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嬰歷劫難 悲劇遍中原(圖)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一月十日】(明慧記者荷雨綜合報導)2002年5月25日,河南孟州城伯鄉羅莊村的法輪功女學員耿菊英,被孟州市610辦公室和公安局的警察們翻牆入室後綁架。為了勞教懷有身孕的耿菊英而得到獎金,惡人強行給她墮胎,幾個男警在一旁淫笑著「觀賞」,還譏笑說,你不是漂亮嗎,我們就是要看你墮胎。就這樣,耿菊英在幾個男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產。隨後,她被非法關押在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至今(見2004年7月15日,聯合國特派專員波文(Theo van Boven)發出的聯合緊急控訴)。

這一幕幕觸目驚心、慘絕人寰的悲劇,就發生在現在的中國,發生在受迫害的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法輪功學員身上。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要求修煉人在煉習五套功法強身健體的同時,更注重心性的修煉,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心向善,在家庭中、在社會上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法輪功對個人、社會和國家都有百利而無一害。目前法輪功已洪傳世界近80個國家,至今已收到來自各國政府機構、議員、團體組織頒發的褒獎超過1337項。而在中共暴政統治下,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卻遭到滅絕人性的迫害。

婦女受尊重,未出生嬰兒權益受保護的程度是衡量社會文明程度的重要因素,國際社會公認對婦女的暴力侵犯是人類最大的恥辱。即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權益保障法》中也明確提及:婦女在經期、孕期、產期、哺乳期受特殊保護……;《刑事訴訟法》第60條與《監獄法》第17條規定,懷孕期間的婦女不應被施予勞教。然而,根據《明慧網》披露的迫害案件、《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蹤調查,及聯合國「暴力侵害婦女問題」、「酷刑問題」、「信仰自由」等特派專員們的調查報告,資料顯示,法輪功女學員不僅在懷孕期間被勞教、非法關押,而且被酷刑折磨、被強迫幹超體力繁重勞動致使流產,更有甚者,不法之徒竟然為強送勞教或繼續非法羈押,而強行給懷孕中的女學員墮胎,這類案例幾乎遍布整個中國。

以下發生在百姓身邊的慘劇,只是突破信息封鎖傳出的持續六年的迫害中無數慘案的冰山一角。

一、強制墮胎:

* 陝西漢中「610」殘害無辜母嬰

陝西漢中33歲的張漢雲,雖於五年前就領到了村委會給的懷孕指標,但因閉經一直未生育。後來有幸修煉法輪功,不到半年例假就恢復了正常,終於懷上了孩子,全家人莫不感激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恩德。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不顧百姓的福澤開始迫害法輪功,漢中「610」辦公室也以辦洗腦班為名,殘害法輪功學員,聚斂錢財。被綁架到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每人被勒索3000多元的「洗腦」費用。2000年3月,即將臨產的張漢雲仍被要求強制洗腦,她只得躲在親戚家裏。漢中市「610」辦公室授意北關辦事處把她父親和弟弟的建築工地查封,逼著交人,並非法將她的丈夫銬在略陽縣嘉陵江橋頭羞辱示眾。最後張漢雲還是被抓進了洗腦班。當惡徒發現她要臨產了,為繼續對其迫害並榨取錢財,竟然將她拉到了30公里外的一個職工醫院,強行以擴張引出術將她已屆臨盆的嬰兒活活肢解取出,其景慘不忍睹。

* 妻懷孕九月被催產 夫被害癱瘓雙目失明 四歲幼子遭劫持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陽縣魯台鎮花莊行政村。丈夫宋振靈是一位優秀教師,原患嚴重乙肝病,經多家醫院治療病情不見好轉,96年喜得法輪大法後,嚴重的乙肝不治而癒,判若兩人。王桂金也在法輪大法「真、善、忍」法理感召下步入了修煉的行列。

99年7.20江氏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後,因不願放棄修煉和向人們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夫婦二人多次遭到非法拘禁和酷刑殘害,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屢遭劫難。

