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整套摧殘人性的流氓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5日】北京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所謂轉化攻堅班)對法輪功學員的整套違法、摧殘人性的陰毒手段:利用最壞最陰狠的惡警給普通犯人施壓,以利益誘迫他們毆打,並且專門挑最惡最壞的人看管;從睡眠、洗漱、飲食、大小便、搔癢、肢體的一舉一動等一切,都可被利用來造成痛苦折磨,例如藉口規範坐姿,強制你無法做到的坐姿體罰,實施體罰折磨。而這一切對外則完完全全是掩蓋和欺騙。

呼籲營救正在那裏遭受殘酷折磨的劉桂芙、任國賢等法輪功學員。

一、罰坐,肢體的一舉一動都被用來折磨

你法輪功學員一被關進入二大隊(攻堅隊),立即由兩名吸毒犯架著你,強制讓你按照她們擺布,立刻強制服服貼貼的坐直:兩手伸直,平放在兩個大腿上,手指不能彎曲。而坐你周圍的兩名吸毒犯拿圓珠筆、或尺子、或拳頭猛砸你的手,同時大喊:手伸直不許彎,這是所規所紀。你的手立即有青腫包出現,有圓珠筆尖扎的血點,不伸直就打,直到你手伸直為止。腰背必須挺直,頭直向前,兩眼直視前方,頭不能擺動,頭也不能偏;否則拿筆尖扎頭皮,厲聲斥罵。不照她們要求做,則立即拳打腳踢。

讓你一直保持這個姿勢坐好,不讓動。想動要喊報告,讓你動你才能動,不讓動你就不能動,否則就藉口違反「所規所紀」處理,輕則斥罵,重則大打出手。想喝水,要喊報告向吸毒犯請示,給你水杯你才能喝,不給你水杯,你就不能喝;水杯離你很遠,不讓起身,一直要保持這姿勢坐著。水杯由吸毒犯給你拿,你不許拿。你沒有任何行動上的自由,兩腿並攏貼直,腳後跟合併,分開一點就違反「所規所紀」,就可以打你,罵你,制你。頭癢癢,喊報告求吸毒犯,同意後,讓你搔一下,多搔幾下不行,讓你搔一下就搔一下,多搔就打,同時叫囂:「你們法輪功不是能忍嗎!這點癢就受不了了,受不了就趕緊轉化,轉化了想幹甚麼幹甚麼,沒人管你。不轉化就得這樣受著。」有個渾身長疥瘡的學員,渾身奇癢無比,幾個人強行按著不讓她搔癢。

如不配合要求坐,幾個人連打帶按,也要把你按成她們的姿勢要求。吃飯、喝水後馬上按這個姿勢坐好。腰不能彎,背不能彎,否則拿筆尖扎身上,紮背,紮腰,直到扎的不彎為止,或用膝蓋猛頂腰部。這樣的酷刑,從早上4點起床一直到晚上1、2點鐘,每天有20多小時這樣坐著,把臀部坐爛,出紅包,奇癢難忍,流膿水,有時來月經,一天也不讓換紙,直到把衛生巾濕透,也不讓你起身活動,使有的學員得婦科病,嚴重的下身流水,褲子都濕透了也不讓洗,讓你臭著也不讓你換。吸毒犯還說:「半年不讓洗頭洗澡都不新鮮,這才到哪兒?還有一年不讓洗頭洗澡洗衣服的,這是你自己找的,轉化了想洗就洗,沒人管。」

幾天下來,使人精神麻痺,行動遲緩,大腦反應遲鈍,人像木偶,動作機械,在巨大的精神折磨下,體重下降,人臉嚴重脫相,變形,臉像骷髏。十幾天下來,人都不像人樣,加上每頓飯不給吃飯,體重直線下降,頭髮變白,滿臉皺紋。由於長期坐著,不讓動,腿浮腫,小腿腫得比大腿還粗,腳腫像大包子,連鞋都穿不下,還流膿水。整個腿又紫又腫,沒法走路,沒有知覺。

二、「讓你度日如年,讓你生不如死!」

在二隊初期強制轉化,每頓飯只給半個饅頭,少許菜。如果不轉化,連半個饅頭也沒有,只有少量稀粥,不給吃飽,但也餓不死你。每天還要承受長時間的罰坐罰站,用吸毒犯的話說:「不打你,不罵你,讓你折磨死。讓你度日如年,讓你生不如死!」

還聽一吸毒犯說,有一個老太太被綁在床上兩個多月,不讓睡覺,一閤眼就掐,就打,最後也妥協了;有一個法輪功衝出房間門口,上通道喊口號,也被上身帶上夾板幾個月。

在二隊,惡警打人時,叫四五個吸毒犯進屋,有一個事先拿髒布負責堵嘴,另外的人動手,打得輕重,得聽在外監視觀看的惡警,示意停手,就不打了。吸毒犯完全聽命於惡警的動作眼神,就是這樣,有時偶然也能傳出打人響動聲和慘叫聲,她們對房山大法弟子任國賢(研究生畢業)也是這樣殘酷折磨的!

