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點


【明慧網2005年7月7日】師父在《理性》中說:「學員在難中很難看到事情的因由、但不是沒有辦法,當靜下心來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本質。」

我感覺現在在正法修煉階段,任何事情都要以正法進程的基點來看待,而且做事情的基點要擺正是法對我們的要求。基點不正就容易出問題。比如我過去雖然努力做著很多大法的事,但基點是不正的,沒有以師父及大法要求的救度眾生為基點,而是做著做著就變成做一件常人式的個人項目了,個人的名、利、情都牽扯其中,因此干擾很大。因為那時雖然好像在證實法,其實是證實自己,連正神都不願幫忙的,邪惡更會搗亂。在痛苦中,我不得不一再調整自己做事的基點,現在明白基點正其實是法對我們的要求,而決不是為了避免迫害而做的。

最近感覺修煉狀態有很大進步,但身體的狀況卻很糟糕。有一陣很迷惑,為甚麼我過去那麼長時間,無法從根本的「私」字中突破出來,但一向都基本是思想業的干擾而已,雖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但都可以忽略不計,而最近卻變得不如從前了呢?但後來明白了,其實看問題不能看表面,更不能用常人的邏輯去看待正法中的事情。因為邪惡迫害我們都是以干擾正法為根本目地的,也就不是無緣無故的、為了干擾而干擾,而是有序、有企圖的迫害。我過去的狀態,邪惡主要是從思想中下手迫害,加大我的思想業,讓我根本無心去做正法的事,這樣它們的目地就達到了,不用干擾我的身體。而現在師父替我清理了那些思想業後,它們又換做干擾我的身體,但目地卻沒變。最近有幾次我在參與大法的活動,或做著甚麼事情時,都遭受很痛苦的身體狀態,令我在正念不強時,真的很擔心自己的身體問題。

我覺得不論在甚麼難中,有個清晰的認識是很重要的。為甚麼我目前狀況會這樣?我現在的認識是,第一,這是邪惡以干擾我身體達到干擾我參與證實法為目地的,第二,我仍沒有達到大法對正法弟子當前的要求,否則決不會這樣。

前一段,我還是儘量忽略不計我的身體狀態,因為本來也好一陣,壞一陣,我也還可以堅持做很多事情。但現在認識到這也是常人思想的認識,因為我針對我自己身體發正念只在特別痛苦中才會做,一般還是每天例行的發正念,沒有特別針對身體干擾,也沒有長時間發,有時候還隱約覺得這是不執著於身體狀態的表現。現在卻發現這其實是邪惡在抑制我的思想,儘量以各種藉口不讓我多發正念,其實也是沒有堅信正念的作用,所以寧可多花時間做一些看得見的事情。現在很多時候,我發現自己發自內心想發正念,針對任何事情,也針對我的身體,因為那裏有邪惡在,就需要大法弟子的正念去清除它們。

雖然我還沒有從身體的這種被強加的迫害中完全突破出來,但卻基本不再為此而痛苦了。其它世間的得失也基本不再像過去那樣牽動我的心了。過去我遇到任何不順都會心動,會很著急、很痛苦。現在則很多時候比較穩,有時有種也許是「塞翁失馬」的感覺,有時覺得也許表面看是壞事,其實是好事,結果就真的有很多事從「壞事」變成「好事」。我想師父已經教給了我們做好三件事,這是一切一切的根本保障。真能在此過程中完全放下私心,同化於法中,以純正的救度眾生為基點,一切磨難都不會存在。但清除磨難仍不是目地,目地只有救度眾生及同化大法。

還一點感受是,在難中時同修的交流對我十分重要。有時別人一句兩句不經意的個人修煉體會,卻對我有莫大幫助,也許同修自己都不知道呢。但我真的心生感謝!另外空間的邪惡對我們虎視眈眈,有漏就鑽,但同時師父和正神一直在看護著我們,利用同修的話來幫我們補漏。那天一位同修和我說她有時學法學進去了,覺得高興莫名,一切人間的煩惱都忘記了,覺得甚麼都可以不要了。她說「師父教我們的是神的理,人間的事就隨它去吧。」這話真對我啟發很大,說出來好像是很簡單的、修煉人都知道的理,但她說時帶出來的那種修煉境界卻令我受益很多。

以上為個人近期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