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陽魯台派出所公安從娘家中綁架,九個月身孕、再有十來天就要臨產的王桂金當晚被強行拉到淮陽縣計劃生育指導站,被八個大男人強行按住引產。隨後,王桂金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至今。其老父親也被以「包庇罪」判刑一年,好心的親屬鄰居曾讓王桂金居住一宿,也被無人性的惡徒勒索2000元。

丈夫宋振靈在淮陽看守所內被折磨至雙目近乎失明、雙腳癱瘓、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周口川匯法院竟在看守所內判其有期徒刑十年。

更令人髮指的是,610、國保大隊的惡徒把王桂金不滿4歲的幼子劫走,從此音信全無。

* 楚雄州劉枝萍被勞教所強行墮胎

雲南楚雄州交通集團交通賓館職工劉枝萍,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的原則提高心性,做事處處先考慮別人,道德昇華了,身體健康了。2000年初,因為法輪功上訪說公道話,被非法關押在雲南女子勞教所,同年8月,已懷孕5個月的她被強行墮胎。以下是她的慘痛經歷:

「儘管當時我有3個月的身孕,但我白天被逼在烈日下曝曬,被強制到大田組超強體力勞動──挖土、挑大糞、抬竹竿;晚上還不讓睡覺,被罰站,被逼跑步到凌晨。一天深夜被逼跑步到2點多,我以煉功抗議迫害。值班的警察指使兩名吸毒犯毒打我,又把我單獨關押,把雙手長時間銬在兩張上下床的欄杆上。我只能絕食抗議對我的迫害。當時我姐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聽到一些犯人講我被迫害的情況,她落淚了,希望勞教所停止對一個孕婦的不人道的迫害。不幾天,我就被強行送去醫院打胎,我用堅定的信念闖了過來,藥物失效。到了2000年8月,我已有5個月的身孕了,按規定,我的身體情況早該保外就醫,可就因我不願放棄真善忍信仰,惡警叫囂:‘不轉化就得關在裏面!’我再次被強行送去打催產素,我最終失去了我的孩子。」

* 廣東增城湯金愛被強制人流後勞教

廣東增城鎮龍鎮的湯金愛,於2000年12月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向政府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綁架後關入增城看守所。當時她已經懷有第一胎,兩個多月的身孕。因懷孕不符合勞教規定,鎮龍鎮派出所警察羅偉軍等惡人把她強行送到增城計劃生育辦公室,五、六個男的把她架上手術台,強行給她做了人流!沒有經過湯金愛本人簽名,沒有通知湯金愛的丈夫和家人,這幫惡徒把未出生的小生命奪走了。

手術後,惡徒們還打算把她關在鎮龍派出所,派出所怕出人命不敢收留,才把她放回家。她躺在床上,一點知覺都沒有,就這樣,惡徒還每天輪流監視她。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他們騙她家人說送她到醫院檢查,把她關進增城戒毒所裏。兩個月後,因她不肯放棄修煉,又非法把她勞教一年半,關進廣州槎頭勞教所。

* 懷孕四個月遭痛毆 南充公安逼墮胎

駱碧瓊是四川南充營山縣人。2000年臘月24,駱碧瓊夫婦回婆家過年。晚上11點鐘多正睡覺時,綠水派出所警員約十人綁架了她。隨後,駱碧瓊被劫持到朗池鎮街道辦事處洗腦班。

當時,她已懷孕四個月,卻被「創衛辦」的5個惡人輪番暴打,他們穿著沉沉的皮鞋狠踢她大腿、小腹、背部;又強按她跪下,狠踩其雙腳,不斷打她的頭部。她被打的遍體鱗傷,嘴裏全是血泡,頭部都是青包,手腫得像麵包,兩腿呈紫色,小便失禁,胎出血不止。惡警卻不放人,也不准她換褲子。

