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勞教所惡警王兆風、李守芬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1日】北京女子勞教所(原名北京新安勞教所)七隊大隊長王兆風和中隊長李守芬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現李守芬已調往四隊。

七隊2001年時有130人左右,其中120多位是法輪功學員。每屋上下鋪擠18人,每天工作14小時以上,2003年時還有100來人 。工作是刷大底粘拖鞋、做花布拖鞋、織毛衣、包筷子和種菜等。

我們到七隊的頭一個月都不許睡覺,逼寫所謂的『三書』後也只許每天睡2至4個小時,整天由三個包夾(已經轉化的人)一步不離的看著和強行灌輸洗腦,逼寫認識、轉化材料、保證、揭批等。一個月不轉化的學員就被關到一個小黑屋裏,每頓飯只許吃一個窩頭和幾片鹹菜,不許和任何人答話和見面,還要挨打、體罰和送集訓等。

2001年仝伶輝一直不轉化被打、體罰和送集訓。2002年北京的學員李東一直不轉化被長期關小黑屋,精神肉體受到極大的摧殘,本來白胖年輕的大夫折磨成灰頭土臉的小老太太。2003年清華大學的於金梅不轉化被關小黑屋裏,王兆風和李守芬指使吸大煙倪君莉等犯人腳踹和毆打於金梅,揪著於金梅胸前衣服掄和推等。

2002年6月,北師大音樂教師馬靜芳加班加點織毛衣累得心臟病復發病危,大隊長王兆風陰險毒辣,怕出人命擔責任,找四班的人做現場筆錄,說由於我們的不是導致病危,妄圖把責任推給四班。李守芬經常挖苦山西的程轉魚家裏是農民窮,把電話裏程轉魚和丈夫說的話拿到眾人面前取笑,逼程轉魚轉化,使得程轉魚精神失常、目光呆滯。李守芬把九班曹心珠挖苦得心臟病復發,體罰和整宿不許反彈的羅偉睡覺。北京大興的張春英和醫科大的學生唐宏慧被罰幾天站在通道裏背23令。

王兆風和李守芬挑撥學員之間的關係和搞株連,四人一個幫教小組,一人抵制轉化,幫教小組四人及全班全隊一起受罰。二班的張靜不轉化,王兆風和李守芬就時時找茬在二班罵人和罰人。每天集合和列隊時借故說我們排隊不齊,集合不迅速罵和罰我們。誰不轉化,李守芬就說她有意給班裏和隊裏添麻煩,並不是堅定大法,挑撥學員之間的關係,使學員之間不信任猜疑等。侮辱和強制我們每月每人剪頭,留板寸,北京朝陽航空設計院的高豔秋只差四天出來,想躲著不剪頭被王兆風當眾罵哭。

大法弟子每天逼著必須看新聞,看誹謗的大法的光盤和資料,每天晚上都彙報思想、反省和批判大法等,強制和強行每天洗腦。如每晚看完新聞回班由班長記錄每人發言彙報一天的思想情況,看完誹謗的大法的光盤和電視每人都得寫思想認識,以及出所也要寫認識和各種保證等。  
  
2003年三大隊有學員打開水時在七隊外門外的路上喊:大法好!結果七隊就加碼了,門窗每天都給關死,掛上窗簾。王兆風還把抵制轉化,堅定的學員集中放到一班和二班,每天24小時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