一定要做到時時事事修心性,用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斷的純淨自己,精進實修。在正法修煉中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在看《憶師恩》過程中,我看到自己的悟性低,沒有注意提高悟性。

在《親身經歷師父在武漢傳法的神奇故事》中寫到:「有一個熟人,得了很重的病,臥床不起,家人都上班了,就開收音機讓她聽。正巧聽到師父正接聽一個患者的諮詢(師父在長江經濟廣播電台向廣大群眾做諮詢報告),要這位患者扶著桌子,全身放鬆。這個熟人就手扶床頭後,也全身放鬆,結果當時就能下地自理了。」

《見證師父應天津電台邀請熱線直播時給聽眾調整身體》中寫到:「師父接著說:聽我講啊,氣功師治病是採用超常的手法,有的人悟性好,氣功師問他好沒好,他說好了,就真的好了。有的人悟性差一些,氣功師問好沒好,他說好了,但好像還有點難受,這樣一來就真的給自己留了一點。」

我明白了,我應該如何做到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了。師父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法,都是宇宙的真理,是造就宇宙的根本大法,師父說甚麼就成就甚麼,你信不信,如何信,如何去悟。修煉人「憑悟而圓滿」(《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師父為我們講了很多法。關鍵在於弟子們怎樣學好法,提高悟性,理性的在法中認識法,就能修好自己,就能救度更多的眾生。能悟到「只要你能夠在法上去認識法,那就無所不能」(《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正法修煉中就能無所不能。師父都告訴我們了有師在有法在,我們入心了,悟到了,那麼人的怕心,顧慮心就減弱了,修掉了,就能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的正念就更強了。

讀《憶師恩》也有個悟性問題。在《回憶慈悲的師尊在大連講法的日子》裏,同修寫到:「師父在講法時聲音洪亮,語音清晰,而且講出的話是那麼平和,實在,有份量,講出的理是那麼淵博而又淺顯易懂,句句往我心裏去。所以一堂課下來,我的世界觀都發生變化了……。我再也不是為祛病健身而學氣功了,我要修煉了。」

在《永存的記憶》中,同修說:「我集中精力,全神貫注的聆聽師父講法,認真理解每一句法理的內涵。師父的每一句話都有力的觸動著我們的心,我們的心隨著師父每一句話在急劇的變化著。」

在《見證師父在貴州傳法時的神奇美好》中,同修說:「就這樣我常常被師父的法理所折服,師父的講法句句打動我的心,我是越聽越想聽,越聽越愛聽。」看到這些從心靈深處流淌出來的話,我被感動了,我就像是被帶入了師父親自傳功講法的現場。同時我悟到:在聽、看師父在廣州、大連、濟南講法錄音帶,錄像帶時不就是聆聽師父親自講法嗎?學《轉法輪》、《經文》和師父在各地講法時,不就如同在師父身邊,師父在給我們講法嗎?我們不是都知道法中的每個字後面都有師父法身,而且師父法身時刻就在弟子身邊看護著我們啊!自己悟不悟?改變不改變人的觀念?把不把自己時時刻刻當作修煉人看待?還是個悟性的問題。悟不悟、能悟還是不能悟的問題。再學法前我就首先歸正自己,要靜下心來,明確的告訴自己、提醒自己學的法是甚麼。拿起大法書之前要洗手,學法姿式要正。煉功也是這樣,聽著煉功帶中師父的口令,師父不就在身邊帶著我們煉功嗎?

感謝明慧網,感謝同修寫出在師父身邊的幸福回憶,在《終於見到了我的師父》中,同修說:「我們的師父多麼的平凡,多麼的儉樸,多麼的平易近人,又多麼的偉大,神聖,威嚴。師父的微笑是那麼慈悲。這就是我們尋找多年的師父,今日親得見。」我也像見到了師父!師父的形像銘刻在心,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如磐石,永生永世做師尊的弟子,做純淨的大法一粒子。

個人所悟,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