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文化】寬容待人 仁愛一方

【明慧網2005年9月5日】劉寬,字文饒,後漢弘農郡華陰縣人。劉寬曾經乘牛車出行,有一個丟失了牛的人,就指認劉寬的駕車牛為他丟失的牛。劉寬沒有說甚麼,卸下牛交給他步行而歸。過了一會,指認的人找到了丟失的牛後將劉寬的牛送還,叩頭謝罪說:「我對不起您這樣的長者,任您怎麼樣處罰。」劉寬說:「事物有相似之處,事情也允許有錯誤,勞累你來把牛歸還我,為甚麼還要道歉呢?」州裏的人都很欽佩他的不計較。

延熹八年,朝廷徵召他,授官尚書令,後升任南陽太守。先後主管過三個郡,和氣仁慈多行寬恕,即使在匆忙之時,也從未有語言、神情急躁。劉寬一向認為若以刑罰來整治百姓,百姓就會只求逃避刑罰而沒有了羞恥之心。屬吏犯了過錯,只用蒲草做的鞭子施刑處罰,只是為顯示羞辱,終歸不對之施加嚴刑。政務有了功績,推讓給下屬。有時出現了災異,則引咎自責。每次巡視屬縣,都只是住在鄉間客捨中,看見老年人就與他們談農事和鄉土之事,以示關切;對年輕人則用孝順父母順從兄長的教誨加以鼓勵。人們被他的道德和行為所感化,風俗人心一天天的改善。

熹平五年,代許訓擔任太尉。靈帝很愛好學術文藝,每次召見劉寬,常讓他講解經書。劉寬曾經在座位上顯出醉酒入睡的樣子,靈帝問:「太尉是醉了嗎?」劉寬仰起頭回答說:「臣不敢醉酒,但深感責任重大,內心憂慮如醉。」靈帝很重視他的說法。

劉寬曾經招待客人,派僕人去買酒。隔了好久,僕人醉醺醺地回來了。客人忍不住,罵說:「畜生。」劉寬即刻派人去探視這個僕人,懷疑他定會自殺。並對身邊的人說:「他是個人啊,罵他是畜生,還有甚麼樣的污辱比這更厲害呢?所以我怕他會去死。」

夫人想試試讓劉寬發怒,待他準備上朝,已穿好官服的時候,讓侍女送上肉湯,故意打翻沾污了官服。侍女匆忙收拾,劉寬神情不變,緩緩地對侍女說:「湯燙傷你的手了嗎?」他的性情氣度如此。國內的人都稱他是長者。(取材自《後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