在二隊,說是讓睡覺,其實根本睡不成覺,你在床上睡覺,床邊有兩個吸毒犯在床邊盯著你,她們一會說自豪感,一會吃東西,把包裝紙弄得很響,一會唱歌,一會吃豆,有時還故意拉窗簾,弄出很大聲響,目的是不讓你睡著。你睡熟時,她們會打你一下,喊不許圈著腿睡,讓你伸直;一會又打你一下說,不許蒙頭睡覺;一會又打你一下說,把手伸出來,不許放在被子裏,說怕你結印(伸腿直睡不能彎曲,怕你盤腿)。吸毒犯同時在床邊記錄,說夢話了沒有,睡姿是甚麼樣,甚麼時候睡著的,上沒上廁所,睡得好不好,甚麼時候醒的等等。

在二隊,不「轉化」不讓洗衣服,1、2個月讓你洗一次衣服就算不錯了,有更長時間,不讓你洗衣服。有時也許你快接見了,也讓你洗洗頭,換一個外衣,換下的髒衣服,放那也不會讓你洗的,得惡警讓你甚麼時間洗才能甚麼時間洗,得看所謂的「表現」。洗衣服時,水房清空,不許有人,你站那洗,兩邊各站一個吸毒犯,盯著你,把衣服剛放洗衣粉的水盆裏還沒有搓上一分鐘,吸毒犯在一旁喊叫,快點洗!馬上涮衣服,衣沒洗乾淨,也沒涮乾淨,就馬上去晾,在鐵架上,放在晾衣房的角落,一看衣服又黑又髒,直接晾在鐵架上。

在二隊,小哨是二、三次進宮的吸毒犯,哪個房間需要幫助打人,她們都要進房去打,或幫著灌食,所以,每個房間的情況,她們都知道了。一般的吸毒犯是不能隨便串房間的,二隊每個房間只單獨關押一個法輪功學員,配4年吸毒犯看管,關押人多時,有8個房間。

在二隊,要上廁所,事先要向吸毒犯請求,並報告是大便還是小便,如果事先沒有提前說大便,上大便了,就要遭到吸毒犯的斥責和謾罵,甚至拳打腳踢。你剛一蹲下,周圍圍上二三個吸毒犯看著你,大喊大叫:快點!別裝孫子!別磨磨蹭蹭的!快點!尿沒有尿完,屎沒拉完就必須得起來。朝陽區馬秀蘭,因長期憋屎憋尿、長期恐嚇迫害,撒尿撒不出來,她撒尿像拉屎一樣費勁,吸毒犯依然在旁大喊大叫,讓她快著點,她還沒有拉下屎,有個小哨一把抓著她的頭髮,揪出來,扳到地上。(簡介:馬秀蘭,42歲,在7隊呆三天後,送集訓隊,說其有「反革命言論」,一年後,04年8月10日送二隊,攻堅隊,被迫害得有點輕微精神分裂,05年4月25日釋放)

其實,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各大隊,酷刑、體罰、打人罵人為家常便飯,所內人盡皆知,攻堅隊的酷刑、體罰更是臭名昭著。勞教局、勞教所欺騙家屬,勞教局幹警對法輪功家屬說:「我們是教育機關,怎麼會打人呢!怎麼會體罰人呢!我們耐心的教育,可以來我們勞教所參觀參觀。」勞教所每隔一段時間,通過各隊發給勞教人員每人一個調查表,每次調查表內容一樣,問有沒有體罰打罵現象,問一些這類問題,但誰也不敢填寫有「體罰、打罵現象」。包括吸毒犯最清楚,一旦寫有,那就會招來更加嚴厲的報復。全勞教所上下一起睜眼說瞎話,騙人:「沒有體罰,沒有打罵現象,幹警對我們可好了,三像:像父母、像醫生、像老師。」連吸毒犯都說,「我算是看透了,這勞教所甚麼都是假的,就是一個字──騙。」

三、殘暴加謊言的黑社會手段,兼說惡警宋麗麗

二大隊邪惡獄警用觸犯所謂「所規所紀」的懲罰,把不聽話、嘴不嚴、不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勞教人員清除出隊,藉口不「靠攏政府」,不適合二隊工作。例如,有個吸毒犯本性善良,對迫害事看不慣,常告訴一些迫害事實,宋麗麗恨之入骨,揚言:早想處理她了!一次借她不是在洗澡時間洗澡,抓到把柄後,扣其20分,不予減期,還送集訓隊一個月,清除出二隊。相反,對那些聽邪惡擺布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吸毒犯,則施以小恩小惠:表揚、記功、減期,或有時惡警把自己吃剩的糖果、食物分給吸毒犯吃,毒犯就更高興,更替惡警賣命了。

