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愁善感」不是修煉人的應有狀態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29日】「那麼作為人來講,活著的意義是甚麼呢?就是在利益中的執著、泡在情中享受人生過程中的感受。大家想想多可憐哪?甚麼感受啊?哪個東西得到了就高興、得不到了就痛苦,吃了肉覺得香,吃了糖覺得甜,可是人世間也有苦、有辣、有辛酸,還有年輕人在感情上的執著造成的感受,也有不同階層的人對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的追求、得失的感受,而這種得失又不是自己真努力了就會從中得來的。人活在世上就是那樣,人多可憐啊,可是人卻在所謂的現實中看不透,也不想看透。」(《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獨特的生命特點、個性、秉性,但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有些所謂的特點其實不是先天帶來的,我卻把它誤認為是自己了,對於它們的認可也就成了自己勇猛精進、助師正法的路上的巨大障礙。在我身上體會最深的就是這個「多愁善感」。

我自小是個很內向的人,不像其他的小男孩那樣愛玩愛鬧,我樂於一個人找個小角落自得其樂的擺弄一些在別人看來很無聊的東西,那時我並不覺得這樣有甚麼不妥。一個人不是很好嗎?為甚麼非要跟別人湊成堆呢?慢慢隨著長大,我開始喜歡靜靜的思考一些東西,看著別人打鬧成一片,我自己彷彿就在另外一個世界裏一樣。老師和同學都說,這真是一個安靜的小男孩,秀氣的就像個大姑娘,媽媽的朋友們也會拍著我的頭笑呵呵的說,真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說起這些話時,他們的眼中是有讚許的表情的。

到了高中之後,開始有了小社會的氣息,大家都成幫結夥,三五成群,而我卻我行我素,從不會去主動交甚麼朋友。雖然我還是像以前一樣樂於靜靜思考,但是看到周圍的歡聲笑語,我也開始感覺到了一些孤獨和寂寞。內向的性格阻止了我去主動敞開自己,內心卻盼望著大家都能注意我,都能重視我,都能來跟我做朋友。原來那種平和的心境因為有了寂寞,有了期盼而不再平靜。我開始在意別人對我的一言一行,開始在意周圍人對我的看法,我的情緒也隨著周圍的環境而陰晴不定。有時甚至會因為一句話而高興或傷心一整天,腦子裏整天想的是如何才能讓大家更喜歡我,那顆心也變得越來越脆弱敏感。我越來越在迷失自己,也越來越喜怒無常,痛苦不堪。

到了大學,我開始儘量的改變自己內向的性格,努力的去結交更多的朋友,跟一群狐朋狗友打成一片,看到別人抽煙喝酒也跟著去學,看到別人找女朋友自己也蠢蠢欲動,通宵泡網,整天逃課,吃吃喝喝,整日咋咋呼呼……可是外表改變的同時,內心卻依舊那麼脆弱敏感──沒朋友和女朋友時,一個人覺得孤獨難耐,拼命想去找;有了朋友和女朋友又整天戰戰兢兢,生怕失去他們。為了讓別人高興,不惜改變自己,違背原則。整日患得患失,自己都覺得活得很累,有時會想自己到底是在幹甚麼,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可是每次都不能擺脫這些束縛,漸漸的竟然也就習以為常了,把這些當成了對的。偶然會在某天早晨醒來,不知道自己是誰,身在何方?

「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這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這個東西時間長了,會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腦中,它會形成一個人的秉性。」(《轉法輪(卷二)》)

我的這種狀態甚至在得法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都不能徹底根除,一度痛苦不堪。自以為大法也不能解除自己的這種痛苦,對於修煉也是似是而非,屬於師父講的那種「中士」。父母都是修煉人,督促的緊時能精進一些,大部份時間都不能從內心深處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以至於到後來在情和欲這個問題上鑄成大錯,痛悔不已時才開始反省自己。等到徹底理清思路後會把這一段寫出來與大家交流。

這種敏感脆弱的性格在不經意間形成,也在不經意間被我不斷的加強,也在那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控制了我的喜怒哀樂和行為方式。我個人感覺,這種「多愁善感」所直接帶來的不良影響就是:

1. 經常產生自卑心理,對自己沒有信心,對自己的選擇和決定也沒有信心,分不清好壞對錯。師父講:「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象,神在人中。」(《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

師父已經把我們偉大的使命告訴給了我們,我們的偉大是與正法聯繫在一起的,任何自卑心理都是對師父對法的不堅定。另外,在舊勢力虎視眈眈的情況下,在各種干擾,各種假象面前如果不能分清對錯,堅定正念就很容易走上邪路毀了自己。很多聽信了邪惡的蠱惑,放棄修煉的人很多都是由於這種不自信的心態導致的,對自己沒有信心,對師父也沒有信心。

2. 做事情優柔寡斷,既沒有決心,也沒有堅持到底的毅力,經常瞻前顧後,自以為想的很全面,卻遲遲不能付諸行動;即使付諸行動也常常不能堅定的一走到底,而是常常被一些外來因素和自己的思想業所干擾。師父要求我們「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快講》),時間緊迫,作為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已經沒有時間讓我們再有任何的遲疑和等待了。

3. 自制力很差,不能自己主宰自己,理性戰勝不了感性,總不能按照正確的去做,久而久之主意識越來越弱。對於誘惑的抵制能力差,不能堅定的加以拒絕,很容易受到色慾誘惑,而且容易陷得很深。一旦執著某一個事物或某一個人就會陷得很深,不能自拔也不想自拔,既沒有自拔的勇氣也沒有自拔的決心。「修煉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難度化,就容易毀了自己。」(《轉法輪》)

4. 很容易陷入一種自我譴責的狀態,自以為是反省自己,其實是陷入自責的漩渦而不知道趕緊重新站起來彌補自己的過錯。有時甚至會因為自責過重而喪失了改過自新的勇氣從而自暴自棄,淪為常人,辜負了師父的期望和慈悲救度。

這種所謂的「多愁善感」與一般的執著還不太一樣,很多人把它當成了一種先天的性格,其實不是這樣的,它對當今大法弟子今天證實法救度眾生其實起到了相當大的消極作用。正因為它不太容易被意識到,而且很多都是自小養成的,所以不容易擺脫。它就像煙,酒,或者毒品一樣是很容易讓人上癮,讓人沉迷其中的東西。「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得了。」(《轉法輪》)其實只要意識到了它的危害,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來說,它甚麼都不是,「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只要堅定學法,用法來充實自己的思想,就沒有它們容身的地方。其實,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也不會有閒情逸致去「多愁善感」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