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證實大法 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明慧網2005年5月7日】最近在明慧網上注意到了兩個現象,一個好現象、一個「壞消息」:好現象是近兩個月來,發表嚴正聲明的學員人數迅速增加至每天兩千多人,在這其中我也看到了多名曾經很熟悉後來卻邪悟甚至行惡的學員;「壞消息」就是這段時間明慧上也報導了「7.20以來最大的全國性大搜捕」,國內許多地區的同修被抓捕、迫害。針對這些最後的表現,我個人體會到我們有必要結合個人修煉和整體正法來全面思考。

當然我們都知道所有發生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嚴正聲明的學員多了說明更多的學員清醒過來、開始歸正自己;「7.20以來最大的全國性大搜捕」,很多同修都容易認為是邪黨懼怕九評傳播和退黨大潮而最後反撲、垂死掙扎。可是為甚麼邪惡能夠在殘餘無幾、即將被徹底清除的最後階段還能發動起這種對學員大面積的迫害呢?在學法中、在幾年的實修中我們也都知道了邪惡是鑽學員自身的執著漏洞來迫害我們、干擾正法。我們也都知道要否定邪惡迫害、舊勢力安排,可是這種大面積迫害畢竟發生了,並且在嚴正聲明的學員越來越多的情況下發生著。

從個人向內找的角度,我覺得可能還是有些學員沒有真正放下自我。在報導中容易看到這次被迫害多半都是以前做講真象工作不多和曾經走過彎路的學員。在接觸中,我發現的確這樣的學員容易產生一種急於多做大法工作、或者急於彌補自己的心態。這裏面很可能就有一個動機不純、基點不正的關鍵問題。多做大法工作、走了彎路彌補自己絕對都是應該的;可是這種思想的基點源自於甚麼呢?當然我們也都知道是要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要救度世人,但是我們不能拿法當做藉口、擋住自己向內修呀;那麼我們再往自己思想深處挖一下,看看有沒有自己的目地呢?我們這種要救度世人的、自認為比較正的想法中(包括發嚴正聲明等),到底有沒有摻雜著想為自己獲取甚麼的念頭呢?從法理上講,我們做好該做的事,自然能得到該得到的、「在證實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但是如果我們為了得到這一切,而去做三件事、去彌補,如果我們思想中存在這種念頭、甚至很強的念頭,那就是執著,就是為私為我的私心;哪怕思想中只有一點點這個念頭,都是動機不純、基點不夠正。特別是從新回歸修煉、參與正法的同修,往往會面臨這個關鍵問題。我個人體會,這種私心的去除並不簡簡單單的想一想「我思想中知道不該有、知道不能為自己、要為了救度眾生」,就能夠真正放下自我的。我個人悟到,我們只有通過加強學法、同時在發正念清除這種不純的物質和平時實修中無漏的消除這種私心念頭、滅盡這種舊宇宙的為私為我的因素,才能真正放下自我、同化大法。總之,我個人認為,我們大陸同修,特別是現在清醒和驚醒過來的同修,在勇猛參與正法的同時,一定要加強學法、真正靜下心學法,一定不能放鬆心性修煉,一定要無漏的向內查找自己的心;絕對不能帶著任何一絲私心去做大法工作。

同時我們也都知道,現在的確還有少數學員由於怕心、求安逸心而長時間的沒有或者很少做講真象的大法工作。那麼這些學員看到這種「7.20以來最大的全國性大搜捕」,看到「許多」做大法工作的學員被抓被迫害,會有甚麼想法和反應呢,會不會被觸動呢?是產生「因為危險就更難以講真象、或者不敢講真象」這種念頭,還是繼續麻木的認為「與自己無關,只是其他學員心性有問題才被迫害」;還是正視自己的怕心執著,意識到可能自己這種怕心、安逸心、麻木的心理也是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其他同修的藉口,從而真正去掉執著,從新參與到正法洪勢之中來。

其實無論國內海外,無論相關或者看起來無關的學員,無論是面臨眼前的這種迫害或是未來可能的各種形勢,我們作為大法弟子,首先應該想到的就是向內修,找一找自己還有甚麼心。

從我們整體的角度看,可能我們有很多學員看到「7.20以來最大的全國性大搜捕」這種消息時,第一念頭就是「這是邪黨懼怕九評、退黨的瘋狂反撲,是邪惡垂死掙扎的最後表現」。那麼往往我們許多學員的思想到這兒就停住了,就沒有更進一步悟一下自己該如何正念對待這種情形、這裏有沒有自己需要修心的因素呢;當然可能也就意識不到自己這種思想的本身是否完全符合大法法理、這種念頭到底源自於那裏。

其實我們只要對照師父的講法就很清楚了:「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我個人悟到,正法進行到最後時刻時,不是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的迫害加劇了(因為隨著正法的推進、邪惡及其表現是越來越弱越來越少的),而是大法對弟子的要求更高更嚴肅了、我們的思想念頭必須更純更正。當邪惡魔難出現時,如果我們還僅僅是停留在認為「這是邪惡對九評出現的反撲、是垂死掙扎,應該正念清除它」時,雖然我們也意識到要正念鏟除,但是此時我們的認識其實已經默認了邪惡「垂死掙扎的表現」;那麼這種思想的源頭就沒有完全同化大法,因為師父告訴過我們「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我們又怎能默認邪惡的「最後反撲、垂死掙扎」呢、這不就成了「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嗎?

當然法理是圓容的,我們不承認「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並不代表我們就可以放鬆警惕、放鬆大法工作中的要求;只是我們在認識上應該歸正自己、完全同化大法,不讓邪惡有任何可鑽之漏洞,整體上達到圓容無漏之境界,因為師父在《道法》中講過「注意:我不是叫你們人為的做甚麼,只是叫你們明白法理,這方面的認識要清楚」。實際上,我們也都知道,越表面的邪惡、往往可能會表現的更邪惡一些(當然我悟到,我們就連「越表面的邪惡、表現越惡」都不能承認;一切邪惡的表現、舊勢力安排的一切,我們都不予承認);那麼我們在實際講真象中就要更加加強正念、注意安全等等,就像師父告訴我們的一樣「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得更好」(《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以上為個人所悟,不正之處敬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