在二大隊惡警杜敬彬(大隊長),宋麗麗(小隊長,28歲左右,內蒙古人),楊X和孫××A(兩個副大隊長)的教唆指使下,二隊的吸毒犯比其他隊的吸毒犯更加兇狠手毒,更陰險狡猾。有個兇惡的吸毒犯說:「我就喜歡包宋(麗麗)隊長管的人,宋隊長膽大。」言外之意,她可以在宋隊長的班上,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宋支持,並且不害怕出事,能放開手腳。惡警宋麗麗在二隊的邪惡已臭名遠揚,她自己也深知對大法弟子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惡,她全力躲避國內國際人士打給她的電話。接電話的人老說她不在,事實上,她每天都在上班,都在整人,她是二隊迫害大法弟子的最邪惡之徒,有時星期六、日也不回家。

二隊的惡警們因為經常背地裏給吸毒犯出損招、壞招迫害大法學員,所以,她們特別心虛,怕人曝光,怕人說出去,特別害怕吸毒犯們互相說,互相傳,怕吸毒犯說漏嘴。為了堵嘴,二隊惡警不許大聲說話,互相監督,所以,惡警常常在吃飯前,吃飯時,睡覺前,偷偷的打開監聽器偷聽她們的談話內容,聽她們說沒說隊長的壞話,連吸毒犯都說,這是她們幹壞事幹得太多了,做賊心虛。一次,一姓馬吸毒犯說了些「不該說的」,就被強制罰站,並抄50遍「23號令」。

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強制轉化迫害後,學員和家屬把二隊打人的惡警、吸毒犯給上告了,勞教所說是處理了,其實把這三人調入七隊去,並繼續幹著迫害大法弟子的勾當。

北京女子勞教所對外不敢承認有「攻堅隊」,不承認二大隊是攻堅隊,其實在女子勞教所中只有二大隊(攻堅隊)和集訓隊是所、局的直屬大隊。有幾個例子,吸毒犯和惡警打人沒有配合好,給演砸了,惡警把吸毒犯臭罵一頓,幾天沒有給吸毒犯好臉看。

一例:隊長剛出門口,房間裏就傳來打人聲,慘叫聲讓別人看出來是隊長讓打的。惡警規定應該是等隊長離開一陣子再動手打。

二例:由於吸毒犯兇狠打人,打人聲、叫喊聲很大,事先沒有把窗戶關上,結果,隊長跑出樓外從外邊把窗戶關上了,但還是讓路過此打水的其它隊聽到了。等第二天早上,趁大家都出操了,隊上、通道裏沒有人了,再先把大廳音樂打開後,再開始打人,就這樣就沒有人聽到看到了。

三例:還有一次,兩吸毒犯因在整治學員的問題上出現爭執,其中有一個順口說漏了嘴,這是X隊長說這樣幹的,另一人馬上說:你怎麼能當她(法輪功學員)的面說是隊長讓幹的,隊長不讓說。

當挨打的法輪功學員在宋麗麗面前指出吸毒犯打人時,宋卻說:看我怎樣收拾她,誰敢在這打人,我們所規所紀不許打人,在其它隊可以,在二隊就不行。二隊決沒有打人現象,我們是大學畢業,歲數小,文化素質高,不會打人的,也不敢打人,我怎麼會打人呢。

宋麗麗為人虛偽,陰壞,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她常用自己「大學畢業、素質高」用來掩蓋她的兇狠、陰壞,連吸毒犯都恨她,背地裏罵她:最壞了!打人不讓留痕跡,她出招用筆尖、針(鋼筆或圓珠筆)紮頭皮,掐乳頭,點穴位。因為她敢下手治人有一套毒功夫,所以深得大隊長惡警杜敬彬的器重,把她們認為最難對付的最堅定的大法弟子都交給宋麗麗。宋麗麗是二隊一成立就從管理科調入所謂「攻堅隊」的,並用罪惡陰狠手段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目前,能在二隊(攻堅隊)長期立足的惡警都在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上有一套邪惡手段,否則早就調走了。

相關電話:
北京女子勞教所二大隊 10-60278899轉5201
勞教所所長:李繼榮
勞教所副所長:朱曉麗(音)
惡警:二大隊大隊長,杜敬彬
電話:10--60278899 轉5201(二隊)
北京女子勞教所 郵政編碼:102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