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裏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5年7月1日】第一天,我到了上班地方將自己車子停好後,正準備離去時,看見老闆娘從另外一個地方駛來(一般說來是不可以的),因為地方小的關係,她讓我把車子遷往別處,她才能進得來。這時我已經心生不悅了,覺得既然是她方向不對,應該回頭再繞回來從入口出口處進來才對,也不會麻煩到別人了。我雖然心裏這麼想著,還是乖乖的把車子給移走了。後來,我才進教室沒多久,我便極羞愧自己剛剛心裏的想法,我難過得快要哭出來,身為大法弟子卻不能做到大法弟子的標準,我為自己剛剛的自私想法感到可恥。我煩惱──到底要怎樣做才能使自己真的是在任何情況下都沒有私心,永遠是為對方著想呢?說起來簡單啊,做那就真是難了。事情發生後才後悔,雖然在很快時間內我就知道自己的思想是不對的,但很懊惱為何不能在當下做好、做正確呢? 而且這一天我還戴著法輪章呢,更是覺得自己的思想行為真是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我再次在心裏深刻的警誡自己,每次只要有任何不悅時,沒有任何理由,自己一定有不對的地方,要時時刻刻的為他人著想。

第二天。在工作的時候右手小指不慎被夾到、出現了傷口,當時第一念就想那沒甚麼,對修煉人來說,疼痛甚麼也不是,便沒有去想這件事了。晚上時,無意中摸到了那「傷口」,竟然一點疼痛也沒有。雖然還紅腫著,但用力去捏那個地方,卻好像沒被夾過似的,就跟正常的地方一樣。因為是第一次有這樣的經歷,覺得很有趣!很神奇!

我有個小外甥還不滿一歲,還不會走路,這天我讓他坐在可以旋轉的小椅子上跟他玩,這時候我眼睛還會稍微瀏覽電視畫面。過了一會兒,在我不注意的時候,他差點掉了下來,所幸我離他很近,即時接住了他。這時候,我的兄長剛從外面進來,就冒出了一句「別人的孩子死不完(台語)」,這是在責怪我的意思。我覺得他的口氣很不好,但我的心很平靜,我在想我確實有不對(粗心大意),要改。

煉功的時候,看到了自己有分別心。原因是在白天工作的時候認識了一位新朋友,當得知他的學歷後,不知不覺心裏冒出 「上、下」之比。但是自己並沒察覺到。到煉功的時候才看到了自己的「分別心」。覺得很好笑!一直以來認為自己從不在意學歷的我,竟然潛藏著這樣的心啊!怎麼會用學歷來衡量初次見面的人呢?自己的心不就像師父在《法輪佛法(在美國講法)》裏講到的,那和尚還會比較「我這個碗是銅的,我這個碗是玉的,我這個碗好看,我這個碗是銀的」。真是要不得,這不跟常人一樣嗎?

綜合這兩天的經歷,真是讓我覺得越修越覺得慚愧,越來越多的心冒出來了,不!應該說那些心本來就存在,只是現在才發現到自己有那麼多不好的心。雖然看到這些事情一方面覺得自己很糟糕,但一方面也覺得高興,因為我看到了「我的不好的心」,這樣我才有辦法消滅它;去掉它。如果不把那些壞思想去掉,就會讓其處於常人的位置,是很可怕的。修煉人的一思一念都是如此的決定性,就看有沒有正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