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劉桂芙遭迫害看北京女子勞教所的黑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9月14日】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劉桂芙的家屬,在這裏我們懷著無法平靜的心情給你們寫這封申述信,是因為我們無法接受在當今的社會,當今的中國,中國的國家機構裏,一種完全是違法的陰暗的摧殘正發生在我們的親人──劉桂芙身上,僅僅是因為她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僅僅因她不願違心的所謂「轉化」再被利用去欺騙他人。

劉桂芙,這次是2005年2月28日晚6時許,由青龍橋派出所民警王海鵬帶海澱分局一夥6人闖入我們家,強行進行抄家,折騰一陣子後,把家人劉桂芙強行帶走。可是他們整個過程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也沒有講出任何理由。失去音信幾月後,突然家中收到勞教通知書,得知她又被判了兩年半勞動教養,關押在天堂河女子勞教所。這已是她為信仰第五次被抓了,一個爽朗而善良的50歲母親第五次被抓。這已是在鎮壓和迫害法輪功的第七個年頭了,可是我們就從自己的親人身上看到了對法輪功的信仰力量,和面對這種力量,如此龐大的惡黨機器顯得多麼蒼白無力!

在共產惡黨幾十年的黨文化灌輸下,我們此前總認為中國大陸的社會文明各方面應該不算太差的,可耳聞目睹已使我們不再有那樣天真的想法,雖然如此,我們還是沒有想到更讓人忍無可忍的是,執法犯法,踐踏基本人權,殘酷折磨迫害的行徑正發生在我們的親人身上!

一、青龍橋派出所民警沒有出示任何證件,也沒有講出任何理由非法抄家(這已經司空見慣成中國公安的工作習慣了)

二、新安女子勞教所以各種藉口非法剝奪親屬接見權(包括,不通知,拖延,阻撓接見)。從2月份被非法抓走到8月份家人只允許見過一次面,從五月至八月,我們不斷與勞教所聯繫要求探視劉桂芙,但是,主管劉桂芙的隊長宋麗麗一直不許接見,不許寫信,不能打電話,每次給她打電話都不接或者掛斷。8月初開始,家屬多次要求接見劉桂芙,宋麗麗以各種理由搪塞不許見,說甚麼劉桂芙的情況特殊,跟其他人不一樣等等,變著花樣打理由應付家屬。

三、二大隊隊長以欺騙手段,與阻礙接見親屬交談,破壞家屬的知情權。當家屬問及劉桂芙的身體情況,宋說:「她各方面都很好,就是人太頑固,不轉化。你們不要相信網上的話(據說國外網站上報導了劉桂芙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受嚴重迫害折磨)」等等,一副蠻橫的態度。

8月16日下午2點半左右,經過多次努力爭取,終於在勞教所接見室見到了骨瘦如柴的劉桂芙,家人一看,根本都認不出來了,原來 140多斤重的身體,看上去不足100斤。明顯變矮小了,頭髮也白了,滿臉皺紋,行動遲緩,比抓前一下子蒼老了二十多歲,不難想像,劉桂芙一事實上是遭到許多非人性的折磨。劉保國一看自己的妻子變成這個樣子,問獄警人為甚麼這麼瘦,獄警敷衍道,剛來肯定思想有壓力,吃飯吃不好,才造成這樣。

在四、二大隊隊長的指使和縱容下,劉桂芙受到了如下迫害:1、不讓睡覺;2、長達20幾小時的嚴格的坐姿,站立體罰;3、強制吃不明藥物;4、遭故意毆打,傷害及非人的精神摧殘;等等種種酷刑折磨。

讓我再說一下當時的情況:劉桂芙的丈夫劉保國無意中就發現劉桂芙右手臂有一塊褐色斑跡,像受傷後剛開始變好,同時翻開劉桂芙右手臂內側也有幾塊較大的褐色傷痕。劉保國一再追問:這是怎麼回事?一開始劉桂芙被獄警恐嚇著不敢說,後來才吞吞吐吐說出真象,是被打傷的,現稍好點了。獄警宋麗麗裝模作樣地說:誰打的你,我怎麼不知道?劉桂芙說是周紅(吸毒犯)等幾個刑事犯把抹布在地上用腳搓完後把嘴堵上用力打、用手擰、掐等等。這事算過去了……,坐在一旁的獄警立刻用威脅的口氣不讓劉桂芙說下去,並教訓道:「咱們剛才咋說的?你的嘴說實情是怎麼回事?過去的事為啥還提呢?」

難道人在此受到虐待之後,不讓申述,不能說出來給親人聽聽嗎?連說話的權利都要被剝奪,天理王法何在?

劉保國問妻子劉桂芙:這三四個月不許接見,你幹甚麼呢,弄得這麼清瘦?劉桂芙回答說:「不許睡覺,每天罰站,開始每晚12點多到深夜4點休息會兒,後來深夜2點半到4點才叫休息會兒。同時強制吃一種藥,膠囊狀,吃後就吐酸水和黑水……。」

劉保國追問獄警宋麗麗:人沒甚麼病,你們給甚麼藥吃?宋麗麗擺頭晃腦答道:反正不是毒藥,是調劑神經的,怕她睡眠不好。劉保國反問到:你身為人民警察,保護群眾生命安全的,怎麼這樣對待他人?宋麗麗臉色慌張,支支吾吾地反覆強調說不是甚麼毒藥之類的。折磨人不讓睡覺,反而給藥吃,說怕休息不好,這是甚麼邏輯?