一星期後,被折磨得神志不清的駱碧瓊被逼寫了不煉功保證書,警察還向駱碧瓊的丈夫勒索一千元(由於駱家實在貧困籌不出錢來,才作罷),才將駱碧瓊釋放。

回家後,駱碧瓊很快清醒過來,意識到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申明還要堅持修煉。經上報請示後,幾個惡徒氣勢洶洶而來,當時就給她強行打胎,就這樣一個才四個月的小生命被無辜扼殺了。

20天後惡警又到駱碧瓊家想綁架她,撲了空,駱碧瓊已在第17天逃離家,流離失所至今。

有像王桂金、湯金愛、劉枝萍、駱碧瓊這樣悲慘經歷的法輪功女學員還很多。

* 部份被強制墮胎案例

河北灤南縣37歲的劉素軍,因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多次被抓、被打。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5個月,當時已懷孕2個月。關押期間,被戴過沉重的腳鐐,將手和腳銬在一起,直不起身子,長期遭受非人的折磨。孕期7個月時,被獄警強行墮胎,送回家半個月又被綁架到洗腦班。在洗腦班裏,劉素軍一直絕食、絕水,她母親不忍見自己的女兒遭受這種折磨,到縣政府上訪,在她絕食、絕水5天時,將她要回家。2001年,劉素軍再遭到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至今。

深圳法輪功學員王少娜因和她的先生一起上北京上訪,於2000年2月15日被捕,被羈押在蛇口看守所。王女士已懷有6個月的身孕,惡黨人員為了「合法」將她拘禁,強行她墮了胎。據悉,他們在2000年6月30日再次被捕。王少娜被第二次強行墮胎,之後被關進深圳南山區看守所。

蘭州大學歷史系博士生王紅梅因堅持修煉,2001年6月7日被蘭州大學警察局警察抓捕,後關進蘭州市桃樹坪勞教所。當她被捕時,她已懷有身孕,但警察對她做了強行流產。

廣西百色市的陸秋習,因2000年7月1日在紀念碑處煉功,被非法關押在百色看守所。在看守所中,已有3個月身孕的陸秋習被強制流產,緊接著就把她送入勞教所。2001年4月再被非法勞教2年。據「法網恢恢」網站對廣西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情況的調查,1999年7月20日到今2004年05月20日,至少確認還有3名女法輪功學員被迫流產後被送入勞教所。

新疆大法學員岳秋雨,於2000年被非法關押在烏拉泊女子勞教所,當時已有7個月身孕,勞教所惡警強行做掉她的孩子,岳秋雨的身體被摧殘折磨到了極限,精神受到了嚴重刺激。在解除勞教回家後,邪惡人員仍不斷騷擾迫害,岳秋雨被迫離家出走,四處流浪,現音訊全無。

武漢的楊平為法輪功上訪,於2000年3月被捕。當時她已經懷孕,但是被強迫墮胎。她開始被關在武漢市中華路警察局,後來轉入蔡甸派出所。

四川樂山五通610歹徒和當地惡警,非法抓捕沙灣區一懷孕女學員後,在不經與其家人聯繫的情況下,將其已懷有的6個月大的嬰兒強行墮胎。這位女學員在受盡折磨後被非法判刑7年。

盧雲珍由於修煉法輪功於2000年1月在北京被捕,並被押回家鄉豐城市。她當時正有身孕,豐城警察局長親自下令在醫院給她強行墮胎。

二、酷刑折磨孕婦:

* 遼寧本溪婦女被酷刑折磨流產

梁鐵龍、譚亞嬌夫婦

2004年9月18日,遼寧省本溪的譚亞嬌與丈夫梁鐵龍,因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被當地610人員非法抓捕。當夜,夫婦倆便遭東明派出所惡警刑訊逼供、酷刑折磨。4、5個身強力壯的惡警對懷孕的譚亞嬌拳打腳踢,警棍電擊,直至她昏倒在地。在被轉入本溪市白樓看守所後,遭惡警變本加厲的折磨,譚亞嬌絕食抵制迫害,惡警將渾身發抖、幾近休克、已不能說話的她戴上腳鐐手銬,全身固定在床上,進行摧殘性灌食。惡警張晉娟指令刑事犯對她大打出手,譚亞嬌在酷刑現場流產,慘不忍睹。

