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牡丹江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明慧網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至今,牡丹江監獄還關押著100多名法輪功學員。他們在這裏都受到殘酷的迫害。其中2004年牡丹江監獄關押進1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非常嚴重。有吳躍榮、張濤、劉軍、王新軍、金肩鋒、康運成、孫登超、呂振江、侯閏忠、姚國才、高雲祥(密山)、龐士興(七台河)、張德文、劉得淵。邪惡為迫害大法弟子,為改變他們的信仰,把他們留在集訓隊,如果不寫保證書,就一直留在集訓隊。

集訓隊迫害案例

2004年牡丹江監獄關押進1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非常嚴重。有吳躍榮、張濤、劉軍、王新軍、金肩鋒、康運成、孫登超、呂振江、侯閏忠、姚國才、高雲祥(密山)、龐士興(七台河)、張德文、劉得淵。邪惡為迫害大法弟子,為改變他們的信仰,把他們關在集訓隊,恐嚇如果不寫保證書,就一直留在集訓隊。

法輪功學員在集訓隊裏遭到的是沒有人性的折磨。每人睡覺的地方很小,經常是幾個人一張床,白天洗不上臉,上廁所、喝水受限制,每個屋的犯人限制法輪功學員的言行,經常說打就打。在惡劣的環境裏,每個法輪功學員身上都有蝨子,白天幹活(穿筷子、挑牙籤),經常加班到9點或夜裏12點,完不成定額便會挨打。邪惡之徒用扳子打人,經常把板子打折。晚上上廁所不到正點不讓去,出門不喊報告就挨打,吃飯每個人都吃不飽,刑事犯卻吃不了都倒掉。

金肩峰有一次晚上上廁所,出門沒喊報告、沒背手、沒低頭,就被獄警指使犯人一頓毒打,從廁所拖到走廊,又是一頓毒打,後又被獄警毒打一頓,血從嘴角流出來。

來自七台河的寵士興不配合邪惡的命令,他被劫持入監獄時,是被犯人抬進集訓隊的,他因為不報數,被犯人多次毒打,2004年6月份,邪惡開始進行「轉化」活動,逼同修去教室學習,寵士興不去,遭到毒打,被關小號兩個多月。

8月份,惡警開始強行轉化學員,採取了最邪惡手段,找一些刑事犯人輪流和法輪功學員說話,一連6天不讓睡覺,法輪功學員以絕食抗議。惡警以暴力阻止同修絕食,每個屋都傳出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命令犯人把同修的嘴堵上打,有的被關進了小號、有的被集中到教室強行轉化進行精神折磨。同時不讓法輪功學員會見親屬、給親屬打電話。

其中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最嚴重的兇手有惡警大隊長丁學忠、教導員莊軼新,以及司海濤、姜軍、於科長、張大志等。

十三監區迫害案例

惡警對身體殘疾的法輪功學員於清海進行迫害。白天讓人背著他出工幹活,編織袋中隊的隊長劉成明指使犯人用電棍毆打。

同修李容道被地板塊中隊的隊長祝民打了兩次,同時他找多名犯人監視李容道的言行,想找藉口迫害他。

五監區迫害案例

2004年12月,法輪功學員孫電山因講法輪功真象。被惡警教導員張立春關入禁閉室,禁閉室沒有暖氣非常冷,卻只准穿內衣褲,還戴著腳鐐子。

在12月末,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宮貴東也被用同樣的手段關在禁閉號內,戴著腳鐐子,只穿內衣,至今沒放出來。

法輪功學員李鳳全,因不寫轉化書,獄警不讓他睡覺,並和犯人同時毆打他,打得李鳳全走不了路,惡警還不叫人扶,導致他從三樓樓上掉下來,摔得昏迷不醒,兩天後轉入公安醫院進行搶救,由四名犯人看著不讓人接近,並對外全面封鎖消息,詳情至今不明。

其它迫害案例

法輪功學員肖波被九監區獄警關入禁閉室關押。水電監區獄警指使犯人逼兩名法輪功學員天天坐木板,對他們進行迫害。12月份,邪惡還利用監獄裏廣播誹謗大法,建議外面的同修來採取直接制止的方式直接打電話寫信等方式對監獄的惡警進行揭露震懾。

相關單位及個人:

李鳳全家電話:0464-8810314
李鳳全三哥電話:13069842669

牡丹江監獄
總機0453-6404715
獄長陳壽剛8888
政委於景和8388
副獄長欒景和 8378
紀檢主任8288
紀檢科員8312 8311
獄政科8799
禁閉:8633
教政:8330
集訓:8692
副科:8662 8456 8950
出監:8632