在劉保國的一再追問下,劉桂芙又斷斷續續的說出來了:坐板一個月屁股坐爛、結痂,現在好了。

短短二十分鐘的接見,劉桂芙一張嘴說實情,獄警宋麗麗多次打斷不許說話,搶佔了十多分鐘。

五、脅迫受害人不談所受的非法虐待和傷害。

由上述情形,我們還可得知接見前,二大隊怕劉桂芙說出實情,曾以恐嚇,講條件等手段逼迫劉答應,不說被折磨的實情。接下來我們無法不擔心,此次接見後,劉要受到甚麼形式的打擊報復。

六、以挑起家庭分裂問題,妄圖挑動家屬向已在身心上飽受勞教所折磨虐待的劉桂芙,繼續施加壓力。宋麗麗曾對劉寶國說:「接見不行,你給她施加點壓力,跟劉桂芙離婚,不轉就離婚……。」宋還問,劉桂芙有沒有弱點。可以想見,勞教所裏所有的整人手段已用完一遍了。作為一個當今中國首都的為民執政執法的所謂人民警察,這種卑劣的行徑,也傷害了我們一家人的感情。

我們作為劉桂芙的親人無法克制對劉桂芙境遇的擔心,和可怕的推想,很多情況決不是甚麼主觀臆斷,因為就是這個勞教所,劉桂芙已經是第二次被摧殘了。這個北京的勞教所,表面看起來像現代花園,有誰會了解那裏的黑暗呢!請看劉桂芙第一次的經歷,只說一件事。

據劉桂芙講:一次,她被罰站18天18夜沒有閤眼,腳脖子站得比大腿粗,本來穿23.5碼布鞋,最後穿40碼的鞋還穿不進去,她們不讓趿拉鞋,一提鞋,腳上的皮暴了,血流得滿鞋都是。強制罰站18天18夜時,她站不住,睏得一頭栽倒床地下 ,滿臉都是血,醒不過來,他們就拿涼水一桶一桶地澆她。警察隊長認為劉桂芙不可能站那麼長時間不妥協,一定有人(指抽大煙或所謂已轉化的)幫她。就又把她提到大隊部站了六天六夜,連吃飯都不叫蹲下。之後她們看還不能使她所謂「轉化」,就強制她蹲著「飛著」,飛在那裏一「飛」就是一夜。有一次不法人員把她打得腰直不起來,爬著上廁所。每次打她時,怕別人看到、聽到,都把她拖到外面沒人的地方電她、打她,「人民警察」親自上。

我們總不免要問,勞教所警察到底為甚麼敢於執法違法,甚至不擇手段去折磨這些已經失去自由的人呢?為甚麼要逼著他們說謊,作假材料,表明自己放棄了對法輪功的信仰,然後再去欺騙社會呢?是不是拼命想用這個所謂的「勝利」,來掩蓋這個實質上的失敗和錯誤呢!?即便都是假的,而且再繼續以「假」來掩蓋「假」。共產惡黨的法律能管到人的思想!

以胡錦濤為首的領導班子,提出了「以人為本,關注民生」的施政精神,我們每天看到電視裏反覆宣傳著:群眾利益無小事,社會公德紅綠燈。可現實當中怎麼會如此反差之巨大呢!僅僅從親人的遭遇中,我們分明看到的是對法輪功的打壓根本不講法律,此時的我們深深的感到投訴無門,我們不免想到法院敢受理麼,能擔起法律上公正的道義麼,所謂的人民政府能真正為民做主麼?在這個上訪都會被勞教的人權最好時期,大量的警力用來攔截全國各地的上訪民眾(專職的截訪警察),依法起訴的人反而被以「妨礙法律實施」的罪名判勞教 。 我們只能努力抱著相信政府中有很多能真正為民眾負責、為社會負責、為中國負責的人,能以道義為重,能關注一下我們這個普通家庭的遭遇,不要讓勞教所執法犯法,欺騙家屬的行為繼續了。

劉桂芙的女兒,正留學美國普度大學的孟祥姬,她所寫的營救母親的呼籲文章,在國外幾大中文媒體刊登了,已在國際上引起各方關注。劉桂芙雖然因為受迫害而很有「名氣」,但我們只要她不再遭受被折磨的痛苦,獲得一切應該有的生存權利。 我們作為她的親人,被逼到這一步,只有走出來爭取公正的結論了。

在此申述中我們一併提出以下請求:

1、調查劉桂芙在勞教所內所受折磨事情的詳細經過,追究執法犯法的宋麗麗刑事責任。
2、勞教所對於家屬,通訊、接見,不得以任何藉口,不通知,拖延甚至阻礙。各方面權利必須給予保證,和落實。
3、鑑於劉桂芙身體狀況十分糟糕,丈夫長期有病纏身,釋放劉桂芙,還以人身自由。

此信已一併承送:
1:國家信訪局 局 長: 王學軍
2: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黨組書記、局長 王太華
3:外交部常務工作副部長: 戴秉國
4:中國教育部部長、黨組書記 周 濟
5:北京大學校長兼研究生院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 許智宏
6: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 ;副院長: 曹建明 、姜興長 、沈德詠
7: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趙 虹(滿族)、胡克惠(女)、朱孝清 、姜建初
8:北京市政法委書記: 吉林
9:司法部部長:張福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