譚亞嬌流產後,看守所沒做任何清宮處理。非人的摧殘令其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平山區法院於四個月後非法判譚亞嬌九年徒刑,梁鐵龍十二年,夫婦二人現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瀋陽監獄城。

* 酷刑、引產、骨架、植物人

王霞被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2004年7月)

內蒙古臨河市的王霞在為法輪功上訪,於2000年2月19日在北京被捕。後來,她被轉入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儘管她當時已有3個月的身孕,還是被強迫幹重體力勞動;她曾被雙腕吊起整整一天;被強迫以極為困難的姿勢長時間站立,並遭到電擊。孕期6個月時她短暫獲釋,但2000年7月30日,懷孕8個月時,她再次被抓回林河市警察局。在警察局,惡警試圖對她進行強行墮胎,但未得逞。分娩一個月後,她被迫流離失所。

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抓,被非法判刑7年關在內蒙第一女子監獄。因不放棄真善忍信仰,長期遭受非人摧殘,被毒打、電擊、陰部被掃床刷打擊進行性折磨、被惡徒將大頭針釘入指甲中……。王霞以絕食抵制殘害,被惡警長期綁到床上無法活動,灌食管長期插著。就這樣,王霞絕食了兩年,惡警灌食了兩年。後來,王霞被送精神病院遭受摧殘,導致記憶喪失。

惡徒在對「轉化」王霞失去耐心後,曾叫囂「把她扔到太平間,直接火化算了」。610頭目說:「王霞上過明慧網,不能死在監獄裏,讓家人趕快接走,死在家裏算自殺。」在獄醫認定王霞只能活兩三天的情況下,2004年6月29日,王霞被送回家。在路上,惡警還給王霞輸了不明藥物,回家幾小時後,王霞就出現生命危險,雖經搶救脫險,但常處於重度昏迷之中。

王霞被投入監獄前體重110多斤,昔日年輕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時成了一具活著的骨架,僅剩40多斤,一動不能動,記憶喪失,成了植物人。

王霞回家一個星期後,又頑強地活過來了。當此事件被國際媒體廣泛報導後,面對善良人們的關心與譴責,毫無人性的臨河610及當地司法、公安不法人員又一次將她投入內蒙第一女子監獄。

* 部份懷孕法輪功女學員被酷刑折磨的案例

張家口的淑萍,由於拒絕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監禁在河北省高陽勞教所。雖然她當時已懷有4個多月的身孕,但管教卻還用高壓電棍電擊她的口腔和雙腳,把她抓到刑房「坐飛機」,強迫她雙臂從身體兩側向外張開,呈90度彎身長時間站立。被嚴刑拷打20多個小時後,她腰腹部疼痛、妊娠反應劇烈,在痛苦不堪之際,她還善意的勸告警察們:「你們也有妻子和母親,不能如此對待孕婦。」惡警卻說:「誰證明你懷孕了?你死了送火葬場一燒,叫你家人送85元錢認領骨灰盒去吧!」


廣州法輪功學員羅織湘,已被迫害致死

廣州天河區的羅織湘原係廣東農墾建設實業總公司規劃工程師,畢業於武漢城市規劃學院,本科學歷。羅織湘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並按師父的要求,做道德高尚的人,左鄰右舍有口皆碑。在大法遭到迫害後,她多次依法進京上訪,希望能使世人及政府知道真相,但是卻遭到北京惡警的拳打腳踢,並兩度被非法關押30天。2002年11月22日在海珠區出租房被抓,夫妻倆被送海珠區看守所。在羅織湘被查出已有3個多月的身孕後,即被610劫持去黃埔戒毒所強制洗腦。12月4日被殘害致死,年僅29歲。

