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牡丹江監獄惡警的凶殘

【明慧網2005年7月25日】我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判刑,關進牡丹江監獄。我要把我在牡丹江監獄中的親身見聞寫出來告訴世人,揭露中共邪惡流氓集團是怎樣殘酷迫害法輪大法弟子的。

在集訓隊,監獄長孿井和隊集訓隊指導員莊義新惡狠狠的說,只要不轉化,就不讓下監區。惡警莊義新按照上級的指示,指使犯人周兆坤對大法弟子殘酷折磨。如果大法弟子不寫「四書」,不轉化,就遭到成天成宿不讓睡覺,睡覺就彈眼珠子,或被毒打,挨踢,或者罰站撅著的懲罰。犯人周兆坤還指使新來的犯人迫害大法弟子,強迫勞動,完不成就加班,並且大打出手。堅定的大法弟子金永峰,關連濱,高雲祥不轉化,被關進小號,在小號裏給帶上死手銬,死腳鏈,然後把手銬和腳鏈都扣在地上的環上,人不能動,不能躺,只能死坐在那裏,手銬子都刻進肉裏,疼痛難忍,最少要關在小號15天。

在第五監區,邪惡的獄警在04年11月末,利用犯人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殘酷的迫害,大法弟子白天勞動,晚上被犯人看著不能睡覺,由於多月挨打,折磨,身心受到極大摧殘,又一個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從生產車間二樓掉下,當時不省人事,後送往醫院搶救。

在第六監區,監區的頭頭朱再良在04年12月指使犯人李成輝等二人打大法弟子,宿岩眼鏡被打碎,臉被打壞,鼻子被打出血,可是宿岩就是不配合邪惡,氣的惡警也沒招兒。

另有一件事,監獄不許大法弟子和家屬接見,不許打電話,六監區大法弟子孫成順找副大隊長王輝談此事,他說這是獄裏規定,對不轉化的就是不讓接見和打電話,大法弟子孫成順說那我就找監獄長談,惡警說這是她們規定的,大法弟子孫成順說不讓接見我就不參加勞動了。第二天惡警王輝把拒絕勞動的大法弟子孫成順押入小號,戴上手銬,腳鏈,扣在地環上一個月。出來時他身體極度虛弱,行走非常困難。就這樣的身體,慘無人道的惡警王輝強迫他繼續參加勞動。

在第九監區,2005年3月4日,大法弟子拒不轉化,不參加勞動,不配合邪惡,惡警就揚言說大法弟子抗拒改造。一個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頭被打得大口子流了很多血,還送入小號,惡警連續四次用電棍電大法弟子,每次都直到電棍的電用完了為止。惡警酒後不但用電棍電小號的大法弟子,其他監區的大法弟子也用電棍電。

在十二監區,大法弟子魏曉東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二年被劫到牡丹江監獄,由於身體被迫害嚴重,在體檢時惡警找犯人代替他,在集訓隊時,惡警們仍然逼他寫「四書」。就這樣的身體狀況,惡警還折磨他兩天兩夜不許睡覺,還指使犯人用涼水潑他,為掩蓋罪行,事後送到十二監區,後來送進醫院,十多天就死了。還有一個不知姓名得大法弟子因不轉化,在小號裏坐了三個月,飢餓折磨,使他身體瘦得皮包骨,不像人樣,送醫院不長時間就死了。

在牡丹江監獄有22個監區,關押大法弟子約140人左右惡警嚴密監控大法弟子,封鎖消息,惡警們經常把大法弟子拉到黑暗處進行迫害,折磨他們,甚至有的失去了生命都不知姓名。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監獄中大法弟子被迫害以致死亡,這是中共邪惡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犯下的鐵證如山的罪證。善惡必報是天理,我們奉勸那些繼續作惡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惡人趕快改邪歸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