張武英及丈夫吳殿輝(上海師範大學研究生)均係江蘇常州技術師範學院教師。2000年4月,夫婦二人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說公道話,已懷孕4個多月的張武英在國家信訪局門口遭到二十多個便衣的毒打。常州市公安局政保處授意常州師範學院違反人才引進協議,收回了他們的住房,並不上報其檔案、戶口,非法剝奪其勞動權利,拖欠發放工資、獎金,斷絕其經濟來源。並把他們關入解放軍一0二精神病醫院摧殘。期間,惡人圖謀將懷孕5個月的張武英強行墮胎,但墮胎失敗,她還是生下了孩子。2001年2月8日,她和丈夫再次被捕,過程中,嬰兒的頭部和腿部被打傷。2001年4月29日,丈夫回母校看望老友,因沒事先向公安、學校報告,被勞教二年;張武英也受到24小時監視,學校配合「上面」迫害弱母幼兒,不許任何人幫助他們,誰與他們有來往都要遭到傳訊。

山東濰坊軍埠口鎮楊家莊村法輪功女學員劉雲香,1999年臘月被軍埠口鎮原政法委書記花光勇等惡徒綁架後毒打流產。2001年夏天再被不法鎮長高忠德、副鎮長戴清君、司法所所長夏炳堂等人綁架,被惡徒用木棍和膠皮管毒打流產。

法輪功女學員劉小芬於2000年1月被黑龍江五站鎮警察局的警察抓捕,被非法關押了數月。雖然她懷有一對已5個月的雙胞胎,警察局長還是毒打她,拽她的頭髮並踢她。就在分娩之前,其家人被勒索了5000元錢,她才被釋放。

濰坊市的劉豔華在為法輪功上訪後,於2000年10月被捕並關押在櫻桃園警察局。當時她已懷孕,警察局副局長還是毒打她,並將煙頭塞入她的鼻腔燒燙,並用腳踢她背部。

結語:

自古以來,人倫至大,母性神聖不可侵犯。然而,奉行「假惡鬥」的江氏流氓政治集團,卻以國家的名義和政治的高度,逼迫婦女在胎兒生命與良知和信仰之間作選擇,用最野蠻、最下流的手段殘害婦女,褻瀆母性,泯滅人倫,這是中華民族的最大不幸。

那些一次次將孕婦吊起再摔下導致流產,並強迫其丈夫觀看妻子受刑的獄警,那些強制耿菊英引產並在一旁淫笑著「觀賞」的警察,他們就不是母親懷胎生養?他們就感受不到受害人的痛苦?他們生來就沒有人性嗎?也許不是。警察也有家有小,有母親、妻子、姐妹,他們或許也曾純真、善良。那麼,是誰將這些本應以除暴安良、維護正義、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保衛婦幼不受侵犯為天職的警察變成了喪盡天良的嗜血禽獸?

當「真善忍」成為被鎮壓的對像,「假惡鬥」成為社會的普遍信條,迫害好人的惡棍成為中共邪黨的「先進模範」而受到嘉獎時,人變成禽獸就有了最佳環境。發動迫害的江氏和中共正是那只摧毀人性、用惡毒謊言、仇恨宣傳和利益誘惑將人變成禽獸的黑手,那些參與迫害、喪失了人性的人,不僅成為了罪犯,也成為真正的受害者。這種對人心靈的惡化才是毀滅一個人乃至整個社會的真正毒藥。

同時,在統治者盜用國家機器濫殺無辜、褻瀆母性的國度裏,生命無保障,婦女尊嚴無護持,每個人的妻子、姐妹,每個人的兒女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這場對「真善忍」信仰的迫害,對個人、家庭、民族乃至全人類造成的傷害,不可估量。

歷史將會證明,法輪功學員忍受個人的苦難,堅持道義,揭露迫害,告訴世人法輪功真相,正是挽救世人被中共邪靈拖向萬劫不復深淵的大善之舉。這發生在21世紀今天的正義戰勝邪惡的歷史也將永載史冊,給人類留下永遠的啟示和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